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陈介祺归里三十年-成就非凡学界尊崇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6-09-18 10:49:53
分享到:
 复制内容    

  古陶文拓本(陈介祺旧藏)。

  陈介祺的书法。

  陈介祺以强烈的历史使命感,专心致志地从事金石文物的收藏、考释、研究与传播。他集金石家、收藏家、书法家、学者于一身,被学界称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代宗师。 

  金石收藏闻名于世,被封泰斗

  陈介祺19岁入郡庠,开始收藏。可以说从19岁至72岁,53年的艰苦奋斗,铸造了他传奇的一生。归里后的30年,是他一生事业的成熟阶段。这30年里,他从收藏、鉴赏古器物、考释古文字中寻找到避世消忧的人生寄托,乐此不疲。

  陈介祺之所以能在金石收藏的热潮中聚珍敛宝,独占鳌头,成为名闻海内外的大收藏家、鉴赏家,一是缘于他个人的酷爱、博学多识,和他对金石文字的诚笃之心和传古之志。再是他具有非凡的鉴古之识和辨伪能力,能先人一筹。陶文的发现和收藏,封泥、秦权量诏版的搜集以及毛公鼎重器的独得皆因此。陈介祺有较好的家境,父亲陈官俊是高官重臣,一品大员,家财殷富,是有名的大户,家里在京还有别的生意产业。陈介祺身居要职也有丰厚的俸禄,家庭经济条件极其优裕,所以才能倾千两黄金购买毛公鼎,又斥资购买其他贵重的青铜器及万印等大量文物。他有深厚的社会基础,同京中及各地金石界主要人物都有结交,在他周围有一大批志同道合的金石爱好者,身边集结了一批专业人才和能工巧匠为其做助手,帮助他完成巨大的历史使命。可以说陈介祺成为全国金石界的一颗耀眼的明星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的结晶。

  陈介祺作为清末著名的金石学家,在金石学界处于“山斗”的地位,不仅是因为他学术上的杰出成就,更重要的是他具有超前的智慧和严谨治学的态度。

  陈介祺不仅是大收藏家,还是著名的书法家、文学家。他以自己多方面的建树赢得了人们对他的敬重。

  扎根旧学不断创新,治学严谨

  陈介祺是天才,天才加勤奋,成就了一位难得的金石大师、美术大师。历史学家陈振濂在《陈介祺学术思想及成就研讨会论文》中说:大凡伟大的历史人物,通常是处在社会历史的新旧交替转型之时,能稳坐在扎实的“旧学”根基之上,又能够面向新的未来。陈介祺在金石学领域里,兼有两端。

  进入清代,山东金石学发展到极致,形成以潍县陈介祺为首的金石学家群体。潍县金石学家非常多,一是受地方文化传承影响,二是得益于陈介祺的推动。陈介祺生长在当时著名的“潍县文化圈”(俞黎华语),该圈以潍县为中心,东至平度、莱阳;西至青州、淄博;北至渤海地区的地域。这里历史文化沉淀丰厚,文化名人层出不穷。陈介祺一生嗜好古物,目光如炬,治学严谨,成就斐然,他与江苏学者潘祖荫被誉为“南潘北陈”。古文字学家商承祚先生称赞陈介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金石收藏家吴云论陈介祺“海内学者封为山斗,咸谓灵光岿然”。

  为人正直待人宽厚 乡亲称他陈大善人

  陈介祺为人正直,待人宽厚。虽家庭极其富有,但他从不以势压人,乡亲有了困难他会解囊相助,如遇灾荒年景,他便主动提出让佃户少缴或不缴粮食,乡亲们称他为“陈大善人”。

  陈介祺倾其毕生心血,为国、为民、为事业操劳一生,殚精竭虑,终因孱弱多病,于清光绪十年(1884)患“膀胱不化之症”,怀着宏愿未偿的遗憾,于七月二十日卒于家中,享年72(虚)岁。陈介祺去世后,邑人谥号“文懿”。

  陈介祺突然离世的消息,在全城很快传开,人们为失去了一位忠厚的长者而痛心。县衙的官员、他的亲戚、生前友好都纷纷去陈家吊唁、哀悼!

  陈介祺安葬在县城以北约5里的刘家园村,出殡那天,不少乡亲主动“十里相送”与其告别。参与相送的人非常多,走在最前面的孝子已出北门,后面相送的人还没有走出罗家巷。出了北门沿东北方向的小路走到刘家园即是“陈大花翎”(陈介祺)的墓地。据原陈家墓地守墓人的孙子王光友回忆说,“陈大花翎”的墓田原来很大,约有三亩地的面积,墓地周围有很多松柏树,日本鬼子来时都砍掉拉走了。“陈大花翎”的坟多次被盗,‘文革’中造反派又去挖坟,见到里面是陈氏夫妻合葬的双棺。棺的四周有厚厚的沙坝,沙坝与棺木之间,灌了一层厚厚的黄香。棺的顶盖是铜的,男棺盖是紫铜的,有一千多斤重;女棺盖是黄铜的,重不足千斤。根据原潍坊市政府的指示,村里派人将两棺盖送到了潍坊市供销社土产杂品站仓库。

  本期图片由陈景藩提供

  部分资料来自《潍坊文化三百年》《潍坊古代文化通论》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