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日本商人涌入内地淘金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2-27 09:48:54
分享到:
 复制内容    

  日军坊子野战邮便局。

  日军铁道联队负责区段表。

  1914年,洪灾与兵祸相连。进入冬季,潍县、昌邑、高密、寿光等遭受洪涝灾害地区,数万难民困苦流离。山东省水灾救济会筹集部分善款,赶制棉衣万件,于1915年1月运送灾区。侵驻青岛和胶济铁路的日军霸着不走,日本商人、艺妓随之涌入。

  日军分驻沿线 企图永久霸占

  日军侵占青岛和胶济铁路之后,即执行日本政府长期侵驻并进一步扩张的阴谋,排阵布局。

  青岛及胶济铁路由日本青岛守备军实行军管。首任青岛守备军司令官为入侵山东的日军总指挥官——独立第十八师团长、陆军中将神尾光臣。

  胶济铁路,由青岛守备军临时铁道联队管理运营。铁道联队本部驻青岛,辖3个大队(共计9个中队)。其中第一大队第三中队管理二十里堡至普通间各站,第二大队第四中队管理坊子至蔡家庄间各站),第二大队第五中队管理高密至蓝村间各站。

  铁道守备,由攻占青岛及胶济铁路的日军独立第十八师团负责。其中,第三大队负责普通站至潍县站间路段,大队长田边桂太郎;第四大队负责二十里堡站至蝦蟆屯站间路段,大队长盐谷义太郎;第五大队负责南流站至高密站间路段,大队长押川公实。每个大队约550人,分4个中队,每个车站驻10人左右;车站与车站之间铁道沿线设置流动哨,每天巡逻2次。

  铁路线附近中方警备,北洋陆军第五师在各主要车站外围派兵10人左右。据日方情报,1915年1月中国军队的分布是,“蝦蟆屯8人,南流7人,黄旗堡10人,岞山10人,太保庄9人,丈岭9人,塔耳堡9人,蔡家庄9人,高密12人,姚戈庄8人,芝兰庄12人”。“年龄在20至30岁之间,体格强壮,相当于下士,大部分识字。使用旧式俄制枪,每人配备子弹20至50发”。

  两军兵士各守一方,以致出现了这样的怪象:“日军现在仍驻胶济铁路车站界内,四围出入路口,日兵荷枪站守之处,界外必有一中国警士与之遥遥相对。”

  在胶济沿线,日军设立了15个野战邮便局(即邮政局),高密为第四野战邮便局,局长1人,职员2人;坊子为第五野战邮便局,局长1人,职员3人;潍县为第六野战邮便局,局长1人,职员2人。15个野战邮便局,隶属于青岛守备军邮政部。

  青岛至济南通信,由青岛守备军电信队负责。青岛至潍县为双线路通信,潍县至济南为单线。除青岛总部外,全线设6处电信分队,其中潍县分队6人,坊子分队9人,高密分队9人。另外,青岛经高密至龙口,设有临时通信线。

  日军在青岛设立青岛守备军病院,济南、坊子、莱州各设一处患者疗养所。

  日人纷至沓来 亟需增设旅馆

  1915年1月7日,鉴于日德战事已经结束,民国大总统袁世凯令外交部向日、英两国驻华公使发出照会,声明取消此前划定的山东特别行军区域(以下简称行军区),要求日本与英国政府撤走其占领青岛及胶济铁路的军队。

  三天后,日方作出答复,拒绝取消行军区,坚持不撤军。与此同时,由日本控制、在北京出版的《顺天时报》刊发社论,宣称行军区“在欧战未结束前不可撤销”。

  不久,驻青岛英军撤走。1月16日,中方再次声明,行军区业已取消,日军应行撤离,并拟与日方商议撤军程序。

  袁世凯与他的幕僚们没有想到,日本政府正要伸出黑手,按计划实施其永久霸取既占地盘以及更大利益的图谋。

  1月18日下午3时,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面见袁世凯。日置益避而不谈取消行军区和撤军问题,却掏出一份谋取在华利益的“二十一条”。袁世凯阅后愕然,当即答复日置益:“请向外交部递交,容详细考虑,再由外交部答复。”

  当晚,袁世凯召集外交总长孙宝琦等密议,一直讨论到天明。

  至此,要求日军撤退议题抛之云霄,北洋政府转而集中精力应对日本大张的狮子口——“二十一条”。

  在胶济沿线,随着日军的侵驻,形形色色的日本人开始涌入,有军政官员,有记者、作家、旅游者,更多的是想来淘金的商人,其中还有假冒各种身份的间谍。

  1月19日,日本陆军次官、中将大岛健一,参谋本部第二部长田雅太郎,陆军省军事课长铃木庄六等,从青岛出发,沿胶济铁路巡视,先后在高密、坊子、潍县、青州停车驻留,后由济南转往北京。

  1月中旬,日军第四大队长盐谷义太郎向青岛守备军司令部拟写报告,称通过铁道来往坊子的日本官民日渐增多,亟需在坊子开设旅馆。已经号定坊子车站附近的民房,作为旅馆用房舍,不日可进行整理,筹备开张营业。

  日军第四大队本部驻坊子。该大队守备区域,除了坊子车站和铁路线外,还包括坊子煤矿。德国人留下的房舍已不够用,一些士兵也需征用居民房屋。

  对于当地社情,盐谷义太郎称,“支那官民目前安堵,各就其业”。在盐谷义太郎看来,尽管中国人对日本军队抱有恶感,但“表面附和,内心稍恐”。

  日商擅租民房 中方设法限制

  盐谷义太郎的观察,反映了一些普通民众的状况。面对荷枪实弹的日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只能将愤恨埋在心里。而中国军方,一方面奉命维持现状,一方面支持地方官府,对于进入内地经商的日本人开始限制。

  按照有关公约,日本人只能在其占据区内居住、经商。除青岛外,胶济沿线地区日本人的“势力范围”,仅仅在日军占据的铁路沿线及各车站附近。

  铁路线两侧多大范围属日军占据区,没有查到确切资料。1914年10月下旬,田边桂太郎曾提出要求,划定铁路线外200米作为日军军用区域,遭到中方拒绝。由此推断,日军占据区应在铁路线两侧数百米米范围。

  各车站日军占据区的范围,也不会太大。潍县、高密、青州、昌乐等较大的车站,均在县城外数里,以潍县车站为例,车站北侧日军占据区,大约在如今潍坊火车站广场及其以北至健康街的范围。

  日本商人往往越出日军占据区,进入城里及城关,租用民房居住,并开店设铺。发现苗头后,潍县知县张汝钧与北洋陆军第五师参谋长张培勋商议,采取限制措施。

  1月中旬,张汝钧召集城厢各区、乡长开会部署,限令租给日本人的户主退租,否则将对户主进行处罚。

  据日方资料记载,在潍县东关下河街北头路西一居民家,在此租住的日本人小林亭,屡被户主要求退租。

  家住潍县城里的刘永康,将院内的一间房屋租给日本人熊谷。张培勋派员侦查,怀疑刘永康为日本人的密探,遂派兵进行检查。之后,将刘永康夫妇赶出县城,熊谷也只好到城外居住。

  日本药商永岩铁藏租用潍县南关居民刘芳声的一栋房屋,准备开药店。1月24日,潍县警察所长刘曾撰派警员将刘芳声传去,限期5天解除永岩铁藏的租约;5天内退租,刘芳声不受处罚,逾期则罚。

  1月25日,田边桂太郎派人向刘曾撰交涉,刘曾撰坚持不让步;田边桂太郎再向潍县知事张汝钧“抗议”,张汝钧照样给挡了回去。

  日本驻济南领事林久治郎行至潍县,田边桂太郎又让林久治郎进行交涉。据日方称,张汝钧承诺以后不再对日本人采取“压迫行动”,但他们担心“支那官宪望难言行一致”,将来如何,“尚存悬念”。

  中方有限度的限制措施,使日本人的内侵行为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