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潍坊报业集团主办
  • 山东重点新闻网站
首页>> 大潍健康 文明办网 文明上网
婴儿的“第一剂疫苗” 为何难入口
来源:南方日报   2017-06-06 10:40:53
分享到:
 复制内容    

  2016年初“全面两孩”政策的正式实施,让2017年成为众多中国家庭第二个孩子集中出生的一年,“全面两孩”的时代正在来临。与之相伴随的,是科学育儿的理念再次成为公众话题的热点,其中备受关注的,即是母乳喂养。

  早在27年前的1990年,5月20日就已经被国家卫生部确定为全国母乳喂养宣传日,用于保护、促进和支持母乳喂养。今年全国母乳喂养宣传日的主题是:“初乳是婴儿的第一剂疫苗”。

  新妈妈们对母乳喂养的错误认知、婴儿奶粉厂商的包装宣传、哺乳与工作的冲突等等,都成了今天母乳喂养渐渐被忽视的原因。此外,母婴室数量少、环境不好以及配套设备不齐全,时至今日仍然有待改进的哺乳环境,最终也成了母亲们进行日常喂养的阻碍因素。

  1 配方奶粉可以替代母乳?

  在今年1月孩子出生以前,田妮(化名)和她的丈夫一直在挑选孩子将来要喝的奶粉,多美滋、美赞臣、惠氏、雅培、美素佳儿……琳琅满目的奶粉品牌,让他们夫妇俩看花了眼。田妮并没有放弃母乳喂养,作为一位年仅24岁的年轻妈妈,她是同龄人群体中少有的支持母乳喂养的人,“但我也担心自己奶水不足,没有办法满足孩子的需要。”田妮说。

  孩子现在已经4个月大了,田妮仍然坚持纯母乳喂养,产前让丈夫买的几罐婴儿奶粉一直没有开启过。

  “医生告诉我,初乳(即最早的奶水)是一种特别适合新生儿需要的营养浓缩液,它因为含有丰富的免疫球蛋白,可以帮助新生儿增进抗感染的能力。”田妮告诉记者,产前检查时医生的一番告诫彻底改变了她的想法,她成了一个坚定的母乳喂养捍卫者。

  据了解,母乳喂养可以避免婴儿腹泻、胸腔感染,降低患多尿症与哮喘的风险,还能减少母亲患癌症与糖尿病的几率。此外,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调查,仅在中国,产后一小时内就开始母乳喂养,每年可以避免3万名新生儿死亡。

  即便如此,在同龄人当中,田妮的想法也并不主流,她的大多数女性朋友认为,婴儿配方奶粉几乎可以完全替代母乳,既然如此,又何必让自己受苦受累呢?

  类似这样的观点大多受了乳品广告的影响,如今,电视广告里、商场货架上、户外屏幕上,乳品促销语无时无刻不在传递着这样一个观点:配方奶粉几乎等同于母乳,甚至好于母乳。

  “第一口奶的确会对婴儿的喂养产生很大影响。”惠州市某妇幼保健院一位不愿具名的儿科医生告诉记者,对于初生婴儿来说,配方奶粉能带来更强烈的饱腹感,加上使用奶瓶比吸食母乳更不费劲,因此一旦孩子在出生之初就被喂食了配方奶,再要让其接受母乳喂养,就变得更加困难了。

  乳品企业的不当营销行为成了妨碍母乳喂养的重要一环。而实际上,乳品企业对于婴儿配方奶粉的营销行为并非没有法规可以约束。早在1981年,世界卫生大会就通过《母乳替代品市场国际准则》,规定婴幼儿奶粉生产厂家不能向大众宣传和推广婴幼儿奶粉,婴幼儿奶粉外包装上不能出现婴幼儿的图片,并且必须印上鼓励母乳喂养的文字。14年之后的1995年,中国也颁布了《母乳代用品销售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禁止发布母乳代用品广告,禁止一切行为的医务渠道营销,旨在保护新生儿权利。2011年,《办法》出台修订征求意见稿,主管部门由卫生部门扩大到卫生行政、工商行政管理、质量监督、广播电视、新闻出版等,并把限制时间从婴儿期(0—1岁)缩短到0—6个月。然而,严格的规定也未能阻止乳品广告的宣传力度。

  2 当喂奶遇上工作

  田妮是惠州市惠城区一所小学的语文老师,她的产假在今年3月结束,但在春节到来前的1月底,年级教务主任就给她打过一个电话,语气恳切,请求她在春节过后提前复工。

  在过去的一年里,全面两孩政策的放开让田妮的许多大龄同事们纷纷加入了生育二孩的大军当中,“最明显的变化是,办公室一下子就空了一半”,学校来不及招聘新的老师,于是,语文老师同时教语文、音乐、美术的现象时有发生。

  田妮可以理解年级教务主任的难处,但她实在放不下当时刚刚满月的孩子,“每天给孩子喂奶,这种习惯让我感觉和孩子之间已经有了一种奇妙的连接,这种连接不仅是她依赖我,我也同样依赖她”。然而,回到工作岗位上,意味着这种连接失去了基础。

  至少在今时今日的工作环境下,把孩子带到工作场所仍然是不现实的,对于回归职场的哺乳期女性来说,要想兼顾母乳喂养和工作,唯一的选择就是储备母乳。

  今年3月,在学校领导的再三恳求下,田妮还是提前结束了产假,回到学校任教。她遭遇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在学校挤奶——这不仅是为了孩子第二天的口粮,更重要的是,在哺乳期一旦奶水不及时挤出,就要遭受胀奶或是溢奶的痛苦,严重的话还可能导致乳腺炎、发高烧。然而,当她带齐电动挤奶器和储奶瓶到了学校,才发现没有一个适合挤奶的场所:洗手间太脏,办公室里随时可能有人闯进来;即便把奶挤出来了,办公室没有配备冰箱,挤出来的奶水无处可放。

  经过几天的调试,田妮想到了一个办法:她每天中午都约上婆婆在学校附近的商业广场见面,在广场的母婴室里把奶挤好,让婆婆带回家放在冰箱冷藏。

  这种做法给田妮带了了很大的麻烦,但在她看来,也是无奈之举,“现代的职业制度在制度设计的过程中没有把母乳喂养放在考量的范围内,既想要职业的自尊心,又想要尽一位妈妈的责任,就要努力地去找到那个平衡点。”田妮说。

  3 尴尬的母婴室

  2014年3月,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0—6月婴儿纯母乳喂养率为27.8%,其中农村30.3%,城市仅为15.8%,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38%。育儿常识的不足是造成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另一方面,中国母乳喂养率偏低,也与公共场所母婴室建设的滞后互为因果。

  工作场所缺乏母婴室只是一个缩影,惠州现有的哺乳环境并不乐观。据不完全统计,惠州市区内共有12个公共场所配备了母婴室,分别是惠州市汽车客运总站、惠州火车站、西湖景区、红花湖景区和华贸天地等大型购物广场。

  记者在走访时发现,市区内惠州市汽车客运总站和惠州火车站配备的母婴室(或母婴候车室)条件和环境并不算好,市汽车客运总站的母婴室无明显标志,内部设施简陋;而惠州火车站的母婴室则俨然成了老人休息室,走进一看不见喂养的母子,却看见几位老人斜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相比之下,景区的母婴室条件则要好得多。记者在红花湖景区走访时发现,母婴室就设置在公厕旁边,内有独立的洗手台、木制小床、热水器和小孩的座椅、坐厕等。此外,该母婴室还提供了可以稍事休息的沙发和茶台。

  在惠州市区内近些年新建的购物广场中,母婴室成了标准配置之一,但目前各购物广场的母婴室仍有高下之分。以位于惠城区江北街道的佳兆业广场为例,佳兆业广场的母婴室位于2楼厕所旁,但指示标志并不明显,走进母婴室,除了洗手盆和整理台以外,记者发现母婴室还内设一个小单间,供有需要的妈妈们使用。而一些建成时间更早的购物广场,甚至都没有配备专门的母婴室。

  如今,对于田妮来说,一个地方是否配备了像样的母婴室,已经成了她选择是否光顾的最主要因素,田妮笑着说:“以前逛街只想着哪里的品牌齐全,哪家餐馆好吃,现在我每次出门逛街都要带着孩子,选择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一定得有母婴室。”(记者 廖钰娴)


关心潍坊大事小情,就关注潍坊新闻网官方微信(微信号:wfnews001)!

     复制内容 责任编辑:   沙莎
 相关新闻  

微信:潍坊新闻网 微信:潍坊生活通 新浪官方微博 腾讯官方微博 微信:潍坊移动