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品牌推广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名家谈桑火尧作品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8-23 16:47:25
分享到:
 复制内容    

    名家谈桑火尧作品

    吴冠中:

    你的作品,我看了,是一种传统基础上的创新,有时代性、现代性。你的画有思想,空灵,空旷,空间感大,有张力。你的画有一种维度空间,有时空感,对艺术空间上的扩大,让人有很多想象力。你的每幅画都不一样,看得出精心构思过,就这样画下去好的。有的人老是画一种形式,一个题材,不去开拓,老画一幅画有什么意思。你每幅画都有想法,都不一样的,这样做对的。每时每刻的感觉不一样,就应该让每一幅画有不一样的感觉。

    田黎明:

    桑火尧先生这个展览我感觉到清静之美,很独特的一种感觉;我此时想到一句话:“中国人的生存状态,应该反映在他自为的层面上”,那么,在桑先生的展览中,我就感觉到了这一点,他的中国画是追求现代、装置与抽象的方式融合在一起,传达一种哲学内涵。

    他在中国的智慧层面上有很深层的表达,在哲学里面、生活里面,以及在自己的行为方式上,都传达出一个艺术家的文化理念。所以,桑先生的展览,体现了他自己高层次、形而上的思维和中国人独特的智慧方法。更独特的是体现了中国画的材质和空间上的表现手法,传达了中国人的一种美感,既视觉的冲击美感、行为美感、空间美感、内心平静的美感。

    贾方舟:

    桑火尧的水墨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它的“意明笔透”,就是它那种层次丰富的通透感和细腻的质地感,那种清淡的墨块在绢面上不断叠加所显示出来的“墨性”之美。他深知水墨画所藉助的媒介材料的意义,所以极力从材料自身中发掘其特性,显示出它们不可取代的价值。就像一个现代派音乐家把乐器当做发声器,极力发掘出它特有的音质和音效一样,当桑火尧以一个当代艺术家的身份和媒材观念面对水墨画时,他甚至将他作画所用的“水”也做出特殊选择,这在过去是闻所未闻的。

    蔡暄民:

    时间还需倒回十四五年前,我第一次在一家小画廊中见到了他的作品,是一茎亭亭玉立的风荷,长长的茎杆占了整个画面,顶端一叶残荷在寒风中摇曳,一尾蜻蜓欲立未立,笔简而意深,饱含深深的禅意,有八大的遗韵,边款用笔力苍劲的行书小楷书了一行颇含哲理的小诗,是一幅诗书画合璧的好作品。这符合我收藏的基本条件:即诗书画均绝!

    鲁虹:

    如果以艺术家桑火尧使用的绘画媒材与技法来看,他这十多年的艺术创作完全可以放在工笔画的范畴内。不过,他的作品显然超越了传统工笔画的入画标准与意境表达方式,即根本不是在所谓花鸟画、山水画与人物画的历史图式框架内作某些改革与变化,而是在借鉴西方抽象艺术之观念与技法的背景下,进行了全新的艺术探索,于是,这也使他的创作显现出与传统工笔画全然不同的新走向。

    殷双喜:

    桑火尧的绘画,表现了三个世界的重合,三种符号的叠加。这就是说,他的作品既是现实世界的形象符号,也是心灵世界的感受符号,同时是表达了抽象世界的一种结构符号。首先,桑火尧的作品来自他对于自然山水的长期观察与体验;其次,桑火尧的作品表达了他对于自然山水和空间的心灵感受,那些极细极白的线条,如同山涧溪流,在黝黑茂密的林间山色中蜿蜒而行,表达出一种精致细微的运动;再者,桑火尧作品中的抽象世界是一个微观的世界,但与现实世界同构。从作品中的局部,我们可以看出山林中光影交错形成的笔墨的交响,画家以水墨创造了一种光影的表现形式,与自己和现实相遇时的冲动合拍,在这一形式的探索过程中,他中止了对事物具体外表的迷恋,把握住山水景观给予他的整体印象和由此生发的想象,积墨成像,从而在平面性的绘画中创作出一种具有空间景深的特殊的视觉图像,也使他的艺术如同高山流水,林间松涛,具有一种音乐性的节奏和内在的音响。

    龚云表:

    桑火尧是当代水墨方面著名的具有代表性的画家。作品应该说是多方位的,最早从事文人画的创作,非常具有当代的文化气息,然后转向抽象,最著名的是方块系列,然后再转到山水画的结构,应该说他提出了非常独到、很有创意的概念:“境象”。这既丰富了美学概念与作品内容,又从审美、语言、内涵方面拓展了中国当代水墨画的创作空间。

    马锋辉:

    桑火尧先生是一位有思想的画家,近几年来,他一直深度探寻水墨形式的当代性和水墨审美的世界性,并取得了一系列的探索成果,他的作品具有新的图式结构和艺术追求,他把自然形态和宇宙宏观的感受,融汇于作品当中,营造出一种和谐的意境,从而使作品充满诗意;在他的作品里,我们即可发现画家对宏观宇宙的思考,也可以体会到水墨绘画的生动,桑火尧先生把传统艺术和当代艺术很好的融入在一起,在平面绘画中寻找空间,以积叠的方式创造出自己艺术语言和视觉风格,反映出一种抽象深奥。我和火尧共事在浙江,常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看到他对艺术的执着和兴奋,他的作品创作进展令人羡慕,浙江是一个中国画传统深厚的地方,从桑先生的作品中,可以看到水墨的艺术创新和拓展空间。

    李旭:

    当我们说到当代的文人艺术,说到江南文化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在桑火尧的作品中有很好地体现。首先他的艺术有着非常良好的根基,这个根基是中国传统水墨艺术。看桑火尧的作品和看萧海春的作品,萧海春应该说是继承者,继承了文明的基因,保护着传统基因的继承和发展。将传统基因基础上的文化语言造就了桑火尧的当代艺术。从桑火尧的作品不断递进过程中,看到了既要守护这种比较纯正的传统文化基因(文人化的基因、笔墨、城市感),又要有自创的,从观念到形式形成一个有价值体系……现在很多人在做高像素,高清晰度的作品,他是做低像素、低科技度的努力。当然这是玩笑话了,这些所谓的像素点最后是由非常精妙的传统笔墨来组成的。但桑火尧是画在绢本上,绢本上存在很多挑战和困难。很多艺术家有一个特性,就是在科技时代如何维护笔墨本身、维护绘画本身的价值,塑造出来的都市生活对文人水墨艺术造成的影响,这是值得探讨的话题。

    谢春彦:

    对于境象,桑先生自己的解释是什么,但觉得最好的解释就是他的作品。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就像一个不太冷,也不太热的雨天,雨下到了河面,好像有痕迹留下来,好像没有痕迹留下来,这样一个非常微妙,非常玄幻的境界,我认为在某种意义上是达到的,这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桑先生用似有痕,似无痕的语言形式,将他对世界的感知用他的技巧,用他的心和手来传达给我们这种东西尤为难能可贵。

    潘耀昌:

    桑火尧的作品,中国人和外国人,都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上来找到自己的视角,找到他们欣赏的空间。通过桑火尧的画,我充分看到了中国美院国画系的那种深厚功力。所以他现在不满足于这样,因为这个画画下去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桑火尧又比林风眠往前走了一点,他有意识、有目的地还是要推出中国的作品。

    穆益林:

    他的作品从原创意义上来讲,他是一个探索的勇士,我很佩服。在中国水墨发展的特定历史阶段下,有些人显得急躁了一点,还没有沉下来,深入进去,桑老师深入进去了,所以比较佩服。从他现代的、抽象的笔墨语境里,可以获得一种空间的审美领域,同时又在他充满个性的心情里去遨游,去和他对话,可以看到他的追求,他的一种理念,还可以看到古人的风景。这种境象等等都可以看到里面丰富多彩、可以产生共鸣的一种景象。所以“境象”两个字用得很好,空间其实也是象。但“境”很重要,看了他的画,觉得这是对生活有真切感受的,并且有比较深的中国传统笔墨基础上新的现代水墨创作。

    赵孝萱:

    看到桑先生的东西我感觉到欣喜,这里面兼顾各式各样的元素,有传统的象,可以看到皇宫梦,远去系列让我们感觉到传统的确离我们越来越远,远到让我们觉得很慌张、很荒凉。问题是又不执着于传统的象上,甚至于不执着于传统的水墨,甚至没有书画最代表性的线条,甚至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画出来的。所以在这个技法上它具有独创性,而且在绢的材料上使用一些创新的技法。最可贵的是他没有抛弃掉笔和笔墨,这是比较难能可贵的。我会一直在思考对我们最重要的还是笔的应用,问题是怎么样用笔,然后能够画出属于这个时代的新感觉,这其实是挺难的一件尝试。所以有象,他的尝试并没有把笔墨给丢掉。

    陈 强:

    我非常钦佩桑火尧先生,因为他的探索来自于他的学历背景。桑先生上大学是在改革开放的时代,首先他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黄渊青老师也是根据自己的喜好画出来,他喜欢一个艺术家不对任何人负责任,只对自己负责任,别人爱怎么说,怎么看是别人的事情,不管我的事。桑先生呈现出来的东西使人看到精神上的东西,这一点非常感动。

    蒋正根:

    现在看到原作和我以前看的印刷品完全不一样,印刷品和丝绸上做出的特殊效应语言上也发生了变化。喜欢他的特点在哪里?一个是内在的感受。尽管讲的是跟古人对话,但更多的是从自己的内心来跟古人对话,对话的原因是寻找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他的这种探索实际上是一种对笔墨的探索、追求,一种从内心的追求。

    摘自《走向世界 中国画都》杂志2017年1月29日刊

    仁智者之选 桑火尧作

    青山绿水怡我情 桑火尧作

    旧物最可人 桑火尧作

    壶中有乾坤 桑火尧作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