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品牌推广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吴冠中与桑火尧谈创作——水墨画的发展要从整个世界环境中看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8-23 16:18:39
分享到:
 复制内容    

    吴冠中(1910—2010年),江苏宜兴人,当代著名画家、油画家、美术教育家。

    桑火尧,1963年生。中国艺术研究院艺委会委员、中国画院副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毕业,硕士学位,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境像绘画的创导者。

    桑火尧(以下简称桑):我们谈中国水墨画, 杭州无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宋室南迁,杭州成为一个重要的水墨画重镇,影响大江南北。我长期生活在杭州这块有艺术气质的地方,受益很多。现在,作为我们中青年一代画家,面对前辈们这么厚实的传统,水墨之路该怎么走,有点迷惘。作为我自己来说,一直想探索, 探索新的水墨之路。 我相信艺术的发展必须在创新基础上的发展,但实际做起来,还是挺艰难的。

    吴冠中(以下简称吴):水墨画的创新是必然的,必须的,发展是创新基础上的发展。要创新,肯定会有争议。我的作品也有很多争议,有说我的画是从波洛克那儿弄来的。有说我的江南水乡系列是从康定斯基那里过来的。其实那都是胡扯。我去贵州,站在高山上,发现那一道道的山路而产生了创作灵感。我在留法时,波洛克还没有影响到欧洲,在欧洲还没有见过,回国后在后来的展览上才看到。波洛克的作品讲感情,完全感性的、冲动的。我是先有理念,有理性在内,完全不同的。我的江南水乡,也是在江南环境中领悟而来的创作。所以,西方人看我的作品,认为完全是我自己的东西。我的作品是世界上所没有的,从来没有见过的,西方也没有的,这个形式是我逐步建立起

    来的。

    我认为创新,不仅要给传统的东西创新,同时,自己给自己也要创新。每个早上起来作画,都应该有创新。我不就别人的范儿。我唯一的乐趣是创新,心里是孤独的,但不这样做,我觉得是浪费了。创新是自己给自己提出问题,有很多思路,有各个方面的创新,一个系列一个系列的去探索。所以,你在探索,你在思考问题,肯定是好的,坚持下去,毅力很重要。

    桑:现在社会浮躁,画家心里也很纠结的,要么不想动脑,重复古人,按照古人的笔墨图式画一遍,方便,老百姓也搞不懂。但我自己觉得这样画,没什么意思,让别人去画吧,我不想这样做。还有一种现象,就是学习西方的一些皮毛随心所欲,没有基础的创新,但舆论又把这些吹上天。所以,画坛的现象,真让人眼花缭乱呢。

    吴:传统的东西有好也有坏,西方的东西也有好有坏。如果传统把人的思路给束缚了,肯定是不好的,要突破它,更不能千人一面古人样,那都是在制造垃圾,真是一种浪费。还有一些年轻人,一夜之间想成名,急于求成,没有根基,搞所谓的创新,作品很难看,但报纸上登一版、二版,这是在糊弄。

    这样的情况,让外国人看笑话,影响很差。我认为,这是最大的政治,它毁坏了我们的名誉,毁坏了我们的文化。文化大国的力量要大于军事大国。

    桑:艺术创作需要有很多方面的东西构成,包括画家的理念、题材、形式以及笔墨等等。在创作中,我始终认为,一位好的画家,首先应当有思想、思辨,作品才有深度,才耐看。但现在,总是有人喜欢拿古人的笔墨与今人来比较,所以导致一些年轻人一头扎进去,去弄笔墨技巧,而忽略了其他更重要的东西,我倒认为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作品等于零。同时,我觉得笔墨也可创新,包括它的媒材, 包括纸、笔等都可创新,关键是服从表达内容与画面的需要。我最近探索把油画布与宣纸结合起来作画,有综合性,感到有新的味道。

    吴:艺术创新,确实思想远比笔墨技巧更重要,思想、理念来得不容易,但笔墨技巧学学是很快的。看待笔墨,我们不能孤立地看,每个人,每个作品都不一样,我们的标准也不一样。吴昌硕、黄宾虹的笔墨好不好,离开他们的画面就难说。况且,吴、黄的笔墨有好也有不好的。所以,我们总不能老是拿古人的笔墨怎样怎样,吴、黄的笔墨怎样怎样,来给现在的画儿说教。传统绘画有好的笔墨,但固定的程式化,就不行啦。据说,有人跟老师学画,拿画给老师看,老师说这画不错,可惜你不是用中国人的画法, 是好画,但不是好的中国画。这种孤立的标准,把中国画画法变得很抽象了。

    中国水墨画的发展走向国际化,为什么路途这么艰难。我看有工具技法问题,更有传统与意识问题,中国人对这个问题要重视,中国画的发展要随着时代发展。否则,老祖宗的好东西越来越难真传下去了,国画就慢慢萎缩掉了,就没有竞争力了。

    水墨画要发展,要从整个世界环境中看,吸收一切好的东西,就象你刚才说的那样,只要理念与形式的需要,就可以不择一切手段,包括材料、笔墨等等都可以改变。中国画的工具虽然是可以用的,但每种工具有优点,也会有缺点,关键是看表达需不需要,离开内容的固定的程式化的笔墨等于零。

    桑:年轻画家的创作,有时往往会有两难的境地,一方面,画的作品要参加所谓主流的展览,那就得按照主流的评委要求去画,那种大、细、全的画法,虽然不喜欢,但不这样画,也就很难参加他们的展览。所以,有人说,如果八大、石涛、吴昌硕、黄宾虹活在当下,也无法参加那些展览。另一方面,画家很想坚持自我,画自己的真情实感,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画,去创作,但要被社会认可、藏家欣赏,也很难的。因为,很多人包括一些藏家都是跟风的,缺少那种艺术的判断能力。我自己这些年一直坚守自己的艺术信念,按照自己的理念与绘画语言进行创作。在法国、中国台湾等地办了些个展,大家感觉到与内地经常看到的水墨画作品风格不一样,有新鲜的感觉。我认为艺术不同于技术,它的可贵之处就在于探索未知的区域。

    吴:我说过,艺术创作,要表达真情实感,表达自己心灵的东西。世界那么大,最重要的是每个画家应自由地画出自己的感觉,找到自己的绘画语言。但现在的展览,大家很容易相互抄袭,就失去了意义。如果政府要做,平时就可以物色,哪里有好的画家,哪里有好的作品,再集中起来看。现在五年集中起来看,大家就像一次考试。我认为,五年是一个不断发现的过程,而不是一次性考试。所以,作品好不好,要等20年、30年,人死了,一点关系没有了,后面的人只看作品就公平了。

    桑:所以你说要办叛徒画展了。

    吴:是啊。我也当过好几届评委。有的作者就对我说,他的画怎样怎样,说了很多,我说,我是聋子,听不见。讲了很多没有用,我只看画面就知道了,真正让我看得上的作品很少很少。你的作品,我看了,是一种传统基础上的创新,有时代性、现代性。你的画有思想,空灵,空旷,空间感大,有张力。你的画有一种维度空间,有时空感, 艺术空间上的扩大,让人有很多想象力。你的每幅画都不一样,看得出精心构思过,就这样画下去好的。有的人老是画一种形式,不去开拓。你每幅画都有想法,都不一样的,这样做对的。每时每刻的感觉不一样,就应该让每一幅画有不一样的感觉。

    桑:中国绘画一直讲究一种诗性的美,从唐王维以来,到宋苏东坡、米元章,直至元四家等大家的画,都是画中诗、诗中画,已经成为中国水墨精神的一种文化印记,也是中国水墨画的东方文化性的体现。所以,在绘画中,在现代的图式之下,怎么来诠释这种诗性的美,是我追求的东西,也是我境象绘画要表达的一些想法吧。

    吴:看得出来,在你的绘画中这样的意识已经很强了,你的作品以前有八大山人的影子,现在是越走越感性,越走越空灵了,这种空灵、和谐的画面,就是东方诗性美的表现,看上去很美,有味儿。现在有些人画画,画得很像很细,过去这样画可以,但现在用照相机就可以了,那样画没意思了。现在作画就要有意境,空旷、简约,让人有想象空间,这就难了。艺术要补充生活中所没有的,是对生活的补充,而不是记录。精神生活很重要,你的画给别人欣赏有想象空间,这就足够了。你今后画画还可以更感性, 更放松的去画。

    桑:有人说江南就是很好的一幅水墨画,杭州是江南文化的精华与代表,烟雨濛濛,灰灰的空间就是一幅生动的水墨画。同时,江南的花草,庭院与器物,更易入画,在西方人看来,更代表东方情思。所以,我在绘画题材上,在这方面表现的多一些。

    吴:我说过的风筝不断线也有这个意思。江南景致用水墨来表现,相得益彰。

    桑:随着技术的发达,时代与审美的发展,从全球看,艺术已经从具象到意象再到抽象在突围了。但这样的突围过程是很艰难的,无论从观念,到审美,到技法,都需要跟上,才有可能。我倡导的境象绘画,其实也希望对传统的绘画有所突破。

    就像您刚才所说的笔墨当随时代一样,现在信息时代,地球变小了,中国水墨画的图式上也尽量吸取世界上好的东西,这样做,也是便于中国画更具有世界的审美性。所以,我在作品的形式上、构图上,一直在做一些新的推进,借用了构成的、解构的一些西方绘画形式语言,不择手段让作品有当代性的感觉。

    吴:我一直提倡一种有意味的形式,老的形式,大家都画过了,都知道,没有什么意思,用新办法产生一切可能的形式,创造出新的东西,才会有意味。你的作品有自己的想法,画面空间分割有特色,大胆采用非常规的分割关系,疏与密、塞与透的分割布局,都尽量走极端,看似不对称、实则很均衡,这种强烈的对比关系,一般画家不大会这样去画, 而你做了,画画的乐趣就是这样去探索。

    从中国水墨画的现状看,从具象到意象再到抽象,还有很多路要走,还需要做很多工作。现在的展览,由于评委的口味,大家都去写实,画照片,画的又细又密,大家是比技法,这样的倡导方向本身就是个问题。艺术不是技术,重要的是想法、观念,而不是技法。展览就是要去发现有天赋的画家,而不是去发现苦行僧。

    所以, 我觉得发现比培养更重要;培养慧眼比训练巧手更重要, 社会怎样去发现人才,画家又怎样去发现生活中的美.

    桑: 您的意思是发现画家的天赋比培养更重要。

    吴: 是的。当画家首先要有天份,有灵气,这非常重要。有天份,再培养一下,马上就可以成材。有天份的人,他的画才会有味儿。从具象到抽象的突围需要有天份的人才,因为抽象类的作品比具象类的作品,创作上会更难。现在的画匠很多,艺术家太少了。我们需要的是艺术而不是技术。

    另外, 画家也要静下心来,多去看书,提高自己,学会思考,当一个有思想性的画家,思路开阔了, 艺术创作的理念与形式才会更丰富。

    (肖鸣 根据录音记录整理)

    摘自《走向世界 中国画都》杂志2016年 11月29日刊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