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潍坊新闻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温州破产商人为躲债流浪33年 坊子民警帮他联系到家人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7-01-12 08:30:07
分享到:
 复制内容    

    潍坊新闻网1月12日讯 33年前,浙江温州商人郑岁铭做生意失败,为躲债离家出走,之后跟家人断了联系。他独自一人在潍坊过着流浪生活,转眼已70岁高龄。近日,坊子公安分局荆山洼派出所民警在走访中得知这一消息,根据模糊信息,经过几番周折,帮他找到了失联多年的家人。1月11日,老人的儿子赶到潍坊,给老人买来新衣服并送往医院进行身体检查。

    村边废弃砖厂里住着古稀流浪汉

    坊子经济发展区石沟河村是个只有几百户人家的小村庄。2015年春,村东的废旧砖厂租了出去开了工厂,跟着来了一名操南方口音的老人,住在原来砖厂的两间板房里,帮着工厂看大门。空闲里,老人会到村子里打水、买东西,生活过得很窘迫。

    石沟河村的村委委员宋锡格告诉记者,当时并没有人关注这位老人,直到一年后,工厂亏损倒闭,这位老人却独自留了下来。老人看上去70多岁,没有固定收入,生活愈发困难。

    老人居住的那两间板房不通水电,冬天酷寒难耐。村干部曾多次前去询问老人的姓名和家乡,他都不肯说,劝他去救助站,他也执意不肯去。老人就这样在村边一住就是两年。

    虽然生活艰苦,老人的身体还不错,会到附近的工厂、市场打零工,这是他全部的生活来源。担心他独自生活出意外,村干部把情况反映给了所属荆山洼派出所的民警王子健。王子健决心帮老人找家。

    民警凭模糊信息帮他找到了家人

    老人的精神状态不稳定,王子健几次与他沟通,才让他放下防备。“他说自己叫‘郑晓明’,浙江温州洞头县人,今年70岁,因躲债离家出走30多年了。”王子健说,他立即根据这些信息上网查询,并未发现相符人员。后来,老人无意中又说有个弟弟叫“郑德海”,在老家公安机关工作。王子健立即与当地派出所联系,得知当地公安机关退休人员中确实有人叫“郑德海”,但对方并不是老人的弟弟,他们是同村人,“郑晓明”本名叫郑岁铭。经郑德海牵线搭桥,1月10日,王子健终于与老人的大儿子郑华辉取得联系。

    为了让对方更确信自己的身份,王子健随后把警官证及老人的照片发给了郑华辉。虽已33年未见,看到老人的照片,郑华辉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父亲。正在北京出差的他立即赶往火车站,想尽快与父亲见面。但没买到当晚到潍坊的火车票,只得推到第二天。

    板房低矮破旧,窗户用泡沫板遮着

    11日上午,在王子健和村干部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郑岁铭老人蜗居的地方。两间低矮的板房孤零零地立在村东的空地上,通往板房的土路解冻后变得泥泞。老人正坐在门口的马扎上晒太阳,深深的皱纹、花白的胡子和浑浊的眼睛,都在诉说他这些年的艰辛。看到王子健来,老人站起来热情地打招呼。看得出来,他已对王子健敞开了心扉。

    在王子健与老人聊天的间隙,记者走进屋内,看到外间只有一张小方桌,破损的窗户用泡沫板遮挡着,仍有大片空隙没遮住。瓶瓶罐罐等杂物横七竖八地堆了一地。里间则弥漫着一股鱼腥味,一张单人床摆在一角,被褥十分破旧。这间屋内也是摆满了杂物,难有下脚的地方。

    因欠债离家出走,觉得没脸回去

    郑岁铭说老人,他是1947年生人,老家在浙江温州洞头县。当年他靠自己的努力做电器生意,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气。1984年,由于生意失败,他欠下了一些外债,还借了亲戚不少钱,重压之下,他选择了极端的方式——离家出走,这一走就是33年。那时,他的大儿子才15岁,小儿子11岁,家里还有两个女儿和年迈的父母,但这一切他都顾不得了。

    从此以后,郑岁铭过上了流浪的生活,他坐火车来到了潍坊,因为曾与这里的企业有过生意往来,相对比较熟悉。“干过的活多了,干过装卸工、开过车。”郑岁铭用短短几句话,略过了这些年的艰辛。

    郑岁铭并不知道当天儿子要来接他回家,嘴里一直念叨着感谢党的话,并不时唱起红歌,言语跳跃而没有章法。“我也很想家里人”“我没脸回去啊”……老人嘴里一直念叨着这几句话,并说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跟家人联系过。

    相见无言,儿子耐心帮父亲穿鞋

    11日中午11时30分许,老人的大儿子郑华辉在朋友的陪伴下,风尘仆仆地赶到了石沟河村老人居住的板房。

    父子团聚相拥而泣的场面并没有出现,昏暗的小屋里,见到父亲第一眼时,情绪复杂的郑华辉一时无语。虽然王子健向老人介绍来人是他的大儿子,但老人也没有反应过来。老人从床上坐起来,郑华辉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蹲在地上帮他穿鞋子。老人立即握住了儿子的手,也许是彼此的容貌改变太多,他仍没有认出儿子。民警再次告诉老人,眼前的人是他的大儿子,来接他回家。郑华辉随后拉着父亲的胳膊走出板房,没带走一样东西。

    一走出板房,郑华辉就开始打电话,为父亲做接下来的安排。和朋友商量后,他们打算先给老人买一身新衣服,带他去澡堂洗个澡,然后到本地医院检查一下身体,最后再一起回老家。

    父亲离开,15岁少年撑起一个家

    很多时候,郑华辉只是默默地望着父亲,并不说话,但是一举一动难掩对父亲的关心。他从没有想到曾经风光的父亲会变成今天这般模样。父亲离开家时,他只有15岁,刚刚初中毕业。没有了父亲这把大的保护伞,家里还欠着一屁股外债,很难想象当年那个15岁的少年是如何把家撑起来的。20多年前,他曾和父亲通过一次电话,当时奶奶去世了,他希望父亲回家,父亲却没有回去,之后再无音讯。“无论如何,他都是我的父亲,我要带他回家过年。”郑华辉说。

    离别在即,王子健不厌其烦地跟老人交待着什么,老人终于意识到确实是大儿子来接他回家了,两行浊泪涌出眼眶。记者 周晓晴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沙莎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