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近水走中国——我放风筝去远方
来源:人民网滚动   2016-12-30 15:59:48
分享到:
 复制内容    

  我走中国到达鸢都潍坊的时候,清华同学刘红和杨姐在高铁站迎接我。这是一个飘着细雨的冬天的傍晚。我第一次知道潍坊这个城市是因为风筝,近水走山东第一站到达潍坊是因为刘红。(文/近水)

  一、童年记忆

  潍坊是风筝的故乡,潍坊风筝同老潍坊其他艺术形式一样,寄托了人们的理想和愿望,与人们的生活密不可分。扎风筝、糊风筝、画风筝、放风筝成为老潍坊人生活的一部分。潍坊风筝同潍坊年画一样,受潍坊地域文化、经济基础、风俗习惯的影响,形成了浓墨重彩、大胆夸张、粗犷豪迈的艺术风格。

  当小刘红第一次睁开聪慧的眼睛打量这个世界的时候,她看到的是春天里的蓝天、白云和风筝,娘每天抱着小刘红倚着门框看风筝,告诉小刘红什么是龙首蜈蚣风筝、什么是蝴蝶风筝、什么是蜻蜓风筝、什么是凤凰风筝、孔雀风筝……那翱翔在蓝天上的颜色是鲜活的、是有生命的,她吸引着感动着小刘红,深深地印在小刘红童年的记忆里。

  小刘红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和爷爷一起放风筝的情景,天是蓝的、水是绿的、草是青的、风是柔的、爷爷是最棒的,爷爷扎出了七里庄最大、最长的龙首风筝。小刘红穿着娘做的小红袄,梳着两条朝天的小辫,喊着、叫着、哭着、笑着、闹着,磕磕绊绊地跟着爷爷放风筝,小刘红扯着风筝的尾巴不放,有几次差点让风筝带上天去,她大喊着:飞啊,飞啊,带我飞到远方去……

  后来在刘红画家乡安丘的时候颜色跟别人总是不一样,刘红说她画的是她心中的颜色,这个心中的颜色不就是她童年看到的颜色吗?

  小刘红稍大点的时候,开始跟着爷爷扎风筝、画风筝,村里的人都夸小刘红风筝画得好、飞得高。画完了风筝画鞋样,老潍坊人都是自己做鞋子穿,男式的鞋子比较简单,女人和孩子的鞋子可讲究多了,会绣上各式各样的花儿,画鞋样是绣花的第一步。小刘红开始给娘画鞋样,那些花啊、草啊经小刘红的手画在鞋样上很鲜活,总是比借来的原样生动。一传十、十传百,村里的人都知道小刘红的鞋样画得最棒,纷纷拿着鞋样来找她画,给小刘红忙得不亦乐乎,那时候的小刘红白白的、胖胖的,一笑两个小酒窝,娘看在眼里,心里乐开了花……

  剪窗花是小刘红童年最快乐的游戏,人家剪了窗花贴窗上,小刘红剪的窗花到处贴,窗户、墙面、灶台,甚至牛槽、羊圈都贴上了窗花。剪窗花给了小刘红更加广阔的艺术学习和创作空间,她把家里贴的年画、做鞋子的鞋样都剪成窗花贴起来。再大点的时候开始剪小人书上的人物,剪了一本又一本,小刘红的艺术世界越来越丰富。

  老潍县的民俗文化给了小刘红艺术之芽萌发的土壤,七里庄的淳朴民风和老刘家的文化氛围促进了这棵艺术树苗的成长。

  二、难忘的背影

  14岁的小刘红上初一了,上初一的小刘红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大姑娘的小刘红已经不再满足剪窗花、画鞋样,她想更进一步地去吸收更多的艺术营养。父母也看出了刘红的心思,开始给她物色老师。

  七里庄距离县城安丘七里,乡下没有专业的美术老师,城里的老师哪个愿意来乡下辅导一个农村孩子画画啊,就是愿意来,他们也付不起工资啊!就在父母为刘红的老师问题一筹莫展时,一个人出现了,他就是刘红的绘画启蒙老师高卫国。

  高卫国出生在七里庄,父母是上海的下放知青,知青返城时把他带到了上海。同样是受到老潍坊文化熏陶的高卫国从小喜欢画画,到了上海有专业的美术老师辅导更是如鱼得水,在参加上海市普通高考时,美术专业课全校第一却因文化课不合格而名落孙山。受到打击的高卫国厌恶这个毁灭他理想的城市,开始怀念他童年的家乡,最终得以成功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土地,做了一个普通的农民,每日披星下地戴月而归,艺术之火在他的心里一点点地熄灭了。

  直到一天一对中年父母敲开他的家门的时候,他内心深处早已熄灭的艺术之火又开始燃烧起来,这对中年父母就是就是刘红的爸妈。刚开始卫国不愿提画画、更不愿意做刘红的老师,然而刘红父母很诚恳地一次次到高老师家里求他教自己的女儿画画,一次次把女儿画的鞋样、剪纸、年画拿到高卫国的家里请老师指点,父母的诚心终于打动了这位倔强的小伙子,刘红的少年时代就有了一个高水平的老师,从此也就走上了专业的艺术道路。

  从那时起,高老师白天下地晚上教刘红画画,他给小刘红上第一节课的时候,就从高老师的嘴里听到了上海艺专、黄宾虹、刘海粟、徐悲鸿等大师的名字,在她幼小的心里就有了向大师们靠拢的愿望。小刘红珍惜这得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每天在老师的指导下一遍遍刻苦地画着,有时画到凌晨也没有困意。

  功夫不负有心人,刘红终于以美术特长生考上了山东艺术学院。那天,父亲请高老师到家里做客,他说他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当他从上海回到安丘老家务农时就彻底放弃了艺术,是父母的诚意和小姑娘的才气感动了他,使他重燃艺术之火,把自己所学倾囊传授给了寄托着老师全部期望的小姑娘,刘红考上了大学就像自己考上一样激动。那晚他喝醉了,是爸爸把他背回家的。刘红倚靠着家门,看着爸爸背着老师蹒跚着脚步走进濛濛细雨中,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两位父亲叠加在一起的背影永远留在了她的记忆里,再也抹不去并时常出现在眼前。

  三、迷人的色彩

  在山东艺术学院第一堂油画课,年轻帅气的油画老师于清风把刘红第一次带进了油画的世界。他从油画的颜料构成到油画颜料的特点;从油画的起源到东西方油画的影响;从清末西方文化的渗入到近代大批青年远赴西方学习油画;从近代中国开办的第一所油画学校到近代中国油画的兴起;从抗战油画到文革油画到新时期油画的各个派别……于老师列举了一位又一位影响世界艺术的油画大师和作品,他们包括达芬奇和他的《蒙娜丽莎的微笑》《最后的晚餐》;梵高和他的《向日葵》《金色麦田》;毕加索和他的《梦》《赤脚女孩》;列宾和他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黑人妇女》;莫奈和他的《睡莲》《草垛》;卢梭和他的《彩云》《村庄》《林间池塘》……

  刘红从此迷上了油画,油画色彩的那种感染了和穿透力从此扎根在了她的心灵深处,她废寝忘食、如饥似渴地在油画的天空里自由飞翔。刘红是一个外表平静如水而内心却热血澎湃的姑娘,她的内心有着非常丰富的世界,这个世界充满着各种迷人的色彩,她就是用她心里的色彩在画布上绘出一片又一片自己的天空。

  然而,就在她在油画的天空里自由翱翔的时候,年轻的翅膀却受到了意外的伤害,父亲因病离开了这个世界。父亲的去世不仅使她永远失去了一个人生路上的好导师,更使她因家庭的困难在求学的路上失去援助,弟弟还小,娘一个人独自撑起着这个家。

  父亲去世后,刘红再没有向娘要过钱,她几乎全是靠奖学金生活,课余的时候她去济南的街头画像赚钱,大明湖畔、趵突泉边、千佛山下都留下了她的足迹。她想多挣些钱,除了供自己读书还能补贴娘,她居然去给死人画像,开始的时候吓得连画笔都提不起来,回到宿舍一夜一夜地做恶梦。

  四、弟子三千

  刘红终于以优异的成绩从山东艺术学院毕业,她被分配到了安丘一高中当美术老师。然而为了更好地发展,她却只身来到潍坊开了一间油画店——刘红画廊,画廊座落在幸福街五号,就是这间小小的画廊,开启了刘红美术培训、教学之旅。

  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的傍晚,夕阳洒在静静的街道上,房屋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刘红像往常一样收起画框、整理没有画完的颜料准备打烊,这时进来一个年轻的女士领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女士一进来就直奔主题请刘红教她的孩子画画。刘红刚开始的时候措手不及,她从来没有想到过搞教学,她总是认为自己没有学好。在家长的再三请求下,刘红答应试试看,并坚决不收家长的学费。就是这个当年的小女孩,叫赵娜,后来考上中央美院的研究生。

  从刘红收下赵娜开始,幸福街五号越来越热闹了,前来要求刘老师教孩子画画的家长越来越多,幸福街五号盛不下了……从1997年到2011年,十四年间刘红艺术学校六次搬迁,学生越来越多,学校越搬越大,最多时有近300名学生同时上课,聘请的助教多达六人,累计培训学生超过五千人。

  刘红走在大街上随时都有家长跟她打招呼。

  我在刘红艺术学校宽大的接待室问刘红艺术学校的发展秘诀时,刘红腼腆地笑了,她笑起来的时候两个浅浅的酒窝荡漾在脸上,像春天绿湖里的水纹:其实很简单,要想得到家长的信任首先要把他们的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教学是个良心的事业,你用心和不用心开始的时候家长是看不到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的进步家长看得到,孩子对老师的依恋家长看得到。

  日夜操劳的刘老师终于因病住进了医院,她离开了奋斗了十几年的教室。在医院的病床上,她牵挂的不是她的病情而是她的那一帮孩子,家长和学生一波一波地来医院看望刘红,鲜花、水果摆满了整个病房,他们轮流守护刘老师,轮流给刘老师送饭,有时候会有四份鸡汤同时送进病房。

  在谈到她生病的这段时间时,刘红的眼睛红红的闪烁着泪光,无数家长的关心和爱护感染着、感动着刘红,病情稍有好转就马上重返了她的教室。

  在刘红大病初愈第一次带学生去青岛写生的时候,另一个重要的人物出现了,她就是山东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山东油画院院长刘青砚先生。刘青砚老师文学、艺术史论的造诣都很高,又是一位著名的油画家。刘红坦言,在认识刘青砚老师之前,自己画了近二十年的油画,但见到刘青砚老师时却像是一个刚刚开始学画的孩子。刘青砚不仅教刘红画画还支持把山东省当代油画院潍坊分院的牌子挂在了刘红艺术学校。

  五、爱我清华

  去清华大学读书是刘红少年时代的梦想,刘红凭着个人作品的实力和山东当代油画院的鼎力推荐,被清华美院研究生班录取,成功地迈进了清华大学的校门。在清华大学第一堂课上,余润德老师一句“走进清华门就是清华人”的话打在了刘红的心坎上,感动得她差点流出泪来。

  余润德是当代中国顶尖的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家,多年来长期在清华美院主持艺术高端教育,是一位具有开拓精神和宽阔视野的学者和教授,有着非常良好的社会声誉以及非常强大的影响力,其知识涉及文化、艺术、美学、绘画、音乐、佛学等诸多领域,其独特的个人风格和丰富的艺术语言,可以让人产生强烈的思想共鸣,并且具有高尚的道德修养和崇高的理想,内心淡然纯粹,气质超然脱俗。

  课堂上的余老师风趣幽默、妙语连珠,从远古走到今天,从世界走到眼前。余老师把中西方艺术像画卷一样一页一页展现在同学们面前,中外浩若群星的艺术大师和他们的作品余老师如数家珍,炯炯目光穿越八千年一万年的艺术时空……

  刘红陶醉了,她被彻底征服了,她睁大着眼睛望着余老师,望着这个世界,就像一个从大山深处走出来的黄毛丫头,突然来到繁华的都市,林立的楼群、疾驰的车辆、穿梭的人流让她手足无措,从此她一步步走进了一个全新的艺术世界。

  在余老师拉开培训的大幕后,中国当代的艺术家、艺术理论家依次亮相,包林、吕双明、孙建平、顾大凯、程大利、胡抗美、刘洪彪、曾翔等等,等等,这些平时只能在电视节目中才可以见到的导师们一位位走进同学们的视野,他们在刘红的眼前打开了一扇又一扇的窗口,让她见识到了更加广阔的的艺术空间,触摸到了更加深邃的艺术思想。

  六、不死的老树

  就是在清华读书的这段时间,她与一位饱经风霜的艺术老人结成忘年之交,这位老人就是当代著名艺术家吕双明教授。这位1948年出生、毕业于天津美院、中央工艺美院的老一辈艺术家,曾追随艺术大师吴冠中先生多年,有着高超的艺术修养和崇高的艺术境界,代表作品《谁持彩练当空舞》《思亲》《舵手》《晨曲》等多次参加天津、北京及全国大展,还曾多次被邀请到国外展出,曾出版翻译《海景油画技法》《意大利素描新选》等著作,作品被国内外博物馆、美术馆及个人收藏。其作品既有扎实的学院派功底又有印象派丰富的色彩,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家。

  他们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是刘红邀请吕教授青州杨集写生。杨集是青州的一处胜地,这里碧溪淙淙,蜿蜒穿过竹林;青嶂耸立,悠然述说故事。景致迷人而民风淳朴,适合写生更适宜疗养,吕教授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然而,这一次的写生并不顺利,刘红一直咳嗽不止。咳嗽是困扰刘红多年的老毛病,有时咳起来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甚至咳血,但是刘红一直坚持着,不仅要给老师留下好印象也要给同去写生的学生们做出榜样。

  在青州的日子里,吕教授不仅向刘红传授技法还像父亲一样关怀着刘红,他指着眼前的这棵八百多年的老树向刘红语重情深地说:你看那棵老树,黛色参天,盘根错节,老得可怕却让人肃然起敬,虽然大半的树干已经干枯而身下却又有嫩枝吐叶,这是一棵树,她却有人类的品性,我们似乎可以看到她跳动的心脏,看到她鲜红的血液在周身流淌……

  我的恩师吴冠中先生说过“一幅画除了画本身打动我之外,我总是怀着强烈的欲望,想了解画者的本身,他的血肉生活,想钻入他的内心去。”当我们对着这棵老树去画她的时候我们要满怀对她的崇敬,要深入到这棵树的内心世界,画出这棵树的品格和精神。

  刘红聆听着老教授的教导,像夏日的凉风拂过滚烫心脏,像冬天的暖阳照在脸上,刘红触摸到了大树的心脏,刘红触摸到了一个老艺术家的心脏,她忘记了咳嗽,忘记了病痛,她激动地展开画具,下手如风,落笔不再分明暗,用色不再分冷暖,将老树的苍劲和雄奇一气呵成,那飞动的绿枝嫩叶如梵高画里奔放的笔触,渲染着对生命的渴望。

  这就是刘红的成名作《老不死的树》,既有国画豪放写意的笔墨韵味,又有西方印象派色彩的绚烂狂热律动,让人百看不厌,仿佛可以触摸到画者滚烫的心在砰砰跳动。

《老不死的树》

  青州写生,让刘红深切地体会到绘画的最高境界是以色彩丹青挥洒心中的语言。画者不仅描摹客观对象的形貌神态,更重要的是表现自己向往的精神世界,这精神世界正是画家的性格、气质、修养的具体表现。

  在这种状态下,刘红又模仿印象派大师莫奈画睡莲的笔法,用不经调过的原色,小笔捕捉阳光下的青山绿水画出《山之歌》;用严谨的写实手法刻画农家小院中芍药花,冰雪透香肌,院墙与远山则轻松写意,一虚一实,突出了春色满园关不住的意境画出《满园春色》。写生中,她画的最多的是树,作品《咬定青山》是一首绿色交响曲,在一片绿树丛中,大刀阔斧的笔触将翠绿、草绿、粉绿、灰绿、黄绿编织成一曲生命的赞歌。

  看着刘红的进步,老教授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容。

  七、墨色的太阳

  青州写生结束后,刘红又陪老教授去青岛画海。

  青岛仰口写生基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潮退潮来,海鸥阵阵,渔帆点点。恰逢休渔,港湾里渔船横斜,桅樯林立,每一个角度都是绝好的风景。

  刘红热爱大海,热爱海上日出,她用她饱蘸热情的画笔画《海上日出》,她画蓝天、白云、远帆,一轮红日喷薄而出,她完全陶醉在了自己的画中。将近中午,《海上日出》终于完成了,她停下画笔,站在正午的阳光里微笑着等老教授来夸奖她。

  没有想到老教授看了一眼脸就沉下来:你以为画得很好是不是?翻一边去吧,别说你是我的学生,丢人!你看看它与摄影照片有什么区别?要构图没构图要色彩没色彩,艺术是对生活场景的再创造,如果大家都画得像拍摄照片,还要我们画家做什么?艺术需要提炼和概括。

  老教授的一番奚落,臊得刘红抬不起头来,怯怯地问老师:能不能改改?

  老教授一甩手扬长而去,抛下一句:自己改去吧!

  刘红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眼泪哗地就下来了,自己改就自己改。

  她像疯了一样一边画一边嚎啕大哭,谁也劝不住地拼命地画,不吃饭、不喝水,泪水、汗水浸透了衣服。她把自己的委屈、对大海的热爱倾诉在画布上……她想起父亲,父亲不就是远去的大海吗?又想起了娘,娘不也是大海吗?这么多年含辛茹苦地奔波劳累,为了自己儿女的幸福默默奉献着,这不也是大海的胸怀吗?还有这倔强的老头,他有着高尚的品德和对艺术孜孜不倦的追求,不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坚持真理,笑傲人生,这不也是大海的精神吗?

  当她把作品完成的时候她瘫坐在沙滩上。

  天快黑了,太阳已落在西山,而刘红的心中升起了另一轮太阳,那轮太阳如血、如墨,她永远挂在刘红心灵的天空。

  在仰口,刘红画的《展望》表现的是一艘孤零零的船,翘首仰望,似乎在质问苍天大海;《期待出海》描绘灰暗的天空风雨欲来,海面深沉,船在陆上,不依不舍,只有几只海鸥飞翔,一派凄楚充满悲剧色彩;《日食》里烟水迷蒙,孤舟残照,“日暮孤帆泊何处,天涯一望断人肠”透出的是虚寂孤独无助的哀伤。

  青岛写生是用写实的象征主义的表现手法隐喻世间的沧桑与自己的郁闷,悲愤和孤独写在画里。礁石代表她勤苦坚毅;海鸥代表她忠贞善良;渔船代表她淑静端庄;海水代表她淡泊旷达;太阳代表她的理想;港湾代表她温暖的家……

  八、安丘情深

  经过近一个月的筹备,“ 画为心画——刘红油画写生展”在潍坊市博物馆盛大开幕。本次画展由山东省当代油画院主办,潍坊学院美术学院、山东羲之书画院潍坊分院、潍坊市女书画家协会协办,共展出刘红写生作品78幅。

  在画展期间,刘红和吕教授接待了三位陌生的客人,他们来自刘红的家乡安丘。他们是时任安丘市政协副主席闫力、安丘市文化局长栾成军、安丘墨缘书画院院长李红军。交谈中,他们表达了希望教授和刘红画安丘的愿望。

  安丘距潍坊四十公里,是一个平原、丘陵、山地错落的城市。这里历史悠久,名人辈出,景色优美,民风淳朴。刘红在安丘出生、安丘长大,她对安丘的一草一木、一屋一景都是那样的熟悉和充满着感情。

  画安丘,她是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在画,当她饱蘸油彩的画笔在画布上行走时,刘红感觉是一个流落多年的游子回到家乡,不断地向自己的母亲倾诉。

  在她《老屋》的画里,天是蓝的、云是白的、水是绿的、屋是静的、桥是斜的、人是美的……

  刘红说,在她的记忆里自家的老屋很美,院子很宽大,在刘红记事那年,父亲在院门口栽了两棵梧桐树,老爸说梧桐树是落凤凰的,他希望自己的孩子像凤凰一样从梧桐树飞上蓝天。院子的门楼很高,为了防孩子跑出去,院门总是锁着的,当时的小刘红就从家里的后门爬出到院子外面玩。院子外面有一口水塘,水塘里的水清清的、绿绿的,荷花的杆上立着蜻蜓,鱼儿在水面上眨着眼睛……

  我笑了:鱼儿会眨眼睛么?

  “会,我一站在塘边,鱼儿就眨着眼睛对着我笑……”说完她自己也笑了。

  我止住笑看着刘红:你画的是写生画,你看看,如今的齐鲁大地到处是雾霾,哪来的蓝天白云啊?

  刘红说:我画的是我心中的家乡,是我记忆里的家乡,我记忆里的家乡就是这个样子的。

  刘红在《生的渴望》里画了一条垂死的鲫鱼躺在皴裂的湖底,这也有一段故事。

  刘红和吕教授第一次结伴去安丘就来到墨缘书画院所在的地方——白芬子,这里有一个水库叫罗家庄水库,李院长美其名曰“秀水湖”。然而刘红和吕教授来这里写生的时候偌大的秀水湖只剩下足球场大的一汪水,湖里长满了荒草,一个老汉坐在草丛里的一条船上,悠闲地翘着二郎腿抽烟,不远处一群羊低头吃着草。

  她和老教授相视苦笑,她童年记忆里水库浩淼无际、鱼虾成群,近几年安丘的干旱几乎把这个大水库里的水耗干了。

  他和老教授绕过放羊人向湖边走,湖边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年轻人在那里钓鱼,当他们走到跟前的时候正好一条鲫鱼上了钩,年轻人取下鱼随手扔在岸边干裂的泥地上,那条鱼蹦啊跳啊,总想重回水里,但是泥地离水面太远,怎么也跳不过去。

  刘红看得心很痛,恳求的眼光望着年轻人:小弟您好,请问您这条鱼还要么?

  年轻人头也不回,大方地说:送给你吧。

  刘红和吕教授赶紧拍照,然后把这条受伤的鱼放回水里。

  《生的渴望》就是以这条鱼为原型。

  安丘吾山镇南管庄村有一棵乾隆年间的老槐树,被村里的人说成是树王,当老村长领着教授和刘红经过时两棵老槐树一下进入刘红的视野。刘红清楚地记得自己小时候村口也有两棵老槐树,枝繁叶茂,像一对情人相拥着,每天说不完的悄悄话,树下有一个碾子,娘经常来这里碾玉米、高粱……娘在干活时,小刘红就在树下玩耍,老槐树开花时,清香远播,娘就用长长的竹竿钩下槐花拌面做丸子给小刘红吃,那个香刘红一辈子也忘不了……后来不知什么时候老槐树被放倒了,放倒老槐树的地方盖上了房子,那个碾子也不知被谁弄走了。

  在南管庄,刘红看到的场景跟童年的时候一模一样,刘红怀着感恩的心,怀着对童年的回忆,把这一幕场景画了出来,名字就叫作《古槐碾韵》。

  刘红和教授画家乡安丘三年了,三年来,她每一次提起画笔好像都是一个新的开始,每一次画安丘都有新的收获,她是怀着感恩的心虔诚地画着安丘。在刘红画安丘期间,安丘的领导和百姓给了他们无微不至的关心,副市长邱海芳、政协主席王培范、原政协副主席闫力、文化局长栾成军、墨缘书画院院长李红军等给了他们画安丘最大的支持,有时还亲自陪同他们画。

  安丘的百姓也念着这一老一少两个画安丘的画家,他们给刘红和教授端茶送水,把自己地里长的水果、甜瓜等不断送到画画的地方,有时他们会围成一圈看他们画,空闲的时候,他们会陪他们聊天,天南地北地聊,聊着聊着刘红就会有灵感,马上起来继续画。

  在刘红画安丘的画里,既有对现实的描绘,也有旧安丘的影子,这些画都是安丘的,这些画已经在刘红的心里扎下了根。刘红说她一直往后推着画安丘的画展,因为她感觉总是画不完。

  九、潍坊菜贵

  刘红画安丘画得最多的还是白菜。

  刘红是吃着安丘的白菜长大的,在刘红的记忆里,她家的房前屋后都长满了大白菜,一到冬天爸爸就会把这些白菜收起来埋在地窖里,这样整个冬天都有菜吃。当天上下着鹅毛大雪,田间一片银白,刘红冷得不敢出门,这时娘就做羊肉炖白菜,那香味飘满了整个屋子。

  刘红对白菜一直怀着感恩。

  白菜是百菜之王,“摆财”的谐音,所以前来买刘红大白菜画的人很多,她已经记不得她画了多少棵白菜了,到现在她自己还没有一幅自己的白菜画。

  我到达潍坊的第二天就来到安丘,来到刘红的家七里庄。在刘红的少年时代,感觉这个七里很远。孙总开车,刘红、杨姐我们一行四人离开安丘几分钟就到了七里庄。

  娘在院子里一边等我们一边做着针线活。院子很大,午后的阳光洒满整个院子,屋檐下堆着一袋袋玉米。

  这不就是我在刘红画院看到的《娘》画作的场景吗?

  我们一进门,娘就乐得合不拢嘴,忙着放下手里的活计把我们让进屋里给我们泡茶。屋子的正中央挂着吕教授画的国画《柿柿如意》,金黄的柿子挂在树上像点起一串串灯笼。

  刘红的弟弟已经从地窖里把白菜抱了出来。看来这姐弟俩是心有灵犀,他知道姐姐每次回来都要看白菜、和白菜合影。

娘与刘红

  我们纷纷从屋里跑出来,争着抱白菜照相。

  白菜给我们带了欢乐。

  这是有一个场景像一幅画有一幅画映照在我的眼里,画里的娘抱一棵大白菜坐在冬日温暖的阳光里,阳光像一把梳子梳理着娘银白的头发,刘红半蹲在娘的身旁,双手抱着娘的胳膊,歪头靠在娘的身上,脸上洋溢着如花的笑靥,娘在侧头深情地看着女儿。

  我们被这一幕感动了。我大声说:这就是一幅画,这幅画的名字就叫《娘与白菜》。

  离开七里庄,娘给我们每人送了一棵白菜。

刘红作品《三清图》

  十、对话潍城

  潍坊古称“潍县”,又名“鸢都”,是一个和风筝联系起来的城市, 是中国 风筝 文化的发祥地, 国际风筝联合会组织总部所在地,是“国际风筝会”的固定举办地点,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风筝集散地。

  潍坊还是木版年画的产地,她和天津的杨柳青、苏州的桃花坞、四川的绵竹和潍坊的杨家埠一起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年画。

  在潍坊期间,我和刘红参观过杨家埠民俗文化古村,距离潍城约十五公里。它始建于1986年,包括文润阁、风筝厂、民俗馆、年画馆、风筝博物馆、古店铺一条街、文物馆、嫦娥奔月台等景观,建筑面积达十万平方,集风筝生产、年画印制与民俗旅游为一体。

  我们登上文润阁,东风劲吹,齐鲁大地正孕育着一个新的春天的到来。

  潍坊人才荟萃、英杰辈出,文化名人浩若星辰。

  有孔子七十二贤之一、精通鸟语的公冶长;有广为流传的“晏子使楚”的故事;有“建安七子”之一的徐干;有另一个“建安七子”之一的孔融和“让梨”的故事;有北魏农学家贾思勰;有北宋著名画家张择端和他的《清明上河图》;有赵明诚和李清照才子佳人夫唱妇和等等,等等。

  当然还有出生扬州,在潍坊做过七年县令、为官清廉、诗书画三绝的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和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高密农民作家莫言。

  作为中国画都的潍坊,从古至今的画家群星璀璨。潍坊几乎每一个家庭都藏有字画,潍坊人对画家的崇敬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潍坊拥有画廊五百多家,还不包括青州、寿光、安丘、诸城等县市的画廊,九十年初期,潍坊几乎达到全城学画的程度,最多的时候全国有三百多家高校来潍坊设考点招美术特长生,美术高考生最多时一年达三万人。刘红高考那年就是作为三万大军中的一员考上山东艺术学院的。

  我在潍坊的这几日,潍城的天气出奇的好,冬日的暖阳挂在城市的天空,虞河、白浪河若即若离,绕着潍城蜿蜒流淌。潍坊博物馆、杨家埠、十笏园、关帝庙、郑板桥纪念馆、风筝广场、人民广场……她们像一粒粒的宝石镶嵌着潍坊这座文化名城。

  我和刘红漫步潍城、漫步虞河、漫步白浪河……我们探讨潍坊文化、中国文化、西方文化,我们说得最多的还是油画,从达芬奇、毕加索、莫奈到徐悲鸿、张大千、李可染,我们还谈到刘红到过的莫斯科、圣彼得堡,谈到在俄罗斯的博物馆,谈到在那一件件大师的作品面前的激动。

  刘红说:在大师的原作面前,自己显得非常的渺小。

  我们也有争论,我们争论的时候都站在那里不走,竹林里的鸟儿也停止欢叫。

  走累了,我们就坐在河边的石凳上休息;走饿了,我们去吃朝天锅、涮羊肉……

  刘红也谈到她的家庭,她的爱人卢桂璋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和教育家,刘红在外读书、写生期间,卢老师肩负起校长和老师的责任,任劳任怨,默默打理着学校,刘红的进步与卢老师的奉献密不可分。

  他们还有一个十一岁的儿子卢岳,也非常支持妈妈的事业,只要妈妈不在家他每天都会给妈妈打电话汇报学习和生活,妈妈是儿子的骄傲,儿子是妈妈的牵挂,不论走到哪里她都牵挂着宝贝儿子。

  刘红已成长为一个成熟的画家,一个有着远大的理想和社会责任感的画家,她希望将来到更多的国家去学习,看更多大师的作品,她要为她的家乡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不时什么时候天空出现了一只风筝,这是一只龙头蜈蚣风筝,长长的躯体在浩瀚的长空中摆动,那条拉风筝的银线在暖阳里闪闪发光……

  刘红说:我就像是那只风筝,无论飞多高,飞多远,那条线永远攥在娘的手里、攥在安丘人民的手里、攥在潍坊人民的手里……

  (近水,名杨评号近水,又名杨青云,安徽颍上人,毕业于安徽师大、深圳大学、清华大学,中文、新闻、书画创作、艺术品鉴定专业,作家、诗人、书法家、旅行家、艺术品鉴定师。)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桃子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