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政府失信 善后事遇到阻隔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7-10 08:43:23
分享到:
 复制内容    

  

  《民国日报》相关报道。

  

  于均生。

  6月中旬,张怀芝擅自违反停战令,派兵侵占临朐、安丘两县。此后,居正乃至孙中山多次交涉,终未解决。7月上旬,居正再次致电抗议,也没有得到直接回复。黎元洪致电居正,邀请其前往北京商谈;段祺瑞却授意张怀芝,对东北军可以剿除。

  北洋军侵占两县 屡抗议一直未了

  北洋军违背政府停战令,夺取安丘、临朐,进逼潍县城一事的交涉,一直未了。7月10日,东北军总司令居正给最高层连发两电,要求尽快解决问题。

  一封电报发给孙中山及黄兴、唐绍仪。居正报告说,我军此前奉黎元洪大总统令,停止军事行动,但张怀芝派兵袭夺我军领地临朐、安丘、临淄等处,杀掠无数,近来又进逼潍县城,其行为既违政府停兵罢战的命令,又负您诸位维持大局的良苦用心。居正表示:“中央之法令不行,国宪议会,难免危险;袁派爪牙不去,调和妥协,终属空谈。”他建议“以武力保证和平”,以求长治久安,询问此方案是否可行。

  一封电报发给大总统黎元洪。因为此前居正已经给黎元洪发过电报,所以这次电文极为简洁。居正道,前奉大总统命令立即止兵,而张怀芝违命称戈,夺我安丘、临朐、临淄等地,近更进逼潍县,朝夕来扰。前电陈情,未予解决,恳请速令怀芝返还侵地。

  两封电报,均提到临淄。5月13日,薄子明率领的东北军山东第一支队一部攻取临淄,临淄知事携眷潜逃。临朐、安丘被北洋军侵夺期间,临淄也被北洋军占取。尽管东北军山东第一支队已经改称为山东护国军,脱离了东北军的节制,但东北军总司令居正还是从大局着眼,一并进行交涉。

  7月11日,居正接到临朐县保卫团团长谭荣堂的报告,控诉第五师所部侵夺临朐县城后的种种罪行。除了前文述及的程文蔚、聂心印惨遭凌迟,80多家商号、店铺被抢之外,临朐县知事钱汝济7月2日又贴出悬赏告示,捕拿赵松年等17人,并抄没其家产。赵松年的家人纷纷出逃。临朐城关受害的居民,更是不可枚举。谭荣堂指斥,北洋军的暴行“较之强盗,殆有甚焉”。

  随后,居正与赵中玉联名在《民国日报》《顺天时报》刊发披露临朐惨状的公函,述道:“种种惨状,言之寒心,不得不据实报告。恳速设法,以救无辜,实为公便。”赵中玉刚刚在东北军改编中被任命为第一师第二旅旅长,这封公函落款的职务仍为东北军山东第五支队司令。

  7月11日晚些时候,居正致电山东督军张怀芝,强烈谴责其军队在临朐的惨无人道行为,逼问张怀芝是否查办,以便决定东北军是否进兵讨伐。对居正之责,张怀芝没有作答。

  黎元洪电招晋京 段祺瑞背后捣鬼

  7月12日,张怀芝向居正、吴大洲转去黎元洪的“邀约电”:“大局粗定,建设需才,二君深明大局,夙具良谟,尚乞玉驾,北来慰我景仰。”

  两天后,《民国日报》《申报》即刊载日本东方社13日济南电:“黎总统电招山东民军首领居正并吴大洲急速来京,大半为议民军善后之策。”又一天,《申报》以“鲁事有解决希望”为题,披露山东藉参议员张鲁泉等见到黎元洪的谈话内容:居正、吴大洲不日可得调京之命令,其民军可核实编制,受张怀芝指挥。

  大总统要请居正、吴大洲晋京晤谈,并没有报纸报道那样简单。东北军屡次要求北洋军交还安丘、临朐,停止袭扰潍县城,却毫无解决迹象,居正没有对进京没有立即答复;此前,山东护国军与山东督军达成的议和协议也生变数,吴大洲以“军队新成,诸务繁杂”为由,辞谢进京之邀,仅仅派张鲁泉、于均生(潍县人)、丁惟汾、左汝霖等作为驻京政治代表。

  在京的李统球、左汝霖、丁恩涛等发起旅京山东国民协会,商讨山东军事善后。李统球是济宁人,早期同盟会员,后投靠袁世凯,上年4月曾带人到山东查捕革命党人,在坊子被尹锡武发现并驱逐;左汝霖是莱阳人。1912年烟台光复,成立山东军政府,左汝霖任烟台镇守使,与杜佐宸(任山东军政府巡警道)交往密切;丁恩涛是潍县人,履历不详。随后,旅京山东国民协会发出宣言书,大意为:

  现在张怀芝保守省城,此前与革命军小有冲突,几酿大变,祸在眉睫。倘其鹤蚌相持,恐怕让日本人坐收渔人之利,大好河山,将非我有,山东当局与革命军两方面均已洞悉此中险恶,息战言和。若再相煎太急,势必致糜烂地方,破坏大局,将使神明华胄沦为异域,良可哀痛。

  国人呼吁和平,而当局却无诚意。7月14日,居正获悉北洋政府国务院曾致电山东督军张怀芝,其中有居正“迭次反复,立于剿除”之语,气愤异常。据报道,黎元洪得知此电“大骇诧”,交国务总理段祺瑞阅看,段祺瑞心中有鬼,嗫嚅未答,敷衍说一定查明。

  7月21日,居正给中华革命党南洋各埠筹款局委员长邓泽如写信,东北军特派因粮局度支科主管钟冰赴南洋募款,请邓泽如帮助劝募,并告诉邓泽如,如有愿回国效命疆场者,东北军极为欢迎。

  相关链接

  廖仲恺在潍情况 多半属捕风捉影

  7月21日居正致电邓泽如,派钟冰赴南洋筹款。钟冰在其回忆录中曾记写廖仲恺赴潍慰问、蒋介石到潍整军的全过程,特别是对自己陪同廖仲恺视察东北军的情况,记载甚详。廖仲恺、蒋介石到潍大约在7月20日前后,此时钟冰赴南洋,钟冰与廖仲恺、蒋介石在潍可能没见面,也可能短暂见面。

  据钟冰回忆,廖仲恺5月25日抵达青岛,他受派随许崇智前往迎接。事实是,7月下旬廖仲恺、许崇智、蒋介石三人由上海乘船抵青岛,转火车来潍县(详见2016年8月28日B2版)。

  钟冰又记,廖仲恺到潍后,在欢迎东北军大会和慰劳大会上作了讲话。廖仲恺到潍后,可能开慰劳大会,但不会是欢迎东北军大会。因为7月下旬廖仲恺到潍时,东北军入城已经两个月。

  钟冰接着写道:“居正派钟冰、石俊卿带了两班士兵,换了便装,伴同廖仲恺到即墨县和寿光县,慰劳第一独立旅和第二独立旅。他们到即墨县的那天,恰巧海阳县民团反正献城。”东北军从未占领即墨、寿光,海阳也没有反正、宣布独立。

  钟冰写道:“6月7日晨,居正接到东北军驻北京秘密特派员杨怀仁的急电,报告叛国贼袁世凯在昨天死亡。同日下午1点,居正又接到杨怀仁的第二次急电,报告黎元洪继任大总统。”廖仲恺等7月下旬到潍,袁世凯6月6日病亡时,廖仲恺还在上海。

  钟冰写道,廖仲恺与居正、许崇智谈论今后的局势和对策时说:“目下,袁世凯死了,黎元洪是位看印总统,大权都在老段的掌握之中。段是日本的忠实奴才,未来的种种变化,谁也不能逆料,我们必须时时刻刻提高警惕。”“居正说:‘对于未来种种的变化,我和汝为都十分注意,我们希望你随时指示。’许崇智问:‘我们准备派萧汝霖、钟冰向先生报告东北军工作的情况,行吗?’廖说:‘很好,很好。我十分欢迎。’许崇智又说:‘介石喜欢和人争吵的缺点还是如此,到这儿只有九天,已和好几个同事闹过了。’廖仲恺说:‘今天午后,我又劝过他了。’”萧汝霖任东北军总司令部秘书处秘书长,他汇报工作理所当然,钟冰是经理局度支课主管,相当于科长,当无汇报资格。

  从钟冰记述的内容看,钟冰与廖仲恺在潍县并没有见过面,否则其所述与事实不会有如此大的出入。这些内容应当是他事后听同事所说,又加上自己的想象写成。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