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省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日兵酒醉之后频频闹事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2-27 09:48:50
分享到:
 复制内容    

  侵驻昌乐车站的日军。

  日军《粮秣分配表》。

  日军的畸形文化,加之远离故乡,多居乡野,生活不习惯,居住条件差,守备任务重,心理压力大,种种因素导致兵士借酒消愁,嫖妓解压。一些日本兵酗酒后,殴打乡民,甚至闯入民宅,滋生事端;有的兵士一语不和,动起手来,刺伤同伴。

  酒后路遇村民 一阵拳打脚踢

  慑于中方的“敌对”情绪,驻坊子的日军第四大队长盐谷义太郎一再要求属下,“注意谦让,疏通关系”。

  胶济沿线日军尽管武器精良,戒备森严,但每个车站驻军不过10人左右;外出巡逻时三五人一组。旷野之中,一旦中国人团结起来进行反抗,对零星外出的日本兵实施偷袭,成功的可能性还是较大的。为此,盐谷义太郎下达命令,严格约束部队,要求下士以下士兵,禁止出入附近村庄,以防不测。

  此外,日军战线绵长,日本兵身处异国,思乡愁绪与心理压力难以排解,不少士兵借酒消愁,由此引发事故。

  据日方资料记载,日军日常供应食品多达数十个品种。其中包括精米、糙米、精麦、大麦、燕麦等主粮,煎饼、干面包等成品主食,牛肉、蟹酱、鱼等各类罐头,干肠、干鱼、干虾、梅干等干制品以及腌制鱼、冻豆腐等,牛蒡、生马苓等蔬菜,酱油、生姜、葱等调味品,还有砂糖、炼乳、茶叶、烟草、酒等等。

  这些食品一部分由日本海运而来,一部分购自当地,其中酒是必需供应品。曾经有一个阶段,驻胶济沿线日兵发现领来的酒桶中,盛酒的量少了许多,意见一直反映到青岛守备军经理部。

  满脸通红,一身酒气,嘴里呜哩哇啦的醉鬼子,铁路沿线百姓时常遇上。一般情况下,老百姓见了鬼子都躲着走;实在躲不开,就让开路先让鬼子走过。碰到喝了酒的日本兵,当地居民更是唯恐避之不及。

  1月27日,第五大队第四中队一等兵岩永菊太郎喝得酩酊大醉,闯入附近村庄老百姓家中。等酒醒得差不多了,才歪歪拉拉回到队部。有村民捡到一顶日军军帽,经过打听,推测是那名光头的醉鬼子所丢。善良的中国百姓将帽子交给庄长,最后由中方巡警送到日军第五大队第四中队驻地丈岭车站。

  更有一些日本兵喝酒之后,借酒闹事,肆意伤害附近居民。

  1月4日,芝兰庄车站的日军第五大队第一中队3名士兵,中午聚在一起喝酒。喝了一阵子不过瘾,又结伙到芝兰庄村的一家酒铺买酒。归来途中,3个日本兵遇到行路的村民,便过去惹事。有一村民来不及躲避,被他们围住一阵拳打脚踢,之后日本兵扬长而去。无辜被打的村民无处伸冤,只好忍辱负痛而回。

  酩酊闯入民宅 引发双方冲突

  2月16日,大年初三。这天吃晚饭时,日军第三大队驻尧沟车站的8名士兵,又在一起喝了不少酒。

  受中国文化的影响,日本明治维新以前也过旧历新年。1868年开始的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废除农历,改用公历,就不再单独过旧历新年,而是将旧历新年的活动合并到公历元旦,一起庆祝新年。这些日本兵本来平时就经常喝酒,正值春节,他们也受中国春节气氛的感染,大喝特喝起来。

  酒饭之后,其中3个日本兵觉得还不过瘾,便来到两名日本建筑工人的住处,要他们再去买酒喝。

  两个日本工人到尧沟村中买来酒,5人一直喝到晚上7时30分许。之后,一个日本兵酩酊归队,另外2个醉倒在尧沟村一户没有院门的人家院子里。

  这家主人听到动静,出门查看。借着屋里的亮光,凑近才发现是两个东洋鬼子。户主人吓了一大跳,连忙叫来邻居,一起想办法把鬼子送走。酒醉后的两个日本兵见有人来,耍起酒疯,追着人打。混乱之中,双方互有所伤。

  听到这边闹事,更多乡亲赶来。见此状况,两个日本兵酒醒了一大半,一个趁夜色逃走,另一个被村民围住,没有脱逃。

  逃走的日本兵跑回车站,报告了分队长。分队长上报小队长。小队长一面报告中队长,一面调兵前往,带回受伤的日兵,并要求庄长组织检举、捉拿“肇事者”,限定最迟第二天上午7时来报。

  第二天,昌乐县知事黄鋆来到尧沟村调查。日军驻尧沟车站中队长带兵赶来,要求黄鋆搜捕打伤日本兵的“肇事”村民。

  黄鋆将了解到的情况逐级上报,2月20日,山东巡按使蔡儒楷派济南商埠警察署长兼胶济铁路警察总稽查宫毅赶到昌乐,调查尧沟事件。同日,日军第三大队长田边桂太郎也从潍县赶往尧沟车站,处理此事。

  在日军的压力下,事件最终以黄鋆与尧沟村全体男性村民向日军守备队长谢罪,屈辱了结。

  真正的肇事者——两个醉酒的日本兵,一个叫小川留吉,一个叫松田福寿郎,都是1912年入伍,均为上等兵。

  据日方记载,小川留吉左上唇伤裂,缝合三针;左前额部缝合四针,前额部肿胀,颅顶部缝合4针。松田福寿郎颅顶部缝合3针,头后部缝合3针,脚部有挫伤。

  村民受伤情况及受伤人数不明。

  斗殴刺伤同伴 嫖妓染上性病

  从日方公开的史料分析,当时日军对士兵的教育多偏重于军事技术,极少关注并疏解心理问题。驻扎胶济铁路各部队的报告中,均有“教育”一项,但其教育的内容,皆为军事专项技术。

  譬如,本部驻高密的日军第五大队2月底报告,其教育内容为机关枪及通信等特种业务演习,每月进行为期一周的培训。“2月7日,机关枪手到高密集合,进行培训;2月17日,通信兵培训开始;1913年入伍士兵的担架术教育,目下正在拟定计划,近日开始实施”。

  日本军人的精神支柱和思想渊源,主要是所谓的“武士道”。扭曲的思想结下扭曲的怪胎,日本军人看似彬彬有礼、严肃守纪,实质则自狂、嗜杀、残暴、愚忠。表面的高傲与强大,驱除不了内心的自卑与虚弱。带有先天缺陷的文化因素,是导致日军问题频现的主因。

  这些来到异国他乡的士兵,入伍3到5年,都是20岁出头的青年。除了前面提到的思乡愁绪之外,生活不习惯,压力大,也成为导致其出现问题的诱因。譬如,在日军胶济铁路各部队的报告中,普遍提到气候不适应、宿营及卫生条件差、勤务比较繁剧等问题。

  德国侵占青岛和胶济铁路时期,铁道守备由中国军队负责,所有车站不敷设兵营,中国军队均在原兵营集中驻扎,各站中国守备兵士按时上岗。而日军侵占之后,在胶济铁路各车站守备的日兵无房可住,便一方面临时借用附近民房,一方面大兴土木,建筑营房。

  靠近城区的潍县、高密、青州等车站,附近民房稍微好些,像岞山、黄旗堡、姚哥庄、尧沟等处在乡野的车站,附近村庄民房条件可想而知。到2月初,铁道沿线日军兵营才陆续完工。2月6日,潍县日军兵营投入使用。在此之前,各处日军普遍反映“房屋狭小”、“设备不齐”。

  日军酗酒闹事,除了伤及当地无辜百姓,日军内部问题也时常发生。

  1月16日下午2时许,在黄旗堡车站执勤的第五大队第二中队士兵京屋祐八、山口寅吉,因故动起手来,京屋祐八将山口寅吉刺伤。3月初,第四大队一士兵盗窃内部物品,被押送青岛。

  随着日军的进驻,日本妓女也随之而来。日军第五大队1月下旬报告,一士兵查出患上了花柳病。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