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省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我熟悉的郝湘榛-再次执笔《人之初》获奖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6-12-05 10:10:43
分享到:
 复制内容    

  郝湘榛(前左二)与文学爱好者们合影。

  郝湘榛终于搬出县文化馆那间黑屋子,来到临朐南关赵家胡同的农家院里租房居住了。我们比邻而居,成了朝夕相处的文朋诗友。不久,他重新执笔开始了文学创作。他的短篇小说《人之初》获得山东文学创作一等奖。

  搬出黑屋来到赵家胡同 对坐葫芦架下谈天论地

  不久,郝湘榛先生搬出县文化馆那间黑屋子,来到临朐南关赵家胡同的农家院里租房居住了。他终于冲破困扰他的樊笼走进了一片崭新的天地。我们从此成了朝夕相处的文朋诗友,成了亦师亦友的忘年交。

  我们在一片屋檐下,比邻而居。这里是县城南关的赵家胡同。一条长长的古老幽深而又曲折的小巷子,青青的石板路,古老的碾盘、石磨马车,拱圆形的青砖门楼,苍老的古槐树,参天的老楸树,如伞如盖的梧桐树都成为我们并肩结伴上下班、出出进进,徘徊流连的见证……

  下班之后和星期天,我们每天傍晚都要相对坐在门前的葫芦架下聊天喝茶。一张小桌,两个茶杯;茶是老茶,九山干烘。到了晚间便是一壶小酒(地瓜干老烧酒),两盘小菜(一盘腌白菜,一盘蒜调老黄瓜),四目相对共同举杯而饮。酒是烈酒,菜是野菜,饭是临朐酸煎饼卷葱抿黄酱、地瓜、粕馉、大碴子粥。相邀对月共饮,促膝彻夜倾谈。谈天论地,谈论人生,谈论文学。谈论戏剧创作——上海刚刚上演的轰动全国的话剧《于无声处》;谈论小说创作——《苏联文学》上刚刚发表的长篇小说《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谈论黑格尔哲学、黑格尔辩证法,谈论左拉的自然主义创作,萨特的存在主义,昆德拉的魔幻现实主义,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与中国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之异同,细数世界大作家及其作品:法国作家司汤达的《红与黑》、法国作家梅里美的《卡门》、苏联的肖洛霍夫和他气贯长虹的鸿篇巨制《静静的顿河》《一个人的遭遇》,那时我自己正在自修大学课程,也在上另一处大学……

  1978年的改革开放,像一声春雷开启了我们国家的改革,开启了政治经济各行各业飞速发展的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春风也使得很快进入八十年代的国家文学艺术创作发展真正到达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文艺思想大解放的最佳时期,文学创作的黄金时代开始了。

  我们就是在这样改革开放大潮的社会大背景下互相切磋,互相激励,畅谈创作遐想,解放文艺创作思路,大胆探索各种新潮流派系的写作形式,尝试意识流思维创作的新模式、探讨学习魔幻现实主义、新现实主义,萨特的存在主义等西方文学思想。我们的有益探索和学习弥补了没有上大学的缺憾。

  再次创作,《人之初》呼唤善良回归

  郝先生教我如何观察社会,如何思考,如何进行文学积累与创作。

  在日常的接触交流中,我越来越多的接受了郝老先生的熏陶,交流学习促使自己的社会阅历、文学知识的积淀逐渐深厚起来,潜在的创作欲望就自然而然地迸发出来了。不久,我在青岛出版社的《小红花》上发表了我翻译的作品,歌颂纯真善良的《仙鹤的故事》。之后,我和郝湘榛先生探讨过的创作模式渐渐都在我的笔下开始尝试起来。我首先以章回体的文学形式创作出了第一部中篇小说《扯不断的姻缘》,发表在1980年8月的《山东文学》月刊上,意在呼唤文革后的社会安定团结,弥合多年来派系斗争造成的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冷漠、戒备心态。

  郝湘臻老先生也在沉静凝思一短时间后,重新执笔开始了文学创作。他文革后第一次动笔,就写出了批判现实主义的杰出作品,短篇小说《人之初》,发表在1980年10月的《山东文学》月刊上。《小说月报》在第二年的第一期上转载了这篇现实主义的杰出作品。他在这篇小说里十分痛心地批判了文革时期“父子反目,妻女成仇,动辄造反,背叛人伦”的社会乱象和给我们的生活和家庭造成的不幸。呼唤和谐安宁的社会环境和遵守法律道德的社会秩序。

  “人之初”是中国启蒙教育《三字经》的第一句:“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郝湘臻先生在文革后的第一篇小说里就触及到了文革后期,社会上和文艺界都需要真善美回归的重大课题和人性问题。中华民族积累了几千年的文明礼仪,真诚博爱、善良仁慈、诚实守信、忠孝仁义礼智信等一系列优秀的古老文明传统都被文革一场动乱荡涤净尽,尤其文革后期,社会秩序的混乱和社会思潮不正,人们思想上的混沌都是渊源于文革的遗患。郝老先生那年50多岁,正是知天命,知人生,知社会,知文学的最佳时期,他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个社会问题,及时写出了《人之初》所揭示的社会教育核心课题。向全社会呼唤: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呼唤人性回归,善良回归。

  接连获山东文学创作奖 与恩师相聚时痛饮大醉

  1980年我和郝湘榛先生都在《山东文学》上发表了自己的作品。这是我们互相激励,共同切磋而结出的丰硕成果。这一年的春节期间,郝老先生坐在小酒桌前与我斟酒相约:山东有8000万人口,百分之九十都是农民。我们就是要写农民,写农村,写农业,为农民而写作,写出来给农民的子孙们看。我们相约都在《山东文学》月刊上发表作品,以壮大乡土文学,家乡文学在山东文学的影响和声音。之后我们几乎天天闲聊,天天探讨,互相切磋,互相比较,探讨文学的真谛:在于书写真实的生活,书写善良的愿望,畅想美好的梦想,美丽的人生。

  从冬天到春天,在这个赵家胡同曲径幽深的农家小院里慢慢地聚集起了越来越多的文学青年,自然而然地形成一个小小的文艺恳谈例会。后来参加这个例会的文学爱好者闻风而至,越聚越多……

  郝老先生因为有着敏锐的文学眼光,深厚的文学底蕴,丰富的社会积累,用几十年的文学情感酿成的短篇小说《人之初》获得山东文学创作一等奖,在全省文学界引起轰动。

  郝老文笔老辣,出手不凡,一年之后又重新振作精神写出了一系列振聋发聩的新作品:《腰杆儿》《煮不烂换虾酱》《借猪的故事》等新作品。第二年,郝老先生创作的小说《腰杆儿》再次荣获山东文学创作奖。从此,郝湘榛先生的名字在山东文坛上重新响亮起来。

  郝湘榛的恩师,当年曾举荐引导扶持过他的老作家王希坚老先生也重新复出,走上了文联的领导岗位。当文艺的春天再次来到人间,祥和的阳光照耀大地的时候,二人时隔22年,再次在全省文艺创作会议上聚首,弹冠相庆,唏嘘落泪,恍若隔世一般。

  老哥俩那一夜喝得酩酊大醉。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