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省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诸多谜团难以完全揭开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6-09-05 09:03:22
分享到:
 复制内容    

  

  廖仲恺

  

  蒋介石日记中的涂改之处。

  青年蒋介石在东北军任上的13篇日记,有些内容极为简略,有些事情可能省略未写。细读蒋介石3000多字的日记,还有不少疑问难以找寻答案。蒋介石居潍,至今已经整整一百载。当年诸事,多已化作云烟;寻踪问迹,可谓难上加难。

  参谋长日记, 是咋保留下来的?

  有关专家称,蒋介石有记日记的习惯,坚持60多年不间断,但1915年开始头几年的日记多已佚失。

  现在解密的蒋介石日记,最早的为1915年,共4篇,极为简短,并未涉及个人之事。兹录如下:

  “(5月9日)袁世凯承认日本要求二十一条。

  “(8月14日)杨度、孙毓筠、严复、刘师培、李协和、胡瑛等,发起筹安会,鼓吹帝制。

  “(9月30日)总理派胡汉民、杨庶堪等赴菲律宾,邓铿、许崇智等分赴南洋各埠,筹讨袁军饷。

  “(12月25日)蔡锷等组织中华民国护国军,起义于云南。”

  蒋介石1916年的日记,除了在潍的13篇参谋长日记,还有一则:

  “(5月18日)未时,陈其美被袁探刺死于日侨山田家中。余哭之哀,收其尸以归,并未经济丧葬,自撰文祭之。”

  这是蒋介石现存首篇记写自身之事的日记,而13篇参谋长日记,则是蒋介石早期少有的详细记写其事的日记。

  蒋介石1917年日记,仅存一篇:“(2月21日)总理著《民权初步》成书。”

  之后,蒋介石日记又恢复了1915年的风格。一直到1925年初,其日记少则一句话,多则三五句,没有一天达到参谋长日记的篇幅。直到1925年2月,蒋介石率黄埔军校学生东征时,才恢复了参谋长日记的规模。

  蒋介石参谋长日记的珍贵程度,不言而喻。那么,这些日记究竟是怎样保存下来的?日记原件首次公开,在1936年建成的国民党中央党史史料陈列馆内。类别:中华革命军讨袁时期之史料;编号:408130;标题:蒋参谋长(介石)日记。

  陈列馆1935年开建,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任建筑委员主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为委员之一,参谋长日记当为其此时所献。可以想见,蒋介石从潍县赴京,将其日记以及其他重要文件带走,之后戎马倥偬,历经变乱,一直妥善保存。2011年,潍坊籍兰州大学学生李之凡赴台交流期间,拍摄了蒋介石参谋长日记影印件全文。

  日记第一篇,缘何从7月31日始?

  蒋介石7月20日左右到潍之后,或许并没有马上想到记写日记,或许认为没有什么重要事情可记,便没有写。

  如前文所述,蒋介石之前所写日记,内容都是牵涉全局的大事,相当于“国内大事记”。他可能认为,诸如“×月×日接受任务赴潍”、“×月×日抵潍”之类,不值得一记。

  参谋长日记写在当时通行的竖格红印双栏笺纸上,每页10行;中间为版心,对折可以装订成册。共11张笺纸,计22页。首篇开头没有空行,中间连续,最后一篇末尾空余8行。

  这说明,蒋介石这段时间的日记从7月31日记写,一天也没中断;8月12日决定赴京,这天的日记为其在潍最后一篇日记;8月13日离潍赴京,再没有续写。

  中华革命军东北军,是孙中山领导革命以来自主组建的第一支成规模的部队。是不是可以猜想,蒋介石7月31日正式上任东北军参谋长,首次行使部队的领导权,而且是一万多人的一支大部队,面对其担负的整军任务,年轻的他踌躇满志,立志做出一番业绩,因此第一次以日记形式记录其事。这13篇日记,实际上就是蒋介石的参谋长工作日志。

  从蒋介石早期日记,可以看出其对军事的偏爱和执着。与参谋长日记如出一辙,蒋介石1925年的东征日记,对军队指挥、战斗部署的记述也甚详。其他时间的日记记载则极简。

  廖仲恺到潍,日记中为啥无记载?

  廖仲恺同许崇智、蒋介石一起到过潍县,但在蒋介石日记中却不见一句记载,是个难解之谜。

  7月13日,孙中山给居正发电:“恺神户丸来面商,许、蒋同行。”目前的解读是,廖仲恺与许崇智、蒋介石一起乘神户丸到潍县。笔者曾经怀疑,对这封电报是否解读有误。孙中山从上海电发潍县,应当用“去”字,为何用“来”?此时,许崇智、蒋介石身在上海,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廖仲恺来到上海,商量与许崇智、蒋介石同行。

  查孙中山电文,如此用“来”的地方并不少见。譬如,1916年4月15日,孙中山在日本发往上海的电报:“展唐用陈国荣名搭天津丸来,请派妥人接。”   4月24日,在日本发往汉口的电报:“如汉得利,文亲来汉。”同日发给居正的电报:“济南得手,文或来鲁。”这些电文中的“来”字,都是去、到、赴的意思。由此看来,廖仲恺与许崇智、蒋介石一起乘神户丸到潍县的解读是正确的。

  廖仲恺时为中华革命党财政部副部长,部长未到任,他主持财政部的工作。中华革命党共有5个部:总务部、党务部、财政部、军事部、政治部。其中前3个部是主体机构,后2个部是军事、政务的规划与设计机构,并不负责实际军政权利运作。

  廖仲恺的地位如此重要,赴潍担负着与东北军最高决策层商议军队编遣,以及代表孙中山赴各部队慰问东北军将士的重任(详见2011年10月16日本报《人文潍坊》A22版),缘何在蒋介石日记中毫无踪迹?

  蒋介石所记, 真实程度有多高?

  蒋介石参谋长日记弥足珍贵。但是,其真实程度究竟有多高?

  有关专家认为,蒋介石日记的可信度,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蒋介石地位的变化而变化,其早期日记的可信度最高。

  或许有人要问,参谋长日记有无改写或补写的可能?

  通览日记原件,其中有不少笔误或涂改、添加之处。譬如,日记中两次提到景芝,前一次写为“景紫”,后一次为“景芝”;8月1日原写“持枪有平托及垂托者”,圈划后在一侧改为“担枪有枪身向上及向右者”;8月6日写到城门上五色旗“每朝张”时,将“张”字圈掉,接着写“树立”;8月7日原写“拟设军医科,且军医科长”,后在军医科长前勾出,在旁添加“须委”两个小字。由此推断,参谋长日记当无日后“造假”可能,所记肯定有取舍,但记录的内容应较为可信。

  居正返潍县,

  蒋介石咋没回来?

  1916年8月27日,居正由京抵济,与山东督军张怀芝及会办山东军务曲同丰协商军队编遣问题,不久返潍。去迎接他的蒋介石则从北京直接回了上海。

  蒋介石返回上海,肯定与居正商妥且请示过孙中山,但已查不到佐证史料。

  分析当时形势,居正赴京与北洋政府高层已经大体达成东北军编遣的协议框架,只是需要回山东与靳云鹏、曲同丰商定具体方案。尽管东北军一些将官抵制编遣,但大方针已定,蒋介石在潍整军的意义已经不大。

  是否系此因,仅属一家之言。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彻底抛弃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政策,发动了反革命政变,走向革命的对立面。

  此时,蒋介石离职东北军参谋长已10年零6个月,已经蜕变为屠杀共产党的刽子手,再不是那个在潍县踌躇满志的革命青年。

  本期图片由李之凡提供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