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日军侵扰百姓艰难度日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3-13 08:47:50
分享到:
 复制内容    

  小图:水沟子据点。大图:乡长楼

  和平安宁的乡村生活被入侵的日寇破坏了,匪患猖獗,村中绑票事件时有发生,村民战战兢兢度日。日本人逼着村民修路,占据流饭桥为据点,并将集市定在河东猪圈村,将抓到的抗日人员在集市上斩首示众。

  绑票随时发生 村民战战兢兢

  那时土地私有,也受法律保护,有多少、买卖、搭换、继承、转让等,地契上都盖有土地所和丈量人的确认图章。户与户之间的地界,往往在两头培植桑树墩子,利用两点一线的几何原理取直。社会动乱、黑帮横行,土地多了往往成为绑匪的猎获目标,有楼者更甚。许多家庭都有自卫武器——木柄手榴弹或者鞋油盒状的“落地轰”炸药,但不到万不得已不使用。炸药放在屋里门口上方的龛窝里,一听绑匪敲门,又喝不退,就迅疾抽出一个能活动的砖头,一下子推出去,落地轰的一声,把贼人伤毙或吓跑。这样可自保一时,不能自保一世。安安稳稳睡大觉,一觉到天明,穷人富人都享受不到。据说哪个村的财主盖了三层楼,压过了盖二层的,招来本村富人嫉恨,引来绑匪勒财撕票,验证了俗语“盖了楼,平了头(丢脑袋)”。绑票组织是一个永远解不开谜的黑暗世界,只能用小说虚构。铤而走险、尔虞我诈、你死我活的路径,想必有着自足日子的人不会问津。笔者奶奶、母亲两代女人遭受过绑票,都是卖了地才赎回来的。记得奶奶曾说:“我还捂着眼,就听一个说,绑住这张家老婆子,家里过两年日子就不犯愁了……”村里制鬃户王某家夜晚进了绑匪,邻居呼喊,绑匪受惊,从墙上跌下伤了腿,对拿着棍棒出来的王某哀告说:“一家人指着我吃饭,放了我吧……”抓贼容易放贼难,主人恐怕惹着马蜂窝,给他养伤几天,打发几个钱放走了。

  日伪狼狈为奸 强修据点公路

  1938年年底,占领潍县的鬼子为了强化对抗日力量的防范和剿灭,就在流饭桥、一孔桥据点之间,经过十几个村庄,强行修了一条公路。

  孙家公路段在村西万家埠西麓,设计12米宽,高出地面大半米,中间略呈饱鼓状,有水即泻。沟里种上刺槐和棉槐,斜坡植草,任其生长,以图保护。路面用石灰、砂子、黄土夯实,且笔直无弯。占经孙家土地2里许。日本人强迫村民修路,虽然不长,但在工具极为原始的条件下,又加上期限短促,只得靠“人海战术”。村里的青壮年都被赶出来,掘地抛土,扬锤夯基,培墩(土墩)瞅直……乡里随时来人督工,传达日本人旨意。公路大体面目出来以后,县城里还下来了腰间别着匣子枪的日本技术员,支起三角架置放仪器,测量曲直,稍有出入就呜哩哇啦地命令返工。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二鬼子”蹀躞着跑来跑去,甘愿效劳。村民们敢怒不敢言,忍声吞气干着。路面成形后,两旁又埋电线杆,据说是从张店、淄川一带拉来的松木,下端好像用火烧过。笔者好奇去看过,听大人说,这样不易腐烂。

  这条公路缘于军事目的,必然会遭到抗击力量的破坏。日伪汉奸沆瀣一气,绞尽脑汁护路,让各村自行负责路段安全,出了问题杀罚勿论。马家村至西营村路段,一个看护人被杀,路上还掘出了地雷,吓得车马行人好久不敢上路。路是靠长期行走压实的,不走了就经不住雨打水冲,这叫鬼子芒刺在背,伤透脑筋。在日本宣布投降后的1946年春,村民们兴高采烈地拿着锨、镢、二齿子去铲平了公路,退路还田。笔者爷爷铰回一段十几米长的电线,晾晒衣裳用了很多年。

  叛徒领头抓人 孙家集市夭折

  流饭桥据点被“考团”化装奇袭后,鬼子恼羞成怒,把据点周围的民房强行拆掉,把集市赶到河东猪圈村(今河东村)。他们抓到抗日人员或者家属,常到集市上示众,或斩首辱尸,对周围民众刺激很大。包括几位孙家村完小老师在内的乡村头面人物,就密商在孙家村立集。

  立集的最早提议人是高小国文老师于子和,他是济南乡师毕业,曾参加过地下党活动,受挫后回乡,专志教书。他说:在孙家立集,躲出日本人好几里,眼不见心不烦,还可方便师生、带动周围经济,也算造福乡民。他的提议立马得到了兼职乡长的王志超和陈纪堂的赞同。他俩被村民视为定“乡”神针,话有分量,广有人脉。支持者还有教师于恩庆、孙甲恩、丁金书,以及富户于其俊、郎中于益川等。

  就是这么一些有来历、有背景的乡贤,1942年初秋聚议,要把愿景付诸行为。乡村立集不需要增添设施,无需资金投入,来的人多了,挎满篮子来卖、挎空筐子来买就是集。计划先立杂货市、再设粮食市、后增牲口市,以至成会。乡贤们亲自上门动员临街有空地的住户拆墙当市场。于其俊写了场地划分名称,如“蔬菜市”、“草编市”、“禽蛋市”等。陈纪堂字好,专门写了张贴到附近各村的告示。学校让学生回家告诉家长:农历逢一排六赶孙家集喽!

  来孙家村赶集的人越来越多,大有把猪圈集压过去的势头,惹怒了流饭桥据点的日伪汉奸,“煽动立集,皇军购买大大的不便”。鬼子就是这么横行霸道。东乡纪家庄子村人汉奸王育才领着几个人冲进学校,抓走了曾是他乡师同学的于子河,捆在孙家村南松树林子里拷问,是不是共产党幕后指使立集对抗皇军。幸亏王志超认识时驻前吕村的某杂牌游击队的一个头目,叫来几个人放枪射击,吓跑了汉奸们,于子和才得救。但建立半年多的孙家集夭折了。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