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省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沿线零星抵抗不断发生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2-27 09:48:47
分享到:
 复制内容    

  通往坊子煤矿的铁道支线。

  日本资料有关记载。

  走了长毛德国鬼子,又来了矮矬的东洋兵。胶济铁路沿线虽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抵抗行动,但自发的、零星的个体抵抗行为,时有发生。在日方记载中,统统称之为“盗窃”、“破坏”。在所谓“盗窃”与“破坏”的背后,却是中国百姓胸中难抑的愤怒之火。

  拆去铁轨部件 搞得日军无奈

  官方限制日本人进入内地居住、经商,以合法的方式进行有限度的维权。铁路沿线群众则以个体、零星的方式,扰乱日军的铁道守备。

  据日方资料记载,1月24日(农历腊月初十),青州车站附近,铁路上固定铁轨的螺丝帽丢失数个;1月下旬,益都县谭家坊子车站、尧沟车站附近,接连发生数起铁路道轨螺丝帽及其它部件丢失事件。

  益都县境内铁轨部件频频丢失,负责这段铁路守备的日军第三大队长第一中队长着了急,他致函益都县知事华蔺,一方面提出所谓“抗议”,责难地方保护不力,一方面要求华蔺进行排查,尽快缉拿“罪犯”。

  谭家坊子即谭家坊,也就是今青州市谭坊镇驻地;尧沟今属昌乐县,历史上属益都县管辖,两地均在益都知事华蔺治下。

  接到日军中队长的信函,华蔺尽管心中抵触,但还是例行公事,安排署员及警员下乡进村,集合乡长、庄长讲明此事,并广贴告示,号召村民检举。

  对于铁轨部件丢失之类“案件”,想要查拿当事人,无疑是大海捞针。日军毫无办法,就逼迫当地官府,华蔺对此自然清楚。日军中队长数天后再次催问,他只是以官样文章进行应付。

  华蔺在给日军中队长的复函中写道:“续奉来函,敬悉种种,敝境尧沟、谭家坊子两处车站,被窃铁板螺杆,前准函知,立即派差,严行查缉,并出示晓谕沿路各庄庄长人等,一面认真查拿,一面函会该处铁路巡官,派警侦缉。”

  工作已经做了,但是毫无线索,查不到可疑之人。说明情况后,华蔺又故作姿态:“敝县有保护地面之责,铁路为便利交通要政,遇有匪人损害,关系匪轻,自应严加拿办,以儆效尤。”

  对于以拆卸铁轨螺丝帽等部件为手段进行反抗的群众,华蔺一概称之为“匪”。他告诉日军中队长,“铁路一带,过往便易”,但若无目击人检举,难以查捕缉拿。继而强调,“此物系何处匪人所窃”,“亟须详细查访,以期人赃并获”,才能从严惩办。

  “再选派勇役协同巡警分头严密访缉,一俟拿获正贼,到案究办”——最后,华蔺如此表态,也是敷衍之辞。其实,华蔺并不会真正再派员查缉。一方面,他不想去查;另一方面,他心里明白,即使耗费再多功夫也难找到线索。

  堆放石块阻路 割断通讯电线

  沿胶济铁路架设的电线,担负日军青岛至济南的电话、电报通讯。铁道沿线群众趁夜出击,割断电线,致使日军电话、电报不时中断。一段时间,日军通讯线路“警报”频发,守备日军加大了夜间巡查力度。

  2月21日,益都县两名村民趁着夜色,将青州车站至杨家庄车站间的日军通讯电线割断,不幸被捕。

  但是,日军有限的警备兵力,不可能全时段守护野外绵延的通讯线,沿线村民的突然袭击,让日军防不胜防。

  3月29日下午1时许,有村民将朱刘店车站以西一段电线切断,昌乐车站至潍县车站间电话中断。

  通往沿线煤矿的通讯线,也时常被截断。2月初,日军第四大队本部至坊子炭矿第三中队联络电话线被割走30多米。第四大队长盐谷义太郎上呈报告:“犯人正在搜索中。”

  胶济铁路两旁树木、日军侵占区的边界标志石、铁路沿线修筑材料……对于被日军占领区域内的一切,愤怒的群众一有机会便进行“破坏”。

  2月上旬,益都县杨家庄车站巡逻日兵发现,附近铁道旁树木被砍。事发不久,在日军的压力下,益都县知事华蔺派员将侯春浦、孙继让两名村民查获,“依照法四等有期徒刑处枷”。

  2月21日夜,日军发现青州车站至杨家庄车站间,铁道两侧树木部分被伐。日军向华蔺交涉,华蔺答应一面派人进行搜捕,一面广发告示,严禁村民采伐。事过没几天,不仅伐树者没有抓到,反而又有树木被伐,有的连根拔出。据日方统计,直径约10-15厘米的35棵,约15-20厘米的21棵,约20厘米以上的10棵,连根掘出的7棵。

  3月10日,坊子、蝦蟆屯车站间日军侦查报告,铁道号码为164/8的标志石被拔出。巡逻日兵找到了被扔在一边的标志石,却抓不到“肇事者”。

  3月10日,潍河大桥西侧约500米处,工兵修理桥梁所需、用于加固堤防的土囊,被搬走30多个。

  3月18日,青州车站以西约4000米处,铁道两旁的5块标志石,被拔掉抛置一侧。

  3月27日上午7时许,在二十里堡车站附近,巡逻日兵发现铁道一侧树木被砍,砍伐者“逃匿”。

  3月30日,东大村西南方铁桥土基周围积石崩溃,修筑所用土囊被搬走10多个。

  深冬天寒地冻 沿线事故不断

  为了破坏日军列车运行,铁路沿线群众采取了简便宜行的方式:向铁轨中间放置石块。据日方不完全统计,仅3月上半月,在普通车站至潍县车站之间,守备铁道的日军就发现此类“事件”数起。

  3月2日下午1时20分,日军哨兵在青州车站西约2000米的铁路线上,发现石头5块;当晚10时许,青州车站西约600米的铁轨上,出现1个帽子大的石块。

  3月10日上午9时30分许,从潍县车站发出的一列货车西行,快要到大圩河车站时,列车将铁轨上一石块轧飞,“异常惊险”。

  3月15日上午10时10分许,朱刘店车站西2200米处,铁轨上发现2块大石。

  一些勇敢的村民则直接抛扔石块,袭击行驶中的列车。日方记载,3月7日下午2时30分许,西行列车行至朱刘店车站以西约1400米附近,有中国青年向列车投掷石块,后向附近村庄“逃走”。日军将昌乐知事黄鋆叫来,要求其迅即搜捕“犯人”。

  隆冬时节,风雪交加,天寒地冻,也给守备铁道的日军带来困难。

  据第四大队长盐谷义太郎报告,1月12日和13日,连续两天暴风雪,守备区域内部分电线切断。二十里堡与坊子车站间,坊子与蝦蟆屯车站间,多处通讯电线刮断,一时电信不通。经过抢修,从14日开始恢复,至15日完全恢复通信。

  据日军第五大队报告,蔡家庄至太保庄车站之间的通讯电线,这两天断线数次。通信班维修时发现,断线原因多为大风所致。

  这场暴风雪后,当地最低气温降至零下十五六度。1月14日,蔡家庄车站守备日军报告,车站西北方向约100多米处,控制铁路道岔的转辙机出现折损,原因是由于天气寒冷,铁质变脆。

  1月28日,一列车出现机械故障,在蝦蟆屯车站附近失去控制,发生交通事故。蝦蟆屯车站守备日军报告,事故系由极寒天气造成,“车辆损害不小”。事故中,受害最大的是乘客或当地居民。日军报告中仅以“人畜死伤不少”来表述,是列车上所载乘客及牲畜死伤,还是列车撞死撞伤横过铁路、赶着牲畜的群众,难以知晓。

  天气极冷,日军的部分生活设施尚未完善。第五大队1月下旬曾经报告,“风吕桶完成,床板等材料由所属经理部支给,目下输送中”。风吕桶即洗浴用大铁桶,底下可以烧火加温。日军洗浴的风吕桶有了,但睡觉的床板还没运到。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