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金石文化催生新工艺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5-08 11:10:51
分享到:
 复制内容    

  潍坊红木嵌银挂屏。(资料图片)

  潍县铜狮子印。(资料图片)

  十笏园非遗展馆展示的潍坊红木嵌银文具。

  潍坊金石文化的兴盛,促进了本地民间文化的长足发展,并促成民间文化创意产品的生发,潍县红木嵌银工艺和铜印章即为金石文化的衍生品。其中的红木嵌银工艺已成为潍坊的一项特色产业和地域名片。潍县铜印章工艺发源于清末,留存至今的铜印章实物虽然年代并不久远,却已成为收藏市场的“热卖”品种。

  工匠首创木器嵌银 题材广泛美观实用

  潍县红木嵌银工艺以硬木为基材,表面经过打磨后巧妙构图,通过细线雕刻,由嵌入的金银丝组成人物、鸟兽、花卉、书法、博古图等各类图案,外表饰以天然漆,加工成各类观赏或实用器具,华贵而古雅、精致而美观、坚固而耐用。自清代诞生以来,从最初的小型工艺品,发展到今天的大如屏风、橱柜、桌椅、床具,小如念珠、镇尺、笔架、手杖、碗筷、印盒等各类器具。

  古时镶嵌工艺材质遍及金、银、铜、象牙、松石、宝石、贝壳等,镶嵌器物有铜礼器、铜镜、带钩、车马器、杯盘勺罐等。清道咸年间,潍县手工艺匠人姚学乾、田镕叡等人为陈介祺制作古物陈设及收藏所用木盒、支架、底座等,他们借鉴镶嵌工艺理念,首创在木器中嵌入金银丝。

  据《潍县志稿》,姚学乾出身银匠,“游陈介祺之门,凡所蓄鼎彝古文及花纹,皆能摹勒。为潍邑嵌银之开山祖”。

  田氏兄弟创新工艺 嵌银产品远销海外

  姚学乾、田镕叡之后,姚氏徒弟、田镕叡之子田智缗将这一工艺不断创新提高,《潍县志稿》载,田智缗“嵌银丝器具极工……姚仿汉扣金银器最精”。

  由于市场销售向好,潍县嵌银业逐步发展壮大。光绪年间,田智缗与其子田循宽在潍县东门里开设“扣雅斋”,其制品之精到,海内驰名。光绪十六年(1890),潍县人田皎叡(字晓山)、田昞叡(字菊畦)兄弟精通嵌银工艺,在济南后宰门街附近设立雅鉴斋,经营嵌银工艺品三十年。

  田氏兄弟增加了翎毛花卉、山川人物等题材。传世所见田晓山的红木嵌银器构图文雅可鉴,以双勾法所作竹枝挺拔,花卉劲韧。田氏将金银丝巧妙结合,他的一件作品中,菊花花瓣、竹叶和小鸟改用金丝作勾线,映衬银色竹枝、山石、花草。

  宣统元年(1909),潍县又有“协兴成”“永兴成”嵌银铺设立。民国元年(1912年),潍县乡贤、清末举人刘金第(字东侯)、刘金符等人开设“桐荫山馆”,并在济南、北京设分馆,对工艺又有所改进,并对品牌的开拓和发展起了较大作用。

  20世纪二三十年代是潍县嵌银业的黄金时期,店铺、作坊发展到20多家,并在北京、丹东、南京、上海、济南等地设立销售点。潍县本地有协兴成、永兴成、桐荫山馆、扣雅斋等9家门市,除文房用品外,开发了手杖、帽架、座屏、书箱、烟具等器物,远销海外。1915年,田昞叡兄弟嵌银作品“西湖十景”参加巴拿马博览会,获“最优奖”。

  上世纪40年代后期,嵌银业渐衰,多数经营者停业。上世纪50年代,十几位老艺人组成“嵌银合作社”,1958年转为潍坊嵌银厂。改革开放后,产品种类和工艺得到发展。如今,潍县红木嵌银漆器已成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

  胥伦始创潍县铜印章 复活子母印流传至今

  清末以后,民间流行铜铸印章。铜印分为字印一体铸成、铜铸印体后刻制印款两类。当时潍县所制铜印章多为青铜质,方形印台,直钮、桥钮或狮钮,径不足半寸,印文多见阳文,为整体铸造,印体虽小而轮廓分明,比例恰当,小巧精致。潍县铜印章系潍县铜艺匠人创制,以铜狮子印最著名。狮子作半卧状,狮背面及侧面鬃毛纹路清晰,口鼻眼耳皆有神韵。

  据考证,潍县铜印章的创始人为胥伦,也是潍县仿古铜的创始人。胥伦为铸铜匠人出身,他通过观察古代铜器、印玺,经过创造构思,仿制出设计精巧,古意盎然的铜器、铜印。据《潍县志稿》《山东历史人物》及李葆恂的《归学盦笔记》记载,胥伦“少游陈介祺之门,尽见所藏三代彝器,遂精铁笔。陈氏有万印楼,秦朱、汉白充韧其中,魏、晋以下概斥去,不与摩挲赏玩。”于是胥伦得以“悟古人铸印之法,先以蜡为模,刻纽篆文,毫发无憾,然后以精铜写之,一铸而就。俟微冶,再以刀石刮磨,使铣泽莹润而印成矣”。

  胥伦在长期摸索中复活了古时工艺复杂的“子母印”。子母印又称套印,是一种由两枚或多枚套合在一起的印章,套合时外观呈现一枚印章的状态,中间小印章取出各有印文,多为兽钮。子母印发源于汉代,盛行于魏晋六朝。史载胥伦“非重值未肯一作,人以是恶其贪。”虽然胥伦“嗜金”,但其手艺为时人叹服。

  胥伦晚年在陈介祺推荐下曾去北京铸印,铸铜印于是传到京津、河北一带。史载胥伦“晚挟技游京师,王懿荣为之延誉,盛昱亦激赏之,一时名士名印,皆出其手”。胥伦得以与翁大年、王石经齐名。

  胥伦曾说:“印不难精工而难古雅,制纽尤难于制印也。”胥伦之后,其子胥伯元承继其业,“子母印”得以流传。潍县解放后,陈介祺家族后代捐赠给政府的收藏品中即有胥伯元所作套印。胥伯元将这项技艺传给外姓之人,民国时,潍县铜印已成俏销品。建国后,潍坊工艺美术研究所将潍县铜印加以保护发展,使其流传至今。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