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爆发内讧 第一师兄弟相残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7-17 09:40:28
分享到:
 复制内容    

  

  居正免左汝霖职务令。

  

  潍县城南门城楼。

  东北军第一师内部矛盾难解,关外派与地方派最终产生内讧。大多数底层军官及士兵并不愿自相残杀,双方无心死战。地方派或弃械而逃,或只身避走,或无奈作壁上观。潍县军务知事左汝霖身牵其中,被撤去职务,遭到拘押,险遇不测。

  兄弟间兵戈相向 众官兵无心死战

  众将领轮番劝说,东北军第一师第三团团长王贯忱一方面拖着不办,另一方面暗地里准备起兵剿灭丁玉山的第四团。王贯忱将千余兵力分为两支,于12月4日上午10时许开始行动。

  王贯忱亲率第一支队伍,由东门里驻地开往南关,“各持枪炮,势甚淘淘”。第一支队伍涌向南门,南门守兵不知何故便被缴了械。王贯忱令士兵向空中鸣放排枪示威,留下部分兵士把守南门,其他登上城墙,做好迎战准备。

  第二支队伍出东门,从城外绕道直奔西关,向第四团发起攻击。丁玉山做梦也想不到,昔日并肩作战的弟兄会兵戈相向。王贯忱部纵火焚烧第四团营房,“登时火光冲天,不可向迩;城上城下,枪炮声响成一片”。

  由上看出,《民国日报》关于第一师师长朱霁青派兵监视王贯忱的说法不实。倘如是,王贯忱根本不可能带兵闹出如此大的动静。

  朱霁青闻警“仓皇失措”,万没想到王贯忱会动武。事到如今,只好将错就错,调集兵力,与王贯忱部一起攻击第四团。双方相持到下午3时许,丁玉山率部撤出西关,退往潍县西乡三里庄附近。因事起突然,出人预料,潍县城内“合城惊慌,莫可言状”。

  攻击第四团的各路部队撤回潍县城后,即将四处城门紧闭,加强防守。入夜,潍县城厢“寂无人声,颇为安静”。12月5日凌晨6时许,丁玉山率第四团卷土重来,试图偷袭潍县城。

  第四团进至城下,被守城兵士发现,“两方互相攻击,甚为剧烈”。到上午10点左右,枪声渐稀。11时多,丁玉山知强攻潍县城无望,率部退去。《顺天时报》报道:“四团全部溃散,当被三团追踪寻迹,俘虏237名,余者皆弃甲抛枪,争道远奔。三团共获铳枪、拳枪352支。”

  据《申报》报道,此战第三团受伤不过五六人,第四团受伤30多人、被擒四五十人。《顺天时报》报道,第四团死4人、伤15人,居民伤5人。受伤人员均被送入红十字医院收容疗治。

  连战两天,双方伤亡并不严重。原因之一,东北军基层官兵并不愿兄弟残杀;原因之二,正处在编遣时期,留编者不愿再战,可能要被遣散者更无心去战。难怪第四团兵士“弃甲抛枪,争道远奔”。

  山东督军张怀芝闻报潍县事变,派参谋长周某驰赴潍县进行调停。

  赵中玉离潍出走 尹锡武袖手旁观

  混战中,第一师第二旅旅长赵中玉悄悄带上卫兵出城,奔向济南。作为交战双方将官的上司,赵中玉极其为难:丁玉山和王贯忱是他手下两员战将,论感情,他倾向丁玉山;师长朱霁青支持王贯忱,赵中玉明知朱、王同属一派,却不能反戈相击,帮助丁玉山。最终,他选择了出走,一避了之。

  同样左右为难的还有驻兵东关的尹锡武。丁叔言记:“尹袖手作壁上观,不为左右袒,而其意实不满于王。事后尹、王不和之谣甚盛,居民终日惶惶。”尹锡武老家昌邑,属于地方派。他想帮丁玉山、赵中玉,却又不想与王贯忱、朱霁青等关外派撕破脸,只能旁观。

  双方交战,用将之时,朱霁青却找不到赵中玉。丁玉山率部退走之后,朱霁青下令追查赵中玉的下落。据说,赵中玉出走前,潍县军务知事左汝霖知情。王贯忱得知后,愤恨不已,于12月5日将左汝霖拘禁,追究其知情不报之责。还有一说,赵中玉被尹锡武招往尹锡武在东关的营部,“当地人士亦多设法救护”。如果是尹锡武将赵中玉叫去,应当是保护,而非羁押。

  赵中玉出走,王贯忱如愿以偿上任山东第一混成旅第二团团长,第二团顺利组编。

  连日来,被遣散兵士陆续回乡。因为留编兵士不享受编遣费,有的士兵找人说情,有的假称有病,希图领钱回家。而已裁汰的军官尚未领到编遣费,滞留潍县。当局曾承诺徐朝桐到潍时带来续到款项,没想到徐朝桐空手而来,这些军官大为失望。此间,尹锡武儿子大婚,听说等到尹公子婚事以后,东北军即开军事会议,讨论有关事宜。

  特殊时期,人心散乱,兵士无纪,以致于城门要害无人守备。一连几天,潍县城里的四个城门竟然到晚上10点才关闭。

  12月15日,居正下令:“潍县知事左汝霖居中破坏编遣,以冀保禄位,实属居心叵测,着即免去县知事,原职由贵师长慎派该县署才识较优之科长,暂时代理。一俟咨明张督军兼省长正式委员。”朱霁青提名,刘曾撰代理潍县军务知事。

  这期间被免职的还有陈干。11月29日,黎元洪颁布大总统令,“张怀芝电陈政务厅厅长陈干因事辞职,陈干准免本职”。

  据《顺天时报》报道,张怀芝无故将陈干免职,降调泰安县知事,陈干大怒,回京面见国务总理段祺瑞,称如果无法可想,仍愿回陆军部担任咨议,“降调知事,令人不堪,决计不就”。

  相关链接

  左汝霖险遭羁押 宁孟言带兵相救

  46岁的左汝霖从9月28日上任,到12月15日被免职,在潍县军务知事任上干了78天。

  左汝霖字雨农,山东莱阳人,1905年加入同盟会。1906年3月,先后在刘冠三(高密人)创办的济南山左公学、陈干(昌邑人)主持校务的东牟公学任教,秘密反清,为避清廷追捕,与陈干等赴关外。1911年7月,奉天同盟会革命急进会组建,左汝霖任秘书长,宁武任组织干事;12月参与辽阳起义失败,撤往烟台。烟台光复后任烟台镇守使,带兵先后光复文登、荣成。1913年3月至8月任巨野县知事。1916年初,旅居北京期间发起成立山东国民协会,后被周村的山东护国军聘为顾问。

  据1908年经左汝霖介绍加入同盟会的宁武(字孟言)回忆,1916年12月中旬,宁武应东北军总司令居正之邀来到潍县,听说居正要将军务知事左汝霖抓到总司令部问罪,因其有鼓动地方人士搞“反居运动”等行为。左汝霖夫人找宁武哭诉,说几个军人把家里衣物和文件全都拿去,还要枪毙左汝霖。宁武劝左夫人暂回,然后带兵营救,并电话召来旅长尹锡武,派人将总司令部围住。居正面色苍白地说,左汝霖这位老同志太不顾大体,阻挠行军,竟用县长的命令使地方不缴军费,是革命党的罪人。这时陈中孚进来说,尹旅长亲自带兵来,要求释放左汝霖。居正说:“宁孟言同志,你看看这种情况,为何从进来你不谈话呢?”宁武说:“你没容我说话,关于左汝霖老同志,不要以罪犯看待,请你先给机会吧。”居正、陈中孚见情形不妙,只说是误会。居正吩附陈中孚,请尹锡武把左汝霖送回家去。宁武又说:“你部下没收的衣物应发还,并把左汝霖同志引到这里,请居先生安慰几句话,这对团结上有好处。”居正沉思良久,命人引左汝霖进来,说了一些空洞的客气话。左汝霖望着宁武说:“唉!革命弄到这种下场,个人荣辱尚小,中国革命前途被假革命真军阀混乱到何时?我老矣,望青年老弟们珍爱‘革命’二字吧。”说完,挥泪拉着宁武往外走,对居正始终未理。

  左汝霖比居正大6岁,所以被称为老同志。宁武曾任辽宁省政协一、二、三届副主席,他的回忆从另一方面反映了当时情况的复杂性。左汝霖离开潍县之后,履历不详。经此波折,极有可能返回老家,再不就仕。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