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蒋介石离潍民间传言多
来源:潍坊新闻网   2016-09-05 09:02:27
分享到:
 复制内容    

  

  王柏龄

  

  蒋介石关于赴京接居正回潍的记载。

  蒋介石在潍半个多月,任职东北军参谋长仅13天,即匆匆离开。目前通行的说法是蒋介石刚愎自用,得罪了不少东北军官兵,无法再待下去,不辞而别。甚至说为避他人追打,化装潜逃城外,改名住到日本人的旅馆里。其实,蒋介石离潍另有原因。

  传记妙笔移花接木 杜撰蒋氏离潍缘由

  不少记写蒋介石离开东北军情况的文章称,蒋介石任东北军参谋长期间,因其“性倔强,躁而易怒,偶不惬意,辄暴跳如雷。处事则往往偏执一见,无他人置喙之地,故同僚常表恶感”,“众不能忍,群向孙先生告发”,“不得已,乃悄然引去”。

  上述原文,见于1927年5月三民公司出版、秦瘦鸥编辑的《蒋介石全集》。书中《蒋介石先生传》一文,在“股票经纪人”一节中写道:

  “当民国四年,袁世凯欲帝制自为,甘心卖国,承受日本二十一条,以见好日人。先生助孙先生分头接约,预伏奇兵。及翌年蔡松坡遂于云南起义,各省纷纷响应,袁氏卒为推倒,含羞而殁。自是以后,先生与孙先生等同处,尝四处奔走,不惜舌疲唇焦,力说各处富翁赞助党费,以维持一般无业闲居之党人生活。又复筹划进行,暗谋联络,事无巨细,皆先生独力任之。

  “孙先生知先生之能,倚重异常,言无不听,计无不从。先生亦诚心诚意,事之若师。但先生性倔强,躁而易怒,偶不惬意,辄暴跳如雷。处事则往往偏执一见,无他人置喙之地,故同僚对之常表恶感。一日,先生因与一同僚龃龉,众不能忍,群向孙先生告发,大有非先生退出不可之概。先生不得已,乃悄然引去。

  “先生既离党部,只身留沪。无聊殊甚,偶遇同乡周佩箴,劝之习商。先生以既以闲居,不妨一试。时上海交易所正当全盛时代,先生乃从周略习其术,即于证券物品交易所充经纪人。”

  文中的“先生”,即蒋介石。由此得知,蒋介石的“悄然引去”,并非发生于1916年8月的潍县,而是半年之后的上海。

  1916年8月底,蒋介石从北京返回上海,向孙中山报告工作,留在中华革命党总部。不久,蒋介石与在东北军时的上司、仍任中华革命党军事部长的许崇智,结拜为兄弟。这期间,蒋介石参与中华革命党的军务等一系列工作。

  1917年春,孙中山派蒋介石赴浙江,与宁波、绍兴等地革命党人联系,筹划军事行动,均未成功。后又赴上海,参与谋拨广东省长朱庆澜亲军20营,归陈炯明指挥,以为革命基本部队。此即所谓“又复筹划进行,暗谋联络,事无巨细,皆先生独力任之”。

  正是这期间,蒋介石因个性太强,招致同事怨怒,离开中华革命党总部,经老乡周佩箴介绍,介入股票经纪。

  1917年7月,孙中山率海军南下广州护法,蒋介石留在上海。9月20日,他得知孙中山在广州建立护法军政府,立即起草《对北军作战计划》,寄给孙中山。此计划被采纳,蒋介石重回孙中山视野。

  由此看来,一些文章是将蒋介石在上海发生之事,移花接木,搬到了潍县。

  当事人回忆录,有些内容不大靠谱

  对于蒋介石在潍县的表现,钟冰在其回忆文章《中华革命军山东讨袁始末》中有记载。东北军总司令居正离潍赴京后,第一师师长朱霁青与代理总司令许崇智之间,有下面一番对话。

  朱霁青:“第一团的中下级军官,对于士兵们的训练确实是不认真。这位蒋大处长对贯仁有很深的意见。可是他们忘记了大家都在反袁,彼此不是敌人,应该互相体谅。”

  许崇智:“介石到高密、即墨、寿光三处视察之后,老吕、老赵有共同具名的信寄来,说他刚愎自用,太不和气,作威作福,目中无人。说蒋介石批评他们的队伍,都是无纪律的乌合之众。”

  朱霁青:“老尹也写信来问我,说我们在寒风大雪中进攻敌人时,没有见到这位处长,他究竟是从哪儿钻出来的投机坏蛋。”

  许崇智:“介石实在是太过分了,很多人都不满意他,常常讽刺他。”

  文中称蒋介石为“蒋大处长”,因为蒋介石的职位为东北军总司令部参谋处参谋长,亦称参谋处长。当时,参谋长与参谋处长的说法,并没有区别。

  朱霁青提到的贯仁系王贯忱,时任东北军第一师第一团团长,率部驻扎潍县东关。史料中,王贯忱又写作王贯仁、王贯臣、王冠臣,籍贯、生卒年不详。据分析,应当是东北人。

  许崇智说蒋介石曾到高密、即墨、寿光三处视察,在蒋介石日记中只记载到过高密,没有说去即墨、寿光两地。况且寿光一直由北洋军驻扎,东北军没有攻取。

  共同具名写信的老吕、老赵,即吕子人、赵中玉。但是吕子人为第二师师长,驻扎高密,赵中玉为第一师第二团团长,驻扎潍县西关,不可能联名写信。

  朱霁青所说写信的老尹,当为第一师第一团团长尹锡武。不过,此信内容值得怀疑。

  信中说,“我们在寒风大雪中进攻敌人时,没有见到这位处长。”而东北军开始进攻潍县,是5月4日,农历四月初三,再过两天就是立夏。东北军围困潍县城20天,正值春末夏初,哪里来的寒风大雪。据载,当时倒是遇上了大风沙天气,以致埋伏在白浪河畔的东北军兵士,枪管里刮进了沙土。

  传言居正不归,小蒋受派赴京迎接

  与前述观点相印证,一些文章举出例子,说蒋介石任东北军参谋长期间,擅自处理强抢少女为妾的团长王贯忱。

  此事还是源于钟冰的《中华革命军山东讨袁始末》。

  该文称,8月11日,在南京办公的副总统冯国璋派代表到潍,邀请许崇智去南京。  不久,许崇智离潍,但对蒋介石说是去青岛看病,最多三天回来。

  8月16日,发生了王贯忱强抢贾姓少女为妾之事。之后,蒋介石擅用许崇智的名义将其撤职查办,让一营营长凌印清接任团长。凌印清与王贯忱为拜把弟兄,两人带着武器,率四名卫兵去找蒋介石。值班参谋巴泽宪谎称蒋到了昌乐,然后密告了在王柏龄宿舍的蒋介石(详见2011年10月16日本报《人文潍坊》A23版)。

  钟冰回忆道:“王柏龄对蒋说:‘他们是蛮不讲理的,开枪打人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你还是先到城外暂避,不要吃眼前亏。’蒋介石本是个最怕死的胆小鬼,也明白自己做的事确实容易激怒当事人。他就化装潜逃到城外,改了姓名住在日本人开设的旅馆里。”

  实际上,蒋介石8月13日就离开了潍县。要么是钟冰所记时间有误,要么是王贯忱案发生时蒋介石根本不在潍。联系蒋介石日记中对孟浩九抢劫等事的记载,如果发生此类恶性事件,蒋介石不会不写入日记。

  对于离潍的原因,蒋介石在8月12日的日记中交代:“代理总司令决派介石赴京,迎接总司令来潍。”

  居正赴京,本来有人陪同,为何许崇智还要派蒋介石去北京迎接?

  8月6日,《申报》刊载消息,居正将任湖北省长。

  居正此次赴北京之行,主要是与最高当局商谈东北军编遣之事。到京之后,居正答应,事妥之后,可在京就任参议员。

  8月11日,蒋介石日记记道:“接日人电,有总司令不回潍县消息,代理总司令拟派介石赴京迎迓。”当时在潍县不一定能看到《申报》,日本人来电,很可能将居正将任湖北省长的报道以及类似传言,通报给许崇智。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LINUX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