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鹤唳风声战云急-外交紧张日军多方备战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2-27 09:45:42
分享到:
 复制内容    

  日军第八旅团长宇宿行辅。

  ▲潍县车站日占区防御工事示意图。

  4月下旬,“二十一条”谈判进入尾声,日方武力威胁,北洋政府忍辱退让。国内舆论一时汹汹,排日浪潮日高。北洋陆军第五师师长张树元加强戒备,预防日军突然动武;日军第八旅团长宇宿行辅频频调兵,增加守备,胶济沿线形势一时紧张。

  表面一团和气 背后积极备战

  4月下旬,日军第八旅团长宇宿行辅向各驻守部队发出通告:“日支外交危机频现,各地须严加警备。”

  北洋陆军第五师师长张树元早有所准备,半个多月前就开始部署调兵。

  因临朐“枭匪猖獗”,张树元曾经报请山东都督靳云鹏,从青州城驻军调拨一个连,移驻临朐,进行剿匪。张树元考虑到青州城驻军过于单薄,而“青州为胶济路重镇,防范稍疏,贻误匪浅”,他又请示靳云鹏,将派到临朐的一个连调回青州城,“以资震慑”。

  4月23日,张树元及山东交涉使齐宝贤、潍县知事张汝钧设宴,招待到潍接防不久的日军第四十联队第二大队长高田等将官。日军到场14人,第五师在潍的旅长、团长及各参谋长出席。

  这是高田到潍以来,中日双方首次大规模的聚会。处在中日交涉敏感时期,双方将官觥筹交错的背后,各怀心思。欢宴散后,各自回营,复又开始备战。

  中日交涉呈现紧张状态,正安排陆续返回日本的上一期守备部队——日军独立第十八师团,接到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的命令,暂时停止回国。

  已经完成交接,在坊子、青岛集结的日军独立第十八师团部分官兵,奉令就地待命,作为预备部队,准备随时赶赴胶济铁路沿线地区,增加警备力量,应对可能发生的军事冲突,甚至参加对华作战。

  这段时期,宇宿行辅部署所部加紧军事演习,演习科目包括徒步训练、阵中勤务、射击、筑壕、爆破等。

  4月30日,负责潍县至淄河间铁道守备的第四十联队第二大队士兵,集中到位于潍县车站附近的擂鼓山的大队本部,进行军事演习。因为要确保铁路线值班守备,军事演习只好轮流进行,上午、下午各一批,其中上午93人,下午65人。

  在坊子待命的日军第十八师团所属第八大队(简称独立步兵第八大队),派出10名将官,赶到潍县车站,对在这里进行军事演习的日军进行战术指导。

  这天夜间,青州车站的日本兵巡逻时发现,一名中国人进入日军占据区,“举动怪异”。巡逻的日兵上前盘查,两人“争斗少时”,这名中国人趁夜色迅速撤离。日方资料称,这是一名着便衣的中国军人。如果日方记载属实,此人应当是第五师的侦察兵。

  日夜不停施工 构筑防御工事

  除了派兵侦查地形、加强军事演习,宇宿行辅要求各处驻兵,加快构筑战备工事。

  日军战备工事的重点,在潍县车站附近占领区。如前所述,北洋陆军第五师驻于城里,第五师兵营就在潍县城西南,与潍县车站日军兵营相距不远。

  潍县车站日军占领区,沿胶济铁路呈不规则形状东西展开。以潍县车站为中心,向北为通往潍县城的大道(即今和平路胜利西街以南段)。大道东侧,是不久前建成的日军新兵营;大道西侧,为日军仓库。最西端,是日军擂鼓山阵地;擂鼓山东南山脚下,为日军第四十联队第二大队本部。

  4月下旬,潍县车站日军占领区战备工程开工建设,至5月5日夜12时,日军占据区北部的外围防线工事竣工。

  日军防卫工程的重点在北面,自东至西,日军在白浪河到擂鼓山一线构筑了一道防护屏障,以抵御中国军队从潍县城及第五师兵营方向发起的进攻。

  白浪河至通往县城的大道一段,为日军防卫的右翼,东西向筑起一道厚厚的土墙,并留有枪眼;擂鼓山西侧及北侧一段,为日军防卫的左翼,西、北两个方向环绕擂鼓山阵地的墙体,全部用石头砌成;通往县城大道至第二大队本部(即擂鼓山阵地东北方山脚下)右侧,为日军防卫的中区,工事以土壕加掩体组成。

  在潍县车站日军占领区内,又构筑了一系列连环配套的内部防守工事。自西向东,第二大队本部、新兵营、仓库、车站等等,各自构成一个独立的单元。每个单元的四周,挖掘交通壕,培筑掩体。各单元之间,又有交通壕相互连通。一旦北部防护屏障被冲破,内部各单元即可联手防卫,又能独立作战。即使单个单元被攻克,其他单元照样可以固守、抵抗。

  日军炮兵阵地设于擂鼓山上,这里是潍县车站日军占领区工事的核心。向北,日军炮火能够延伸到城里,直击北洋陆军第五师司令部;潍县城至火车站间的区域,全部在日军炮火覆盖范围之内,如果第五师从潍县城内向火车站攻击,每前进一步都会遭到炮火阻击。西北方向,日军炮火直接轰击第五师兵营。如果日军先发制人,第五师兵营将遭受毁灭性打击。

  日方记载,日军施工日夜不停。“5月6日凌晨1时30分至4时30分,工兵71人挖掘土壕;3时40分,步兵20人加入。5月8日下午1时至4时30分,工兵32人完成大队本部至擂鼓山间交通壕。”

  紧急调兵遣将 时刻准备开战

  从5月初开始,宇宿行辅加快了调兵遣将的步伐,时刻准备开战。

  5月5日,在大本营坊子,宇宿行辅指令第四十联队队长冈田重久,为“以防万一”,命第三大队长田边桂太郎拨派兵员,增驻潍县和青州车站。

  第三大队第九中队三定硕吾大尉,受命领兵赶赴潍县车站。

  三定硕吾接令后,立即着手准备,从当地雇佣小推车20多辆,装运行李、弹药。5月6日中午12时,他率110人的队伍从坊子步行赶到潍县车站,归驻潍日军第二大队的相良少佐指挥。同时到达的,还有暂缓回国的第十八师团第三大队第二中队的115人。

  突然增加200多人,日军潍县车站兵营难以容纳,只好临时征用附近民居安排一部分,另一部分在潍县车站仓库宿营。

  领兵赶往青州车站的,是第三大队的羽佐田良吉少尉。5月6日下午3时,羽佐田良吉带一个小队32人,从坊子乘坐火车抵达青州车站,归驻此地的小川大尉指挥。

  5月8日,暂缓回国的独立骑兵中队、独立野炮中队从青岛返回坊子,归属宇宿行辅指挥;同日,冈田重久率第四十联队本部及第三大队主力、独立步兵第三大队、野炮一中队,离开坊子大本营,开进到二十里堡村附近。

  5月8日下午,民国大总统袁世凯在北京总统府召集会议,商议是否接受“二十一条”,如何应对日本。

  袁世凯认为,“国力未允,不容以兵戎相见”,各位大员均附和袁世凯的意见,仅段祺瑞表示要以武力相抗。最后,袁世凯一锤定音:“权衡利害,不得已承认。”

  5月9日,外交总长陆征祥、次长曹汝霖赴日本驻华使馆,面递复文,接受日本关于“二十一条”最后谈判的要求。

  消息很快传到第八旅团司令部,宇宿行辅命令已抵南屯村附近的冈田重久,立即率部撤回坊子。5月10日,增派潍县车站、青州车站的各路日军悉数撤回。不久,暂未回国的第十八师团所部离开坊子,陆续集中青岛,乘船返回日本。

  “二十一条”交涉以中方妥协、签订中日《民四条约》而告终。战事因此未起,也算不幸中之万幸。

  部分资料来自《申报》《顺天时报》及有关日文资料

  本期图片均由刘愉提供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