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呈文总统 朱旅长再诉衷肠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7-17 09:40:30
分享到:
 复制内容    

  潍县城。

  

  朱霁青致参、众议院电。

  段祺瑞的亲信张怀芝心怀叵测,一直图谋剿除东北军第一师;曾力请辞职的朱霁青在大家劝慰下,答应留任。朱霁青再次呈文黎元洪,要求尽快编遣;又致电参议院、众议院,表明自己的态度。编遣开始,第一师内部又生间隙。

  再呈文黎大总统 诉困难斥责当局

  11月25日,驻潍县的东北军第一师正式开始编遣。全师缩编为山东陆军第一混成旅。力持辞职的东北军第一师师长朱霁青,经总司令居正再三劝说及众将士推戴,答应留任,上任旅长,第一师原旅长、团长、营长等,依次降职一级。

  朱霁青于11月28日再次呈文大总统黎元洪,同时将呈黎元洪文电发山东籍参议院、众议院议员。朱霁青呈黎元洪文大意如下:

  东北军驻潍,转眼已经半载,一切费用,全部借于地方绅民。此等小县,财力有限,到七、八月份早已罗掘一空。全军上下,无日不希望善后事宜早日解决,以解地方困苦。曲同丰专使于7月20日来潍点验,与督军张怀芝、省长孙发绪联名通告,晓谕居民,从点验之日起,驻潍东北军费用由中央政府拨发。煌煌文告,有目共睹,军民额手称庆,为军队解决有望而欣喜。

  自从曲同丰回京、张怀芝接办善后以来,竟一反曲同丰之态度,对驻潍东北军使用拖延、欺诈手段,阳托维持之名,阴行破坏之实。对曲同丰传达的中央政府命令唾弃不顾,政府承诺所发的军饷一文不发,应领棉衣一件不给。经地方绅商屡次致电呼吁,始于11月14日给发编遣费10多万元,以作敷衍。再催张怀芝继续拨发钱款,始终不肯。

  山东善后费140万元早已筹妥,为何潍军饷项扣留不发?潍县军队人数不少于周村,为何周村编遣费发给33万元,潍县仅给18万元?如此种种,虽三尺孩童,亦知张怀芝并无诚心。曲同丰回京两个多月,军队饷糈皆取自地方,已经筹无可筹,潍县军队也呈朝不保夕状态,与张怀芝反复周旋40天之久,实在忍无可忍了。

  倘若潍县军队因饥寒交迫,致生丝毫意外,本人上何以答大总统诸公维持秩序之苦心,下何以慰地方希望和平之殷意?为此沥陈苦况,万乞大总统悯逾万东北军将士冻饿无依,怜潍地百万生灵水深火热,由大总统速派有信义的大员,来山东接办善后事宜,使东北军编遣事宜早日就绪,不仅是潍县人民之幸,也是山东全省大局之幸。

  对当时的状况,丁叔言曾记:“凡饷械军需,无不取给于潍。一时绅商各界,罗掘困难之状,非笔墨所能形容。事后统计,有收据可稽者,共六十余万元。其地方自动慰劳酬应所需,亦数十万元焉。”

  发电报参众两院 敞胸怀表明心迹

  同日,朱霁青又致电参议院、众议院,再次阐明保留军队的必要性。

  朱霁青举例说,袁世凯称帝期间,蔡锷等在云南首义,西南各省响应,参、众两院诸公虽朝发一电暮上一书,当局者却以地处偏远置若罔闻。就最近来说,黎大总统上任后,驻沪海军总司令和第一舰队司令等联合声明参加护国军,待约法恢复、国会重开,才会重归北京政府海军部。段祺瑞感到事态严重,不得不接受南方主张。诸公试想,西南各省的数十万护国军,也不如在近畿的数万东北军足以对京城构成威胁。

  朱霁青陈道,自己受命以来,始终以法理自持,知有公理、国会、总统、国务院,而不知有身家性命。已近不惑之年,无子无女,孑然一身,天涯海角,去留自便。然而环顾军队,环顾战友,实有不能解散军队的苦衷。

  朱霁青再陈,如今帝制宗孽依然纵横,盗寇遍野;惨杀革命党的军官、出卖良心而邀功的侦探,布满东北大地。凡是革命党人,人人有必死之心,处处无可生之路。加上饥寒交迫,无家可投,军队如果解散,诸将士必将与我朱霁青共蹈东海,变为清流,以灌溉神州大地。

  述及此,朱霁青反问道:倘若苟活偷生,享监狱之“幸福”,又有谁能心甘?!呜呼,以数千万同胞流血杀身所换来的国会,宁可忍视东北军数万将士任人鱼肉,而袖手旁观,不思伸一援手吗?!

  朱霁青最后说,本人困处鲁境,至今半载,声嘶力尽,呼吁早派良善公正大员来山东。东北军编遣告成之日,就是我朱霁青得遂初愿之日。如果不信,有如黄河之水。若不然,仍请诸公代为宣布本人罪状,将我朱霁青拉出去示众,为将来拥兵争权者戒;倘若不听本人之言,万一事出意外,是更加重我朱霁青的罪行,本人即使掏肺剖心,恐怕也无法表白于天下。

  11月底,潍县临时议会议长杜佐宸再次召集各成员会商,向黎元洪及国务院、参众两院、山东议员、山东议会议员发电:自东北军到潍,弹丸之地供万余之兵,达七个月之久,困苦情形,不言可知。待中央派员办理编遣,欣喜万分,不料政府拨款不到18万元,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潍地久经兵灾,又遇歉年,还要继续供给军队,实难再行负担。然而,地方供应一旦中断,军队变乱立至。纵然潍县120万生灵不足惜,难道不为外交、为大局考虑吗?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泣血陈词,敬请垂听。

  相关链接

  第一师进行编遣 地方派受到排挤

  潍县正在编遣的军队包括东北军总司令部少数留守人员、第一师全体官兵共七八千人。编成一个旅,人员要砍掉一半还多。

  对于遣散回籍的兵士,按照返家路程的远近发放不同数额的遣散费。家在潍县的每人大洋8元;昌乐、昌邑、寿光、安丘等相邻各县的,每人12元;诸城、高密、临朐等隔县或省内的,每人15元;邻省的每人20元;隔省的每人30元。总司令部留守人员每人20元。棉衣、被褥等允许携带回家。

  山东第一混成旅辖两个团,每团辖三个营。原东北军第一师第一旅旅长尹锡武任第一团团长,第二旅旅长赵中玉任第二团团长。

  东北军第一师第一旅辖第一团、第二团,第二旅辖第三团、第四团。按照编遣方案,每个旅的两个团缩编为三个营。尹锡武所部第一团的三个营率先编成,赵中玉的第二团却遇到了麻烦。

  原东北军第一师第二旅第三团团长王贯忱强硬要求将第三团的三个营全留下。他将三个营的指标都占了,意味着第四团必须全部遣散。第四团团长丁玉山“畏其强横,每多俯就”,最终勉强答应第四团编留一营,让出半个营的指标给王贯忱,但王贯忱仍然不答应。

  第三团驻扎在潍县城东门里(一说于家庄营园),第四团驻于西关。《民国日报》报道:“三、四两团,为竞争权利,屡起冲突,相持多日,不受编遣,而以三团团长王冠臣为尤甚,与赵旅长仲玉陡开衅端。”王冠臣即王贯忱,赵旅长仲玉即赵中玉。

  赵中玉的话,王贯忱不听;尹锡武、朱霁青极力劝说,王贯忱照样听不进去。《民国日报》称,从11月29日上午开始,朱霁青下令派兵对王贯忱实行监视。

  丁叔言回忆:“王贯忱(原任三团团长)与赵中玉(原任四团团长)争第二团位置。居劝赵任参谋长,不允。”所记有误,赵中玉原任第二旅旅长,原任第四团团长是丁玉山。但丁叔言提供了一个值得注意的信息:王贯忱要与他的直接上司赵中玉争山东第一混成旅第二团团长的位子。

  从接下来的事态发展看,表面上是王贯忱与丁玉山之争,背后却是关外派与地方派之争。丁玉山又名丁树礼,籍贯不详。赵中玉尽管多年在东北从事革命活动,但老家是寿光。王贯忱的目标是清除丁玉山,拿下赵中玉。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