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熬夜写长文为教师请命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9-11 10:25:07
分享到:
 复制内容    

  刘沂生长文底稿。

  由于种种原因,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社会对教育的重视程度、教师的社会地位和生活待遇仍然没有明显的改善。师范院校招生困难,优秀高中毕业生第一志愿不报考师范类院校。出于对教育事业的关心和担忧,刘沂生觉得应该尽一个共产党员的职责,让高层了解基层的情况,他熬夜疾书,写成3000余字的长文,投给《人民日报》。

  学生坚决不报师范 教师人才青黄不接

  “文革”之后,落实知识分子政策的口号喊得相当响亮。然而,教育、教师的处境并没有多大改观。1977年恢复高考,一批又一批学生跨过独木桥,进入高等学府深造。

  1980年,刘沂生被调入益都二中(现青州二中)教授文科复读班的语文课,此后的教书生涯就是在这里度过。那时,学生高考中榜率剧增,每班少则30余人,多则60余人都能考上大学,他心里非常高兴,可每当报志愿又感到无比悲伤。高中毕业生第一志愿不愿报考师范学校,那些录取把握大的学生,竟没有一人自愿报师范院校,即使降低20至40分录取,他们也不愿报考。

  “这样一来,教育事业的师资力量势必形成恶性循环,教育事业的根基从根本上动摇了。”刘沂生说,他常劝导学生报师范院校,大部分学生一笑置之,也有同学透露真心话:“老师,您这本科生,工作20多年,还不如我姐姐当了三年的工人呢。我们知道,您比谁都累,何必再让我们找罪受?”听了这样的话,他无比痛心。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对教育的重视程度、教师的社会地位和生活待遇仍然没有明显的改善,“臭老九”帽子依然紧紧地箍在头上。不少在职教师纷纷跳槽离开教育界,师范院校毕业生不愿从事教育工作。待遇差、地位低、工作繁重,是当时教师生活的真实写照,教育人才青黄不接,危机重重。

  刘沂生多年送高考生,在指导学生报志愿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有一年他虽没教复读班,学校还是调他去帮学生们填志愿。这一年,企业的高额收入远远将教师收入抛在后面,教师向企业流动的人数更多,教师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比以往更低。因而,报师范院校的考生比往年更少。

  刘沂生费尽口舌,磨破嘴皮,千方百计做学生的工作,好歹做通了几个,可一转身,他们又偷偷将志愿改了。有个学生非常优秀,刘沂生动员他第一志愿报考师范学院,他只是笑笑,坚决不报。理由是教师地位太低,不被人尊敬。

  学生的反应,刺痛了刘沂生的神经,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学生填志愿是衡量群众好恶、行业是否热门的一杆秤,一杆相当灵活、相当准确的秤。如果优秀人才不能从事教育工作,后果非常可怕。他无奈,他焦虑,他忧伤,他似乎看到了中国教育事业的危险前程。

  决心为教师请命 彻夜未眠一气呵成长文

  刘沂生为人耿直,也是一个关心国家、民族命运,敢于为民请命的硬汉子。他从小喜欢文学,大学读的是文科,虽然封笔已近20年,可面对当时恶劣的教育形势,他再也无法沉默了,教师的责任让他无所畏惧,他决意上书,为教师请命。

  这一天,刘沂生永远刻在脑子里——1984年7月1日,“我特意选择这一天,我是一名党员,这一天是党的生日,也是我入党纪念日,所以要在这一天尽自己的职责。”刘沂生说,那一夜,他彻夜未眠,奋笔疾书,一气呵成,写就了长达3000余字的《欲纠无策空叹息——令人震惊的教育危险前程的信号》,当他搁下笔时,时针指向了第二天凌晨4时30分,天已泛亮了。

  他又仔细地读了一遍,确实没有问题了,“完全一气呵成,没有任何改动。”他找来朋友赵建全,用毛笔小楷重新誊写了一份,郑重地叠好,装进信封里,写上《人民日报》的通信地址,不顾一夜未眠的疲劳,跑到邮局,将文章投到了邮筒里。

  文辞尖锐很直白 妻友担忧谏言怕再吃亏

  “我的这篇文章,文笔非常尖锐,历数当时教育、教师的处境,让教师与六种人作了对比,过于激动,实话讲得过多,文章的结尾,甚至借用鲁迅先生《狂人日记》的笔法,向社会、向党中央发出了‘救救教育!救救教师!’的强烈呼吁,很可能会引起领导层的反感,甚至会带来麻烦。”刘沂生说,如果是在“反右”的年代,自己一定难逃极右分子的命运。

  刘沂生当时对文章在报纸上公开发表根本不抱任何希望,只希望能转到中央有关领导手中,让领导了解教师的现状和心态,给高层决策做参考。“我只求领导们相信,我的这篇看似粗狂的短文‘句句皆为肺腑言,字里行间无骚语。谁个不信暗走访,教师人人盼春雨’。”如今回想当年,刘沂生说当时是抱着“豁出去”的心态来做这件事的。

  妻子高秀美也是一名教师,嫁进刘家后没过过几天好日子,跟着吃苦受累倒也罢了,最怕的就是“批斗”“运动”。第二天,他拿出呼吁信底稿给妻子看,高秀美惊出了一身冷汗,她怕极了,深怕这次直言再招来无尽的祸患。

  为此担惊受怕的可不止高秀美一人,刘沂生把底稿拿给老教师袁守祜看,袁守祜吓得脸变成了土黄色,握着稿子的手抖动着,战战兢兢地说:“老刘哇,这稿子可发不得。爱党之心不可无,有些话却不能说。我当年也是爱党,话还没讲到这个程度呢,结果,咳……”

  袁守祜痛苦地摇摇头,一行酸泪滑落脸庞,他关切地警告刘沂生:“结句的‘救救教育!救救教师’,语气太重了,小心人家给你扣大帽子,你就得吃不了兜着走。危险啊,可怕啊!老刘,你太天真了,太书生气了,根本不了解社会!”

  刘沂生听后微微一笑,说:“没有那么严重。就是有,我也认了!就这百八十斤的臭皮囊,又不是当过一次‘反革命’了。万一能给老师们改变现状,也值得啦!”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