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因宣传革命入狱四年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8-14 10:29:13
分享到:
 复制内容    

  1930年的青岛女中。

  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旧址。

  1931年底,陶钝到青岛女中任教。因传播共产主义思想被告发,遂离开青岛受邀出任济南第一师范训育主任。九一八事变爆发,全国学潮此起彼伏,陶钝为济南一师学生南下提供了指导并做动员演讲,这成了他入狱的一大“罪状”。1932年陶钝被捕,他在恶劣艰苦的牢狱环境下坚持斗争,4年后被营救出狱。

  利用授课传播革命 离开青岛奔赴济南

  1931年6月底,陶钝到青岛女中任教务主任。

  来校的第五天,陶钝见到了以前的挚友方佩璋。但二人的再次相遇充满了误会。同时,陶钝与校长也产生了不少矛盾。与两位女同志所产生的矛盾,为陶钝入狱埋下了诱因。在青岛女中,陶钝隐晦地传播着共产主义思想,在学生中起到了较好效果。女校长向教育局报告,称怀疑陶钝是共产党员。权衡利弊得失,陶钝离开了青岛女中,宿住在赵明宇处。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陶钝离开青岛,受王祝晨盛情邀请,出任济南第一师范训育主任,教授后期师范三年级两个班的文学概论、两个班的中国哲学。

  在济南一师任教期间,济南乡村师范鞠思敏校长慕名来请陶钝到校演讲。陶钝以“读什么书、怎样读书”为题,隐晦地讲解共产主义,将马列主义的书,做为社会科学的书,将历史唯物论做为科学的历史观点,引用惠子的论点,易经上的语句,却只字不提马列。听众心领神会,讲演大为成功,掌声此起彼伏,十分热烈。

  演讲期间,陶钝结识了范明枢。

  指导学生南下示威 动员演讲成为罪状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全国各地爆发了此起彼伏的学潮运动。北大南下示威团途径济南时,济南爱国师生纷纷前去慰问。

  一天下午,三年级学生王肖亭来找陶钝请教如何参与。陶钝敏锐地指出,单靠几百高中生并不成气候,况且又没有自己的主张,只是跟风请愿,结果必大打折扣。一师应四处联络,广泛宣传,把济南各校师生动员起来,组织声势更浩大的请愿团,明确目标,统一行动,尤其要动员乡师、女师参与进来。

  王肖亭回去立即和同学们商议,做了分工,立即分赴各校联络。一师学生一到,响应如潮,约定一起组团南下。

  各校学生代表在一师召开联席会议。陶钝在一师礼堂做了题为《请愿与示威》的动员讲演。这次演讲成为陶钝后来入狱的一大“罪状”。

  示威团临行前,陶钝又嘱咐王肖亭,一到北京即与北大方面联系,与其一起行动,则声势与成效俱佳;同时要照顾好其他学校学生,当好老大哥。

  凌晨时分遭到搜查 妻子偷偷烧掉文件

  1932年3月20日凌晨,陶钝和家人还在睡梦中,忽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敲门声。

  一开门,几道刺眼的手电光照过来,两支手枪顶在陶钝前胸。一个特务往里闯,陶钝连忙拦住他。屋里柜子下藏着一本《从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铺底下还有一份共产党六大的文件。这些东西万万不能被发现。

  陶钝对着屋里喊“倩云快点起来”,故意大声对妻子喊袜子在铺底下。倩云从里屋出来,对陶钝微一点头,害怕似地躲到他身后。陶钝将几张钞票塞到特务手里,请他们照顾女眷。特务笑纳了,提着手枪到里屋搜查。

  不一会,特务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本《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书是陶钝在地摊上买的,前一晚未看完,随手放到柜子上。见没有搜出文件,陶钝心里稍安。事后得知,倩云将文件藏在袜子底下。踩着文件,倩云十分害怕,抽空借口上厕所将文件烧了。

  两个特务押着陶钝又到学校休息室搜了一通,一无所获。

  入狱四年饱受折磨 环境恶劣坚持斗争

  陶钝被关进警局监狱。同一个屋的,还有乡师的刘开濬、陈允中和正谊中学的两个学生。范明枢、徐子佩也被捕了进来。

  作为重刑政治犯,陶钝被拷了两副脚镣。两副脚镣,20斤多重,上着脚镣令陶钝如刀割般疼痛,身体瘦弱的他痛苦不堪。

  8平方米的牢房住了6个人,睡觉成了大问题。水珠从砖缝渗出,牢房十分潮湿。他们向狱警讨要了苇席,但效果不佳,人还是像躺在水里。六个人分成两列,腿交叉排列,勉强躺下。地方太小,脚上有重镣,翻身极为困难。无物可枕,只好以臂当枕,但时间久了也不行,胳膊酸麻疼痛。还是徐宝梯聪明,从地下抠出一块砖,以砖为枕。但砖头太硬,硌得头疼。小便在屋里解决,屋角有个瓦罐,大便也在屋内解决。通气口是一个四寸见方的孔,并不解决问题,屋内腥臊烂臭,空气浑浊不堪,又潮又湿,环境极端恶劣。

  入狱后,陶钝多次受审。敌人先是诱降,陶钝不为所动。主审官对他使用各种酷刑,一次折磨就长达数小时。受刑后,陶钝20多天没有站起来,但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也没有泄露任何机密。最后,依据“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陶钝被处死刑押入法院看守分所,关在“革”字一号。同舍的有徐子佩、陈允中和李秋岩。在这里,陶钝开始了长达三年半的监狱生活。

  营救入狱人员的活动一直未停止。社会各界,尤其是北平、上海的社会名流、法学专家一致反对军法会审,但蒋介石对政治犯是不放心的,宁肯释放刑事犯,也不轻易释放政治犯。陶钝等人在监狱的条件没有改善,依然带着重重的脚镣,不能通信,不能见家人。

  政治犯想通过绝食斗争赢得自己的权利和自由,陶钝对此持反对意见,认为绝食是要损伤身体的,应该考虑其他更好的方式。陶钝的建议被大家否定了,认为是“带有妥协性质的、机会主义”的建议。绝食斗争开始后,陶钝多次从中联络,传递消息,使绝食斗争向着有利于己方方向发展,保证了斗争效果,也保障了参与绝食人员的身体健康。

  范明枢老先生出狱后四处联络,组织营救。冯玉祥曾写信给韩复榘,但韩未加理睬。老军阀吴佩孚也曾发信营救。教育界同仁、国民党朋友也参与进来。各种力量积聚在一起,终于有了转机。1936年,由前清翰林、韩复渠的古文老师丁昌言牵头,济南各校校长联名担保,省政府同意陶钝等七人保外就医。3月20日,经过了整整四年的牢狱生活,陶钝终于重见天日,于25日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

  本版图片为资料图片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