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骑兵沿白浪河秘密侦察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2-27 09:48:34
分享到:
 复制内容    

  从坊子兵营开出的日军骑兵。

  ▲日军1915年4月20日绘制的侦察地图(县城部分)。

  4月中旬,中日关于“二十一条”的谈判呈现胶着状态。日方步步紧逼,中方勉力招架(详见本报2012年9月24日B4版《人文潍坊》)。将来走向如何?是否会引发武装冲突?不管中国政府如何考虑,日方已经磨刀霍霍,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锁定军事高地 控制五师兵营

  4月中旬初,日军第八旅团长宇宿行辅下令,新独立骑兵中队对潍县城周围进行军事侦察,摸清地理情况。宇宿行辅此举目的显而易见:一旦双方交恶,兵戎相见,日军将首先摧毁胶东防务的大本营——潍县城。

  此时,中日双方在山东半岛划定的行军区尚未撤销。按照日方的理解,潍县全境均在行军区之内;此前中方多次辩驳,均无效,实际上默许了日方的说法。

  既然行军区未撤,日军就可以“自由出入”潍县全境。新独立骑兵中队经过侦查,于4月20日绘制了《潍县城外白浪河上下游及潍县北方附近侦查要图》(简称《侦查要图》)。

  从《侦查要图》来看,日军铁蹄北至今潍城区西贾庄村、寒亭区东贾庄村一带,即民主西街一线;南至今坊子区前埠头村、后埠头村一带,即长宁街向西延至白浪河水库中部一线;东至今奎文区大虞河头村、东王尔庄村、二十里堡村一带,即虞河路一线;西至今潍城区前杭埠村、小许家村、浮烟山一带,即清平路、春鸢路至浮烟山一线。

  浮烟山为潍县境内最高的山,日军骑兵登上山巅,向四周瞭望,在《侦查要图》上写下“适合向潍县西方及西南方瞭望”等语。

  《侦查要图》标明的山,除浮烟山外,还有擂鼓山以及几处未标名称的山埠。

  潍县火车站西侧、铁路线以南的擂鼓山,早已划入日军占据区域。擂鼓山东南山脚下,便是日军第四十联队第二大队本部驻地。

  擂鼓山西北不远处铁路线北侧,是北洋陆军第五师兵营。第五师司令部在城里,其一部驻东关,主力驻屯城外的这处兵营。擂鼓山虽只有10多米高,但站在山上向西北瞭望,兵营一览无余。日军在山顶设有炮兵阵地,第五师兵营处于其有效射程内。

  小许家村通往大胥家村的大道以北,铁路线以南,《侦查要图》标有一块无名高地,当地人称之为北埠。据大胥家村民介绍,如今北埠的最高处,就是潍坊市气象局所在地。

  大胥家村东行至颜家庄村,再向北直抵潍县车站。这段道路极为通畅,日军炮兵从潍县车站开往北埠,“进出便利”。

  北埠正北,过了铁路就是第五师兵营。北埠到第五师兵营的距离,与擂鼓山至第五师兵营距离相近。

  铁路控制在日军手中,第五师官兵难以顺利越过铁路线。日军预先在北埠布置火力,从北埠、擂鼓山同时炮击,后果不堪设想。

  勘察白浪河道 确定渡河地点  

  白浪河上游,《侦查要图》标注的最远的村庄,为大崖头、李家庄。再向南延伸,只有河流走向的图示,没有村庄标示。

  大崖头即今潍城区大崖头村,因建于白浪河西岸的高崖上而得名。李家庄系李家沙窝庄之误,即今奎文区李家沙窝西村,在白浪河东岸,与大崖头村隔河相望。现今在此附近的李家沙窝东村,是1950年因建飞机场,樊家村部分村民搬迁到此另立的一个村。

  日军骑兵发现,在两村之间的白浪河上,有一石桥,遂在《侦查要图》上标注:“此渡场诸兵可以通过”。意思是,步兵、骑兵、炮兵等诸兵种部队,均可从此过桥渡河。

  继续北行,在潍城区小崖头村以南(即今宝通街以南)、白浪河西岸,南北长达数百米地带,是一片最高程达五六米的狭长土埠,日军记道:“诸兵种不可能通过”。

  小崖头村北不远,东渡白浪河,两岸地势较为平缓。正值白浪河枯水季节,日军骑兵下马步行,踏试河床情况,做出结论:“此渡涉场河底比较坚固,野炮能够通过。”

  过河之后,在今奎文区茂子庄东白浪河沿岸地带,《侦查要图》标注:“断崖约10米,倾斜近直角,诸兵不可能通过。”

  《侦查要图》记道,大崖头至小崖头间,即今白浪河水库北岸至宝通街间,白浪河两岸坡度较缓,诸兵种军队均可通过。

  回到白浪河西岸,北至今潍城区城南武家村附近,由此东渡白浪河。日军骑兵发现,此处“骑兵能够通过,野炮不能通过”。

  再向北是高家楼村,日军标为“高家社”。日军骑兵实地勘测,可从高家楼村东南方向涉水渡河。步兵可以四列纵队同时涉渡,骑兵能够容纳两列纵队。

  北过铁路不远处,《侦查要图》注明:“此间渡涉,河床泥沙深,几至没膝,通过困难。”

  白浪河由此至潍县城一段,数座石桥,《侦查要图》均有标示。因地理情况明了,图上没有进行文字标注。

  绕过潍县城,日军骑兵从今奎文区则尔庄村一带,沿白浪河北行至寒亭区东贾庄一村。对此段白浪河,日军骑兵经过详细勘察,在《侦查要图》上注明:“此间步兵可以通过,村落附近土民渡涉场外,兵马不能通过。”

  偏凉子村以南、则尔庄村以北,即今玄武街至卧龙街间的两处地点,日军分别标明“野炮可以通过”、“骑兵可以通过”。

  《侦查要图》最北端,西贾庄村东河道,日军标注:“此堤防高三四米,种植柳树,除步兵外通过困难。”

  摸清通信线路 选准破坏节段

  对流经潍县城东郊的虞河,日军骑兵只勘察了县城以北河段(简称虞河北段)。

  虞河北段东岸,由南至北,《侦查要图》标注的村庄包括:东庄、于河头、北于河头、北下河、曹家庄、双庙子。其中,于河头即大虞河头,北于河头即小虞河头,北下河即刘家庄,曹家庄应为田家庄。

  虞河北段西岸,由南至北,标注的村庄包括:丁家、三娘庙、丁子。其中丁子应为店子。

  刘家庄、田家庄、双庙子三个村庄西侧,分别有三座石桥可以渡河。《侦查要图》标记:“石桥可以通过步兵一列;附近两岸断崖,步兵攀爬困难;桥梁附近河床稍坚,轻车辆可以通过。”

  对于中方电信情况,新独立骑兵中队也进行了详细侦查,在《侦查要图》上标注了潍县电信局的位置及线路走向等。

  从《侦查要图》上看,潍县电信局设在潍县城东北关,共有三条通信线。

  北面的一条,出潍县城略向西偏,接近后羊角埠村,折向西北方向延伸,通往寿光县城。在折向西北方不远处,《侦查要图》在电线上画了一个“×”符号,一旁注明:“此附近便于破坏。电杆高十米,下端直径约20厘米,上挂电线一条,与坊子车站附近电杆相同。”

  东面的一条,出潍县城向东北方向延伸,至虞河附近,与通向昌邑的大道平行,电线敷设在路北侧,通往昌邑县城。《侦查要图》标注:“此线四条。”也就是一排电杆,挂四条电线。

  西面的一条,出潍县城向正西方向延伸。《侦查要图》标注:“此线四条。”这条通信线,到县城西郊三里庄附近戛然而止,通至何处,没有标画,也未注明。根据《侦查要图》分析,此线应当再向西连通昌乐、青州,直至济南。

  由此可见,日军的意图十分明显,战事一开,日军则首先派兵破坏通信线,切断北洋陆军第五师与济南的联系,然后对第五师围而歼之。

  《侦查要图》左侧,以大字写明这次侦查的最终结论。大意是,白浪河潍县城以北,则尔庄至胶济铁路桥南小崖头村之间,军队渡河最不便;小崖头上游及则尔庄下游,渡河比较容易。

  这份五万分之一比例的测绘图,是迄今发现最早的日军勘察潍县地区的军事地图,成为日军企图由胶济铁路内侵的铁证。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