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编遣完竣 东北军番号取消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7-17 09:40:27
分享到:
 复制内容    

《申报》(左)、《民国日报》刊发有关东北军结束的电文、通告。

  

  东北军部分将官。

  历经曲折,东北军各部队终于全部完成编遣,总司令居正在报端刊发公开电,声明取消中华革命军东北军番号;刊出东北军结束通告,向驻地人民表白心迹。各部队暂时在原地驻扎,等待政府的调遣。战乱与灾荒过后,一切有待恢复。

  在报端连发电告 东北军撤销番号

  12月16日,东北军总司令居正在全国最有影响的《申报》上刊发《取消东北军名义电》,宣布撤销中华革命军东北军番号。

  这封通电的台头是“北京大总统、国务院、参众两院、南京副总统、各省督军、省长,上海申报转各报馆钧鉴”,涵盖了中央及各地区领导人和报纸。其中南京副总统指冯国璋,冯副总统莅任后依然在南京办公,也是民国政坛一大怪像。

  公开电称,东北军自经特派专使曲同丰点验后,即将总司令部及各机关陆续解散;所驻高密、昌乐、潍县各军队又奉国务院命令,由山东督军张怀芝主持办理。幸蒙张督军开诚布公,恩威并济,先后派员监视编遣,方使东北军各部得以收束无遗,地方官民均受其惠赐。此前以东北军名义发布的各种文告、印信及委任状等,一律取消。除详报山东督军兼省长张怀芝外,特此奉闻。

  12月20日,黎元洪下令公布全国性纪念日。10月10日武昌起义之日为国庆日,纪念活动包括放假休息、悬旗结彩、大检阅、追祭、赏功、停刑、恤贫、宴会。1月1日为南京政府成立纪念日,2月2日为南北统一纪念日,4月8日为国会开幕,12月25日为云南起义纪念日,均放假休息、悬旗结彩。

  对于潍县,乃至山东,5月4日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1916年的这一天,中华革命军东北军讨袁战在潍县、周村两地同时打响。

  12月23日,居正再次在报端刊发《结束东北军通告》。通告大意说,帝制出,共和绝,居正与诸革命党人举义鲁东,入潍城,取高密,下昌乐。出师未几,暴帝陨命,讨贼诸军先后解甲卸兵。山东以兵燹之余,又遭饥馑,军粮饷秣,供应维艰。中央特遣善后专使曲同丰来鲁,点验军队;复命督军张怀芝检验兵士,淘汰老弱,组建新军。今东北军所属潍县、高密、昌乐诸军,先后受命编遣告竣,凡以东北军名义所行诸务,皆已结束。回顾入潍以来,迁延数月,荆棘横生,多有谤议,山东父老不能谅解居正,居正我皆能体谅。为何?山东父老不谅解居正,无伤于居正;如果居正不谅解山东父老,何时才能收兵安民?且居正确实有负于山东父老,而山东父老并不负居正。居正本一书生,领兵从戎,固非所长,山东控制南北,东有强邻,倘有不慎,丧权辱国。数月以来,每天如履薄冰。如今幸释重负,履职参议员,补阙拾遗,苟利于国,死且不朽。除通电呈报外,特此通告。

  潍县城经过战乱 经济已濒临崩溃

  东北军完全撤销之后,居正晋京任国会参议院参议员。

  东北军第一师改编而成的山东陆军第一混成旅,由旅长朱霁青率领暂驻潍县,第一团团长尹锡武率部驻城里,第二团团长王贯忱率部驻东关;由诸城护国军改编而成的山东巡防队第二路,由统领刘玉亭率两营暂驻诸城;东北军第二师改编而成的山东陆军第一混成团,由团长吕子人率领暂驻高密。

  潍县经此变乱,加上旱灾不退,经济频临崩溃。上年进入潍县希图发大财的中国银行青岛分行在潍县所设办事处,早在第五师撤退时抢掠一空,一蹶不振,撤出潍县。坝崖街1914年被洪水冲刷一空,一直没有恢复。东关向来商贸繁荣,如今异常冷落,银行皆已停业,杂货业又乏客商,即使刺绣、手工铜制品等传统拳头产品,也外销不畅。大局已定,潍县绅民期望来年平平安安,有个好年景。

  据《申报》报道,5月份东北军围攻潍县城时,潍县南乡30多个村联合组织起联庄会,防范土匪袭扰,维护地方治安。他们推举孙曰俊为会长,从各村民团中抽调一批精干力量,集中起来训练。哪个村出现匪警,联庄会队员立即赶赴增援。东北军开始编遣后,联庄会应当解散,联庄会队员返回各村,务农安业。不料孙曰俊“擅权自恣,任意横行”。对乡间的民事和刑事诉讼,孙曰俊自设公堂,一人受理、审断,轻则笞责,重则枪毙,受其虐待者忍气吞声,不敢违抗。孙曰俊私设的公堂竟然布置得像县公署大堂,站岗的、传案的、执刑的,一应俱全,孙曰俊简直就是“第二县长”。附近村民不堪其虐,联名向朱霁青呈文,要求查办。

  《申报》又报道,在诸城,革命军与北洋军数次作战,又经马海龙遭通缉、李长乐被囚遭杀、刘玉亭自掌兵权等变,“杀戮太过,碧燐徧野”。当地传言,每到夜深之时,城外居民时闻城墙外有鬼哭声,夜行人常睹鬼怪,以至于晚上没人敢从这里经过。又有传言,诸城护国军改编为巡防队后,骑兵在城外夜巡,见对面有10多人戎装跨马,询问口令,不见回答;行至近前,见马上人并无头颅,惊慌中开枪便击,马队转瞬间消失。刘玉亭闻报后,“约集士绅,延聘僧道,在城西南门外沙滩内设坛,鸣铙击鼓,超度冤魂,并有军队监临,至为郑重”。此类消息,虽为迷信传言,但从另一方面反映了战争给人们心灵带来的创伤。

  相关链接

  东北军编遣之事 回忆录错讹百出

  对东北军的编遣,钟冰回忆说,居正于10月11日召集会议,对大家说:“今天是中华革命军东北军总司令部最后一次会议,会议的内容有四件事:第一件是东北军的队伍,政府决定改编为四个师,一位师长是李显模,他是政府委任的,还有三个师的师长人选,都由我们选定后再由政府委任。”贺际昌问:“不知道我们推选哪几位担任师长?”许崇智说:“东北军第一师师长朱霁青和第二师师长吕子人都继任师长。第二独立旅旅长尹锡武愿意回家耕田,不愿干了,他推第一独立旅旅长赵中武担任师长,总司令和赵中武都同意了。”居正征求意见,大家同意。

  如前所述,东北军仅仅编成了一个混成旅,哪来的四个师?

  居正说的第二件事,是总司令部工作人员的善后问题;第三件是抚恤烈士家属问题。最后居正说:“还有一件事,是要写中华革命军东北军讨袁工作的总报告,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任务。我们的讨袁工作,就表面来看,是有些成绩的,但是认真看看袁世凯死后的局势,老实说,我们又失败了。因为这样,我们写这篇总报告时,必须彻底找出失败的病根。”决定由萧汝霖、钟冰、江和峰负责写。10月18日上午,东北军总司令部举行全体大会,居正说:“……不到三个月,就击溃了敌军最精锐的第五师,俘虏了敌军官兵七千多人,克复了潍县、高密等十多处城市。若是没有日军的阻扰,我们东北军有力量席卷胶东。可是袁贼死亡以后,继续掌握军政大权的段祺瑞和冯国璋等,都是袁贼的余孽,都是祸国殃民的老军阀,英、美、日等列强还是做着太上皇,老百姓还是在水深火热之中。因此,孙中山先生领导我们进行的讨袁事业又失败了。你们都是有为的青年,离开中华革命军东北军之后,不论是工作还是念书,都要经常想到我们的国家目下还在存亡关键的严重时期,人人都有奋起救国的重大责任。希望你们刻苦锻炼,努力前进!”。

  既然钟冰是东北军讨袁工作总报告的拟写人之一,在其回忆文章中应该不会出现如此多的错讹,且都是关键性的错误。钟冰所写居正最后的讲话内容,也是其写文章时根据需要而编,居正当时根本不会对北洋军阀有如此深刻的认识。

  资料来源:《申报》等民国初年报刊,宁武、钟冰、丁叔言等的回忆文章

  本期图片由刘愉提供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