•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扮作乞丐闯敌哨送情报
来源:潍坊晚报   2017-10-16 09:20:16
分享到:
 复制内容    

  谷俊仁在破庙前把小谷芳春打扮成小叫花。郑小暄 绘

  谷芳春出生在贫苦农家,自幼目睹了日寇入侵的种种暴行,心中埋下了革命的种子。当叔叔谷俊仁提出让她给党传递情报时,少女谷芳春痛快答应了。谷俊仁把她扮成叫花子,情报藏在衣服补丁里。在日寇哨卡的重重封锁之下,她一次次顺利完成了任务。此后,当民兵、埋地雷,她成长为一名坚强的革命战士。

  自幼目睹乡亲被害 从此坚定革命信念

  潍坊市峡山区太保庄街道甘棠社区坐落于风光旖旎的峡山湖北岸,新建成的甘棠社区居民楼在早春午后的暖阳中显得格外整洁宁静。谷芳春老人就住在这里,她疏朗的短白发干净整洁,饱经沧桑的面容亲切安详,只是双腿弯曲,走路已不太灵便。岁月的盘剥、肢体的病变让老人看上去更加纤瘦弱小,但老人说话仍然声音洪亮,吐字清晰,间或会打一个手势,显露出传统革命军人的乐观和豪气。这位有着71年党龄的女兵,用浓重的胶东口音讲述了她壮怀激烈、波澜起伏的一生。

  谷芳春出生在威海市文登县岳家庄,村子离威海只有十八里路。1929年农历四月二十五,她降生在这个穷苦的小山村,她排行老二,姐妹5人。谷芳春7岁以前,家庭虽然清贫,生活倒也安定温馨。她8岁时,日本鬼子入侵中国,直到现在,老人还清晰地记得80多年前鬼子在村里烧杀抢掠的暴行。因为时常遭到抗日武装的袭击,日寇穷凶极恶,实施惨绝人寰的坚壁清野手段。村民们每天都在胆战心惊中度过,一听到唔理哇啦的鬼子话,就不顾一切逃往山里,否则,男人不是被抓去做劳工就是被当场杀死,女人若是被抓只有被奸淫至死。亲眼目睹过乡邻们被杀、亲人们被害的谷芳春,幼小的心灵上种下了对日军的仇恨。幼年的经历本能地激发出她对自由、和平的渴望,促使她坚定地走上革命道路。

  扮小叫花子送情报 成长为干练的战士

  1940年,国民党军队溃败撤出威海,这让日寇能抽调更多的力量来对付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武装。我党在威海的党组织、八路军、武工队及抗日民兵被迫分散,保存实力。为切断我党组织与各抗日队伍之间的联系,日寇在各大小路口投入重兵设哨卡,严密搜查,以致我党的情报不能通联。

  党组织与地下交通员谷芳春的叔叔谷俊仁商讨对策,决定由小孩传递情报,最好是小女孩。谷俊仁是老党员,上过战场杀过敌,亲历过敌人的凶残杀戮,深知送情报的危险。谷俊仁想到了侄女谷芳春:这孩子机灵,胆大心细,可毕竟是亲侄女。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他还是下定了决心。

  谷俊仁在村口一僻静处等着挖野菜归来的小芳春,见到侄女,老谷悄悄地问:“妮儿,你想跟着叔一块打鬼子吗?”小芳春吃惊又兴奋:“真的吗?怎么打?”老谷赶紧用手按住侄女的小嘴,小芳春立刻会意地点了点头。

  虽然1942年的威海还是日本鬼子的占领区,但是党的地下组织早已渗透进来。13岁的谷芳春瞒过了一家老小,成为我党一名地下交通情报员。即便是长大成年后的她,身高也只有1.4米左右,可以想象她刚参加工作时是多么不起眼。

  岳家庄村西有一座年久失修的观音娘娘庙,每次有任务,谷俊仁都在这里给谷芳春换上一件打满了补丁的衣服,交给她一个放了几块发霉窝窝头和凉地瓜的筐子,还有一根沾了层层灰垢、磨得滚光溜滑的打狗棍,再把她的头发打散,脸上抹了灰,她就成一个小叫花子。情报就藏在某个补丁里。谷俊仁会远远地跟着她,看她去闯敌人的岗哨。每次经过日本人的城门和岗哨,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日本鬼子会毫无理由地殴打路过者,尤其是那些男叫花子,都会被劈头盖脸暴打一顿。谷芳春体型弱小,又是女孩,穿得邋里邋遢,却很镇静,鬼子就放松了警惕,每次都让她通过。送完情报后,我地下党接头人会把她送回村子,在村头的破庙里,叔叔谷俊仁帮她换下叫花子的行头。

  就这样,谷芳春真正开始了她地下交通员的生涯。在与鬼子不断的周旋中,她积累了丰富的斗争经验。

  由于保密工作做得好,以致于在后来老人的组织资料中都找不到这段记录。老人回忆说:“除了我和我叔,还有几个单线接头的同志,没人知道我是给八路军送信的。每次执行完任务,我穿的衣服、用的工具都要藏起来或销毁。后来部队南下就再没见过他们,也就没有人知道我送信的事了。”

  带领民兵埋设地雷 胆大心细一干三年

  当时的威海是在日本鬼子、共产党两股势力的控制之下,日本鬼子和伪军控制的是城市和军港,共产党的地方武装占领的是偏远农村。随着日本侵略者在全世界的战线不断拉长,在威海地区兵力不断被压缩。为震慑抗日军民,鬼子对抗日根据地疯狂烧杀抢掠。在反扫荡斗争中,年少的谷芳春成长为一名勇敢的民兵。

  接到鬼子出动的情报后,在其必经的路线上埋地雷袭扰杀伤他们,减缓其前进速度,好让根据地群众转移,这就是谷芳春的工作。她带领一个民兵小分队,大多是未成年的半大孩子,每人一把铁镐一把铁锹,挎一个大筐,里面盛着几个铁疙瘩。他们挖好坑装好引信,埋设完毕,并做好记号。如果鬼子没来或没有引爆,那就得拆除。地雷好埋不好挖,谷芳春多次亲眼看到同伴中有的被炸去了胳膊、炸毁了容貌,还有一个把脑袋炸没了。每次见到这样的场面,就越发加深了她对侵略者的仇恨。这工作谷芳春一干就是三年。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