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日军守备部队首次换防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2-27 09:48:43
分享到:
 复制内容    

  到达坊子车站准备接防的日军。

  新到防日军统计资料(局部)。

  北洋政府对“二十一条”的交涉陷入困境之时,日军侵驻青岛和胶济铁路部队开始了首次大换防。潍县、昌乐、坊子、高密……日本兵走了一拨,又来了一拨。在铁路沿线百姓眼中,这些东洋鬼子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地方官却要与这些“新面孔”重打交道。

  赶往潍县途中 机车出现故障

  1915年3月中旬末,潍县、青州、高密等大站,贴出了这样一份告示:“胶济铁路火车自本月二十二日起(即旧历初七),停售客票二日。”

  火车客票停售的原因,是日军铁道守备部队要进行换防:“当此新旧部队交替之际,往来调换需用车辆极为繁多,故将客票暂行停售,过期仍照常开车运客。”

  新到防的部队,为日本陆军步兵第八旅团。3月19日、20日,第八旅团第一批换防部队陆续抵达青岛港。21日开始运往内地,22日、23日达到运兵高潮。

  日军第八旅团包括第十、第四十两个联队,骑兵、炮兵、工兵等数个中队。第十联队辖第一到第四4个大队,第四十联队辖第五至第八4个大队。第一批抵达的,是除第四十联队外的其他部队。

  3月22日,第八旅团司令部及骑兵中队、工兵中队到达坊子。从此,坊子成为胶济铁路全线日军守备的指挥中枢。

  第八旅团长为宇宿行辅,时年53岁,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校毕业,曾任日本陆军第十旅团副官、第五师团参谋、参谋本部第四部员、参谋本部本部员兼海军军令部第二局员、第二师团参谋、第三十联队长、第十八师团参谋长、第十四联队长。1910年,48岁的宇宿行辅晋升少将,任第十三旅团长,直到奉命率队开赴山东,改任第八旅团长。

  在此前后,第一批接防胶济铁路各车站的日军,陆续到达指定地点。

  步兵第十联队本部驻青岛,其中第二大队负责青岛经高密、莱州达龙口的通讯线路守备,第三大队负责青岛至岞山间铁道守备。

  3月30日、31日,日军第八旅团第二批换防部队抵达青岛。

  4月1日凌晨,负责守备潍县至淄河间铁道的第四十联队第二大队从青岛出发,途经岞山车站,机车发生故障,直到下午3时多才到达潍县,又陆续西行抵达各站。稍后,原负责潍县一带守备的日军徒步开向坊子,由坊子乘车集中青岛。

  此时北洋陆军第五师也在调运给养。据日方记载,当晚7时,一辆济南东开的列车抵达潍县车站,9名便衣中国军人押停两节车厢,卸下大米240包、靴1500余双。

  4月2日,第四十联队本部及负责二十里堡至黄旗堡间铁道守备的第四十联队第三大队抵达坊子,分赴各站。

  日军新官到任 迎来送往不断

  日军守备部队换防,新官到任,北洋陆军第五师师长张树元尽“地主之谊”,派参谋长张培勋前往“问候”。

  此时,36岁的张树元还没有完全从丧父的悲痛中走出来。1914年12月,父亲去世,张树元于12月25日赶往老家无棣县奔丧,1915年2月2日大年除夕返回潍县。

  这个春节,他没有在老家度过——也许因军务紧要,也许是怕节日期间在家中更加难抑悲痛。但在潍县,卧榻之侧倭寇骄横,中年丧父情悲心痛。两个月来,张树元一直情绪难复。

  4月2日午后3时,张培勋带卫兵出城。大约一刻钟,到达潍县车站北侧日军军营,拜会第四十联队第二大队长高田大佐。  同日,青州知事华蔺、满洲城副都统吴延年,拜访驻青州车站的第二大队第五中队长。

  第二天下午,高田率其副官掘井及翻译进城,到第五师司令部“拜访”张树元,进行“答谢”,交谈了半个多小时。

  4月4日下午,潍县知事张汝钧、驻潍交涉员苏德馨及铁路巡警官员前往日军军营,“拜访”高田。两天后,高田一行又赴潍县公署回访张汝钧,到旅店回访苏德馨。

  4月7日下午1时许,张汝钧、苏德馨等乘列车又赶往坊子,“拜访”田边桂太郎与冈田重久。

  冈田重久时年44岁,陆军大佐。他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毕业,已经是第二次来中国。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冈田重久作为情报参谋随军出征中国辽东,回国后,任静冈联队区司令官,到潍县的前一年,上任第四十联队长。

  田边桂太郎与冈田重久交接之后,尚未回国。张汝钧此行,一是向田边桂太郎“道别”,二是与刚到的冈田重久见面。

  当晚,张汝钧与苏德馨参加了两名日军官备设的晚宴。直到第二天下午1时,才乘车返回潍县城。

  这些日子,张树元、张汝钧等军政官员迎来送往不断。尽管民族大义为先,但顾及两国外交及地方需要,面子文章总还要做。

  4月9日上午8时,青岛守备军参谋香推少佐一行抵潍。香推此行,是奉青岛守备军司令官神尾光臣之命,视察胶济铁路警备、勤务及经营状况。中午,张树元、张汝钧设宴招待。下午2点,他们乘车继续西行。

  这天,冈田重久从坊子出发,一路西行,巡察潍县、昌乐、青州车站守备,并没有惊动地方官。

  新兵刚刚上岗 问题麻烦堆积

  4月1日,第八旅团长宇宿行辅接防不久,就将胶济铁路沿线邮便局变更了名称,原先各邮便局的数字代号,均以地名替换。今潍坊地域内的第四野战邮便局改为高密野战邮便局,第五野战邮便局改为坊子野战邮便局,第六野战邮便局改为潍县野战邮便局。

  不久,宇宿行辅下令,在原先电信分队的基础上,设立通信所,增办民用电报业务,以满足铁路沿线日本商人的通讯需要。

  4月21日下午1时许,潍县通信所4名新增人员到潍,高田已经安排在潍县车站腾出一间房,作为办公地点;租用车站北侧民房居住。当晚11时电信开通,第二天上午8时开始接受一般公众电报业务。与此同时,坊子、高密等通信所也设立并面向大众营业。

  新官上任,宇宿行辅面临的问题还有一大堆。有些问题,已经预想到;有些问题,来华之前根本没有料到。各地守备将官反映问题的报告,纷至沓来。

  各处普遍反映,“空气干燥,气温日差大,感冒、咽喉炎多发;受尘埃刺激,轻度结膜炎续出。希望防尘眼镜尽快运到……”

  昌乐方面反映,兵营发现蝎害,3名士兵被蝎子蛰伤;小丹河分遣所与当地人共用一口井,“井水不洁,外观浑浊,带盐味,且水中有小虫浮游,只能简单过滤使用”。他们提出,“卫生设施需要增加”。

  潍县方面反映的问题更多:“勤务繁剧,兵室狭隘,起居动作稍欠严正”;“训练上最为不便,行动地域受限,缺乏练兵场所。特别是步兵射击训练,因场所狭窄,难以实施”;“洗浴所、射击场、缝靴所等均需建设”;“因储粮条件不具备,临时存放室内的粮食发生霉变,需改善储存条件”。

  坊子方面反映:“暂利用煤矿的房舍作军营,设备不完全,气候骤变,夜间勤务繁忙,普遍发生感冒”;“马粮中,大麦、燕麦、粟秆品质不良”;“场地缺乏,设备逊色,炮兵演习与马场只好交替使用,影响训练”;“花柳病新增患者1名,系从乌取市出发前由卖娼妇感染”。

  如前所述,各地关于铁轨部件缺失、道轨间发现石块、树木被伐、电线被割等报告,更是接连不断。4月9日早6时30分许,大圩河车站西约900米处轨道上,发现重约700斤的大石头;4月12日,昌乐车站西400米处轨道上发现3个石块;4月15日夜,巡逻日兵发现数十人“窃取”潍县铁桥的修理材料,向黄旗堡方向“逃走”。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