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军民冲突 昌乐县局势紧张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7-10 08:43:20
分享到:
 复制内容    

  

  

  《顺天时报》相关报道。

  

  于普源。

  驻昌乐东北军一部派兵下乡维持赋税收缴秩序,因误会与乡民发生冲突。在民团首领及富绅大户的煽惑下,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聚集,一些土匪也乘机加入。一次小冲突,引发数千人多次围攻东北军的大事件,局面变得难以收拾。

  因误会军民冲突 数千人围向县城

  8月中旬,驻昌乐县城的东北军混成旅第一团军费断档,急需资金。团长兼昌乐守备司令俞奋与昌乐县军务知事凌霄决定,拟将全县下忙(即下半年田赋)暂时挪移一部分,充作军饷,维持军队日常开支。

  东北军攻取昌乐县城后,即命原昌乐县知事黄春煦留任。不久,东北军派凌霄任昌乐县军务知事。原驻昌乐的第一本队第三支队,东北军7月初改编时编为东北军混成旅第一团。

  东北军人员素质良莠不齐,少数兵士不守纪律、扰害绅民的事情也有发生。早在东北军入城之初就有苗头,居正曾于6月5日下发《命昌乐军队严禁勒索令》指出:“本军驻扎昌乐军队,俱已发给饷糈,此后不准该队兵佐有勒索供应情事,倘敢故违,一经查悉,定予严办。”俞奋、凌霄担心出问题,便派兵士负责护卫催缴人员。

  8月20日,农历七月廿二,东北军赶往北展村护卫收缴时,造成群众误会,引发军民冲突。

  据《顺天时报》报道,这次事发,系因该县富户早已搜刮一空,近来又重征赋税,不管富户还是贫民,皆难忍受,加上好事者煽动,人民抵抗之心愈加坚决。

  8月24日、25日两天,在王家河、龙泉院、黄家洼等村一带,当地民团又与东北军开战。在民团首领及富绅大户的煽惑下,民团愈聚愈众,多达千人,而东北军下乡催款者仅200多人。民团武器装备差,但人多势众。东北军毫无防备,很快被击败,双方互有死伤。

  此后,北展、乔官以北邻近县城几十个村庄的民团纷纷参加,当地著名土匪贾六也加入其中,加上各地饥民,聚集了数千人。连续几天,民团队伍节节进攻,进至距县城七八里处。

  一次小规模冲突之所以演变成大事件,积蓄在群众中的不满情绪,是一个重要因素。东北军举义之初,高举讨袁大旗,军纪严明,得到广大群众的支持拥护。袁世凯死后,地方上以为,军队在这里已没有存在必要;军饷应由政府拨付,不能再让地方负担。时间一长,地方上因负担不减有怨言;东北军前途未明,一些将士思想产生混乱,加上兵士素质良莠不齐,行为难以约束。而民团首领的煽动、土匪等不良成分的加入,使局面变得难以收拾。

  第三方调解未果 张怀芝束手无策

  俞奋、凌霄侦得大批民团围近,令附近居民将田地里的玉米、高粱、谷子收割尽净,准备作战。同时派兵七八百人,出城驻扎县城南郊的七里沟村附近,部署外围防御。

  旅济昌乐同乡推举老家临朐的钟蓬山,面谒正在济南的居正。钟蓬山表示,他愿以第三方身份前往调停,居正极为认可,当即致电俞奋、凌霄,要求他们接待好钟蓬山。

  9月1日,钟蓬山等从济南乘火车赶往昌乐。钟蓬山到达昌乐县城的第二天,各民团又向东北军展开攻击,激战数小时,双方皆受损失。钟蓬山穿梭于民团与东北军之间,极力调停。无奈双方情绪激烈,钟蓬山唇敝舌焦,不见一点效果。

  事发后,昌乐县公民代表钟廷栋也向山东省议会报告了昌乐情况,请求干预。省议会议长张公制接到报告,立即函告山东督军张怀芝。张怀芝复函省议会,要求他们召开会议进行表决,决定武力镇压还是调停解决,把皮球踢给了省议会。张怀芝同时致函居正,要求驻昌乐军队撤回县城,“静候查办”。

  这边,居正再电俞奋、凌霄,要求他们克制行为,不要使局势失控,同时查办肇事者。然而,各地民团几欲围攻县城,局势已经无法控制,东北军驻七里沟部队不敢轻易放弃外围防线,骤然撤回城内。

  那旁,张公制遵照张怀芝要求,召集各议员开会,进行专题讨论。

  一位姓李的议员主张派军镇压民团。有人反驳说,昌乐乡民横遭摧残,房屋成为废墟,疗疾扶伤都来不及,已无抵抗能力,绝无镇压的必要;“民军之任意杀劫,残酷不仁之行动,其义师之资格久已扫地”,官府如果昧着良心,装聋作哑,并且要去以武力镇压,未免黑白不分。

  接着,议员于普源起立发言:“鄙人对于一般之毁谤民军殊为不然。昌乐事件之真相,吾虽不敢臆断其双方是非,然证之民军素日之举动,决不至此。”他说,以我的老家潍县为例,第五师退出潍城时,将城内殷实各家劫夺一空,残酷行为,不堪言状。民军入城后,秋毫无犯,各业安堵。所以,对东北军昌乐驻军的非议,敢断言并无其事。

  议员国进修接着于普源的话,陈说北洋陆军攻取临朐、安丘时劫掠之举,以及各处革命军的仁义行为。

  讨论结果,以此事件不在省议会职权范围而致函山东督军署,请督军张怀芝自行决定。省议会又将皮球给张怀芝踢了回去。

  省议会密切关注 各报纸竞相炒作

  9月4日,张公制按照省议会讨论的结果,致函张怀芝,陈述昌乐之事纯属军事问题,省议会纯为民意机关,不敢越俎代庖;但公职所关,山东省议会责无旁贷,又不能坐视不问,仅仅提出解决问题的建议。

  张公制建议,东北军领袖居正现在济南,军队编遣行将解决,革命军与政府军双方猜疑已释,张怀芝尽可与居正直接磋商。如果错在东北军,居正当负查究之责;如攻击东北军者确系土匪,张怀芝则有剿抚之权。双方责任明确,解决问题并不太难。“倘再延搁推诿,则养痈成患,谁执其咎?”张公制最后表示,本会同仁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其实,居正这些天一直在处理此事。9月5日,居正下令成立昌乐交涉委员会,专门处理昌乐冲突事件。任命军法局局长贺治寰为昌乐交涉委员长,副官长兼因粮局局长陈中孚为特别交涉员,黄春煦为理事,军法局判事罗孟融、李茂才为判事,军法局书记长刘鸣秋为书记;同时下达《命审办昌乐交涉案令》:“昌乐交涉案提归潍县组织特别法庭审讯办结。”

  通过潍县特别法庭审理,有关当事人肯定受到了军法处置。那么,他们为什么受到处置?结合当时报纸报道分析,可能当事人下乡执行任务时,缺乏克制,擅行动武,威胁恐吓,甚至开了枪,成为冲突的导火索。

  据《申报》报道,昌乐县教会人士王意德出面进行了协调。据说,地方民团提出的条件,其中两项东北军方面答应照办。其一,民团及昌乐各方死伤100多人,东北军出钱抚恤家属;其二,双方交战中损毁房屋400多间,由东北军代为修缮。双方商妥后,冲突遂告平息。

  冲突期间,毗邻冲突地区的安丘县边界各村担心波及,派代表赴安丘县城,请求驻安丘第五师军队派兵弹压。据报道,山东督军张怀芝闻报后,电令安丘驻军不得越境,以免给东北军留下把柄。

  一次小冲突,最终酿成数千民团、群众围攻东北军的大事件。东北军方面处置失措,对外宣传跟不上,不仅在当地失分,外界舆论也造成很大负面影响。以至于《申报》等报纸不见对东北军有利的报道,皆为负面消息,诸如“乡民死伤无算,房舍尽付一炬,黄口孺子亦横遭惨祸”,“焚毁数村”,“难民奔走,纷集如蚁,哭声遍野,惨不忍闻”,甚至出现“将童稚累叠砲口轰为齑粉”、“虏农夫多人剖心以祭”等捕风捉影的污蔑性报道。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